•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九百一十二章 冥顽不灵的刀劳鬼
  • 第九百一十二章 冥顽不灵的刀劳鬼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朱涯一直闷不吭声,此时似乎也深有感触,竟然破天荒说道:“杜前辈,刘浪说的不错,这只刀劳鬼我本来想直接杀掉算了,可杜仲再三恳求,说您见到之后,肯定会高兴的,肯定会赞扬杜仲的。”

        杜山不说话了,明显是心有触动,呵呵干笑了两声:“额,我、我只看到他不争气,没想到……咳咳,不说了,不说了。”

        杜山边说着,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将办公室的窗帘拉上。

        办公室里立刻变暗了很多。

        杜山显然不想被感情左右,朝着朱涯一抱拳,“朱兄弟,有劳了。”

        朱涯微微一笑,却是不动声色,拿起茶几桌上放着一个棕色瓶子,然后一抬手,又拿出了一张符。

        刘浪见此,不明所以,但也没有吭声,而是坐在沙发上观看。

        朱涯拿出的那张符,正是锁鬼符。

        口中念动咒语,只见一道黑烟慢慢从锁鬼符中飘了出来。

        那道黑烟一出来,立刻幻化成一个人形,朝着窗外就要跑去。

        朱涯一扬手,一根桃木钉迅速疾射而出,嗖的一声,正扎在黑影的胸膛上,直接将黑影钉在了墙上。

        要知道,墙体是水泥混合而成,平时连钢钉★,..都很难扎进去。

        可如今却被朱涯手中的桃木钉扎得结结实实。

        杜山忍不住拍手叫好:“厉害!”

        刘浪却是将嘴一撇:“得瑟。”

        朱涯嘴角轻轻一勾,拿着那个棕色小瓶子走到刀劳鬼面前,冷声道:“吐吧,把这个瓶子吐满。”

        刀劳鬼面色狰狞,惊恐的盯着朱涯,边挣扎着,边大声喊叫道:“放开我,快点放开我!”

        可是,根本没有半点儿用处。

        那根桃木钉纹丝不动,将半虚幻的刀劳鬼钉得非常牢固。

        杜山见到了刀劳鬼的真容,不禁激动的浑身发抖,小跑两步走到近前,仔仔细细打量了起来,声音都打起了颤:“这、这就是刀劳鬼?太神奇了,哈哈,我之前老是去鬼婆婆那边磨,却什么都磨不到,今天竟然真的见到刀劳鬼的真身了。”

        “呸!”

        刀劳鬼怒极,见朱涯不好对付,忽然间一张嘴,朝着杜山吐了一口唾沫。

        唾沫是墨绿色液体状,跟一只箭一般,疾速的射了出来,直奔杜山的面门。

        杜山只是一个老中医,也只是所知比普通的中医多一点儿,可却是没有半点儿身手,眼见唾沫朝着自己飞了过来,根本来不及反应。

        朱涯没想到刀劳鬼竟然如此冥顽不灵,眼见唾液飞出,顿时脸色一变,大叫道:“该死!”

        直接扬起一枚桃木钉,朝着飞出的唾液送去。

        可是,仅仅是0。01秒的时间,桃木钉只擦过了那口唾液,噗的一声飞了过去,正扎到了对面的墙上。

        而剩余的那半滴唾液,不偏不宜,正在撞到了杜山的脸上。

        “啊……”

        一声惨叫,杜山立刻捂住脸倒在地了上。

        “我艹,找死!”

        一直把自己当旁观者的刘浪此时眼见不好,一拍沙发腾跃而起,同时运起了鬼王诀,朝着刀劳鬼的胸膛就是一掌。

        “别……”

        杜山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眼见刘浪要灭了刀劳鬼,却是大叫阻止。

        刘浪性急,哪里容得半分迟疑,加上速度又快,一掌下去,直接将刀劳鬼打得魂飞魄散。

        刀劳鬼甚至都没来得及哀嚎两声。

        解决了刀劳鬼,刘浪连忙扭头去看杜山。

        朱涯也上前扶起杜山,一脸的着急:“怎么办?这刀劳鬼的唾液腐蚀力太强,怎么办?”

        朱涯懂得杀鬼,可对于解毒显然一窍不通。

        刘浪一听是刀劳鬼的唾液,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低头一看,脸皮也急跳了两下。

        只见杜山疼得直打滚,就这一会儿工夫,左腮已跟被浓硫酸腐蚀了一般,冒着咝咝的白烟,眼见颧骨都化掉了一大半,阴森森的恐怖又瘆人。

        “老爷子,怎么办,该怎么办?”

        说实话,刘浪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知道杜山是老中医,说不定自己有解决的方法。

        可是,杜山又挣扎了两下,忍不住疼痛,惨叫两声,竟然直接晕死了过去。

        刘浪跟朱涯相互对视了一眼,登时傻眼了。

        怎么办?

        “哐!”

        正在此时,听到吵闹声的杜仲一脚将门踹开,大叫道:“怎么了?我刚才听到爹大叫……”

        说着,杜仲将头一低,正看到杜山狰狞的模样,左脸几乎已被腐蚀殆尽。

        “啊?爹,你、你怎么了?”

        杜仲惊慌失措的扑到杜山的面前,使劲摇晃着。

        可是,杜山根本没有反应。

        朱涯一脸的愧疚:“杜仲,前辈被刀劳鬼的唾液……”

        杜仲一怔,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回身跑了出去。

        “杜仲……”

        刘浪跟朱涯大叫一声,不知道杜仲咋突然跑了出去。

        刘浪此时也着急不已,见杜仲连招呼都没打就跑了,不禁急道:“朱涯,怎么办?”

        朱涯咬了咬牙,冷声道:“没办法,先止住刀劳鬼的唾液继续扩散再说吧。”

        说着,朱涯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红瓶子,直接对着伤口处倒了下去。

        “咝……”

        伤口处冒出了阵阵红烟,眨眼间疯狂扩散的伤口竟然立刻停止了扩散,而红瓶子里出来的红色粉末正一点点从伤疤处滚了出来。

        刘浪见有效果,不禁一怔:“有用?你怎么不早拿出来?”

        “我怎么知道有用?”

        朱涯冷声道:“这是当初尸胎婴煞抓伤时用的药粉,对刀劳鬼的唾液有没有用我却不知道。”

        刘浪闻言,抬头看了看朱涯的脸。

        那道淡淡的疤痕依旧还在朱涯的脸上。

        刘浪张了张嘴,想起当初跟朱涯对付尸胎婴煞时的情景,却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刘浪弯腰跟朱涯一起,将杜山扶了起来,放到沙发上躺好。

        伤口虽然停止了扩散,但杜山依旧处于昏迷的状态,接下来该怎么办?

        刘浪跟朱涯大眼瞪小眼,干着急。

        结果,正在此时,杜仲却直接背着一个药箱跑了回来,边跑还气喘嘘嘘道:“爹,我、我来救你了。”

        W?W?W.9??9??9??W??X.C??O??M,sj.9??9??9??w??x.c??o??m,。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