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九十九章 爱与被爱太复杂
  • 第八百九十九章 爱与被爱太复杂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饶万春一听到饶九妹的话,心里突然咯噔的急跳了一下,随即又连连摇头否认道:“不可能不可能,九妹,王师叔跟父亲亲如兄弟,不可能会害父亲的……”

        “叮铃铃……”

        正在此时,饶万春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饶万春立刻低下头,拿起电话一看,脸色不禁变了数变,指了指电话道:“九妹,是屠师弟。”

        “他怎么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

        饶万春羞愧的看了饶九妹一眼,结结巴巴道:“是、是我告诉师叔,说你在我这里,肯定是师叔派屠师弟来带你回去的。”

        饶九妹狠狠的瞪了饶万春一眼,恨铁不成钢道:“哥,我说你什么好呢。”

        说着,饶九妹扭头就走。

        饶万春不禁大急道:“九妹,你去哪儿?”

        “别管我,就跟屠师弟说我自己跑了。”

        呆呆的看着饶九妹离去的背影,饶万春接起来了电话:“师弟?”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恭恭敬敬的说道:“饶师兄,我已经在梦里香的门口了,你下来接我一下吧。”

        “额,好吧,我现在外面,你先等一会儿啊。”

        『≠,.. 饶万春不善撒谎,挂了电话之后,又使劲说服了自己一番:“事关重大,一定不能泄露,就连屠师弟也不能泄露。九妹是我的亲妹妹,我不能害我的亲妹妹。”

        边念叨着,饶万春也慢慢走出了巷子,辨别了一下方向,发足朝着梦里香的方向跑去。

        对于饶万春来说,所有现代化的东西都有些新奇,手机是,打车也是。

        可是,饶万春更喜欢以跑练体,虽然学会了打车,但却不喜欢,无论去哪儿里,都会用两只脚代步。

        饶万春已经想好了,对屠龙虎不能实话实说,万一饶九妹猜的是对的,无疑于将自己兄妹二人陷入万劫不复中。

        饶万春虽然有点笨,但并没傻到要害自己亲妹妹的地步。

        饶九妹离开之后,在街上又转了一圈,想来想去,却是无处可去,不知不觉又溜达到了刘浪的花圈店。

        看着花圈店大门紧闭,饶九妹却是轻叹一声,喃喃道:“刘浪,你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偏偏不在呢?”

        饶九妹莫名感觉自己的心很空,甚至在怀疑泥人王的一刹那,感觉整个世界都没有人可以相信了一般。

        如果自己猜的没错,自己一直敬重有加的王师叔……

        饶九妹不敢想,甚至害怕饶无贪的死真的跟泥人王有关。

        “师叔……刘浪……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饶九妹不停的在花圈店门口徘徊,脑海中却被一团乱麻缠绕着,搞不清楚,或者是不想搞清楚。

        饶九妹对刘浪的感情很复杂,甚至在饶无贪死之前,泥人王还要将自己嫁给刘浪。

        可是,饶无贪没有看到饶九妹结婚,反而撒手人寰。

        是爱吗?还是,只是因为一份牵念而已?

        饶九妹自己都搞不清楚,不自觉的又拿出了那两块阴阳鱼玉佩,怔怔的发着呆。

        …………

        刘浪见鬼鬼依旧昏迷不醒,从医院离开之后,便跟吴暖暖分开。

        因为有心事,刘浪也没打车,而是沿着马路慢慢走着,不断的想着心事。

        想起黑巫教不断有人被害,想起最近发生的点点滴滴。

        刘浪突然感觉自己的责任越来越重了。

        走了一会儿,刘浪又想起了马有才,便摸出了电话,给赵二胆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提示没有信号,无法接通。

        刘浪叹了口气,便想着赵二胆可能在石窟村。

        石窟村的信号烂的一比,接不通倒也正常。

        如今黑巫教跟道门之间的杀戮愈演愈烈,刘浪也无法分心过多去关注马有才了。

        想了一圈,刘浪盯着手机发了一会儿呆,竟然不知该打给谁了。

        哎,还是去看看晓琪吧,自从她被那个鬼婆婆弄走之后,还一直没见过呢。

        这么想着,刘浪便寻着记忆中的地方,来到了黄泉路44号。

        一直走到阴阳医馆的门口,刘浪不禁踟蹰了起来。

        进,还是不进?

        进去,该说什么?晓琪,我想你了,来看看你。

        可是,这样真的说得出口吗?

        不进去,都来到这里了……

        刘浪突然感觉从来没有如此纠结过。

        想起曾经跟韩晓琪说过,要想办法帮她重新做人,想起曾许诺陪她周游世界,让她重新获得活下去的勇气。

        可是,如今呢?

        自己被一堆事缠绕着,竟然连见面都成了一种奢侈。

        正当刘浪犹豫不决的时候,阴阳医馆的门嘎吱响了一声,从里面探出一个脑袋。

        那个脑袋的主人一看到刘浪,先是一怔,狐疑道:“你找谁?”

        刘浪一看,见出来的人不认识,是个长着花白胡须的老头。

        老头头顶上的头发已掉得差不多了,可下巴上却挂着长长的白胡子,还戴着一个墨镜,打眼一看,就跟龙珠里面的龟仙人似的。

        刘浪一怔,连忙又回头看了看门牌号。

        的确是黄泉路44号。

        “你、你是谁?”

        刘浪反问道。

        老头嘿嘿一笑,似乎明白了刘浪的来意:“你是找鬼婆婆还是找小琪的啊?”

        一听老头竟然知道俩人,刘浪连忙恭敬道:“哦,找、找谁都行,不知……”

        正在此时,里面突然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杜大爷,有病人来了吗?”

        老头咳咳干咳了两声:“这里有个小伙子要找你们。”

        说着,老头将门打开,背起手,瞟了刘浪一眼,嘿嘿一笑,却是自顾自的朝着巷外走去。

        老头穿着打扮都很朴素,跟龟仙人的打扮也差不多,但相比而言,龟仙人反而更猥琐一些。

        刘浪目送着老头走到巷子口,然后一转身不见了。

        还没来得及转头,刘浪忽然听到一个惊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刘浪,你怎么来了?”

        刘浪一扭头,张了张嘴,顿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结结巴巴道:“晓、晓琪,我、我刚好路过这里……”

        “进来吧。”

        还没等刘浪说完,韩晓琪却是往旁边一闪,给刘浪让出了一条道儿。

        9-9-9-w-x.c-o-m,sj.9-9-9-w-x.c-o-m,。9-9-9-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