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九十五章 耍滑
  • 第八百九十五章 耍滑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cpa300_4();    蜡像馆办公室。

        打开灯后,刘浪仔细盯着黎生荣看了看。

        太神了,黎生荣的模样跟医院里那个蜡像傀儡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甚至连脸上的汗毛都一模一样。

        刘浪不禁惊叹这个家伙太牛逼了。

        医院那个傀儡死的栩栩如生,如果不仔细查看,恐怕还真会被他蒙混过关了呢。

        黎生荣这也才看清刘浪跟吴暖暖二人。

        黎生荣没想到刘浪如此年轻,本来消失的疑惑再次慢慢在心里升了起来。

        “呵呵,二位警官,这大晚上的,你们还要查案啊?”

        黎生荣人到中年,说起来话都透着一股圆滑,显然不对好对付。

        刘浪拿了一张椅子,坐到吴暖暖的侧后方。

        吴暖暖跟黎生荣对桌而坐。

        吴暖暖脸上一直面无表情,跟腊月寒冬一般。

        黎生荣本来还带着嬉笑,可看着吴暖暖之后,立刻闭上了嘴,直了直腰,也摆出了严肃的模样。

        黎生荣到现在还对刘浪二人的身份心存怀疑。

        杀自己的人没有发现那个蜡像傀儡是假的,竟然被刑警大队给发现了?

        这也太天方夜谭了吧?

        刑警大队什么时候能有这种牛人?

        呵呵,看看情况再说。

        黎生荣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见吴暖暖一直盯着自己不吭声,使劲咽了咽口水,恭敬道:“警官,不知您有什么要问我的啊?”

        吴暖暖平时审讯的时候先要给对方心里压力,然后再想问什么问题就顺利成章了。

        此时看到黎生荣主动说话了,知道火候差不多了,却是拿起桌上的一根笔,一下一下轻轻叩击着桌面。

        “嗒、嗒、嗒……”

        笔头与桌面的撞击声极有旋律的响了起来。

        整个办公室除了三人的呼吸声外,就是撞击声,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黎生荣面色一紧,又吞了一口唾沫,“警官,我是受害者啊。”

        “呵呵,受害者?那外面那些蜡像怎么说?”

        吴暖暖不动声色的瞟了黎生荣一眼。

        黎生荣一怔,连忙解释道:“不不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那些蜡像……”

        黎生荣忽然止住嘴,看了刘浪一眼,面露为难之色:“这件事能不能先不说,我、我真有自己的苦衷啊。”

        “哼,苦衷?有苦衷就用活人做蜡像吗?”

        吴暖暖啪的一拍桌子,猛然间呵斥道:“黎生荣,先不管别人是否要杀你,但那些蜡像里面的人却做实了你的罪行,恐怕够你吃子弹的了!”

        黎生荣没想到眼前这个女警竟然如此凶悍,脸上的表情也慢慢暗淡了下来,变得有些惨白。

        “警官,有、有人要杀我,我、我真没杀过人,外面那些蜡像,不是我杀的。”

        黎生荣见自己不解释清楚的话,恐怕眼前的彪悍女警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只好舔了一下嘴唇,瞅了刘浪一眼,解释道:“那些蜡像,的确是用人做的,可是,那些尸体是我偷来的。”

        “偷来的?”

        不仅是吴暖暖,都连刘浪都是一怔。

        偷尸体跟杀人当然不可同日而语。

        偷尸体虽然也是一种犯罪,但却够不上被枪毙,而且根据偷的性质不同,可能罪行也会不同。

        看来这件事还真是另有隐情,与现在碰到的谋杀案又完全是两个概念了。

        吴暖暖定了定心神,知道这件事必须从长计议,却是转移话题道:“说吧,究竟是什么人要杀你?他们为什么要杀你?”

        听到吴暖暖的话,黎生荣的眼中闪过一丝轻视。

        这份轻视一闪即没,可却被刘浪看在眼里,像是在说:就算我说了,你们能有办法吗?

        的确,对于普通的刑事案件,恐怕刑警大队都会解决,可是,如果碰到了超出正常的刑事案件,自然非常人力量所能及了。

        吴暖暖见黎生荣有些迟疑,不禁又敲了敲桌面,催促道:“既然我们能发现你的蜡像傀儡不是你本人,自然也有办法不让你受到伤害。”

        一句话,顿时释怀了黎生荣的疑惑。

        对啊,女警后面的那个家伙似乎本事不是一般的强呢,如果说出来,他们说不定真会保证我的安全呢?

        一想到这里,黎生荣立刻点头道:“警官,我说,我说。”

        黎生荣转了转眼珠,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砸吧了两下嘴,解释道:“就在前几晚上,我正在蜡像馆里休息,突然就窜来一个黑影,拿着凶器就要杀我。”

        “杀你?”

        “额,警官,开始时的确是杀我,但在关键时刻,我想起了我给自己做的一个蜡像,把那个凶手引到了蜡像的身边,结果蜡像被杀了,那个人以为杀死了我,就走了。”

        “然后呢?”

        “然后我就报警了啊,结果你们就把我自己的蜡像弄去医院了。”

        “我是说谁要杀你!”

        “这、这个嘛……”

        “说!”

        “我师兄!”

        “你师兄?”

        “额……不不不,我也不知道是谁要杀我。”

        黎生荣连忙又慌乱的掩饰道。

        听到这里,吴暖暖不禁皱起了眉头。

        刘浪也坐不住了。

        他娘的这个理由也太次了吧,明显是在忽悠人,根本没把人家吴大警官当干部嘛。

        刘浪忍不住站起来,一脚将身后的凳子踢开,上前两步,两手按在桌子上,将身体前倾,直勾勾的盯着黎生荣,嘴角勾起一丝冷笑:“黎生荣是吧?呵呵,如果你皮痒痒的话,我可以成全你。可是,如果你他娘的再废话,再胡搅蛮缠,我相信绝对会让你舒爽到极至!”

        黎生荣猛然间打了一个哆嗦,看着刘浪的眼神,不觉脊背发凉。

        我的天呀,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为何给我的压力这么大?

        黎生荣心底也生出了一股寒意,知道眼前这个家伙看起来其貌不扬,可肯定能说到做到。

        让自己舒爽?

        美得吧,肯定得往死里弄啊。

        黎生荣终于有点儿怕了,手不自觉的也微微颤抖了起来,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这位兄弟,不知怎么称呼啊?”

        “不敢,刘浪。”

        “刘、刘浪?”

        黎生荣闻言,瞬间瞪大了眼睛,惊奇的盯着刘浪,颤声道:“你、你是黑巫教新任教主刘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