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八十八章 谁要杀鬼鬼
  • 第八百八十八章 谁要杀鬼鬼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刘浪一脚将房门踹开,里面立刻传来一阵浓郁的血腥的气息。

        整个房间一片凌乱,而鬼鬼正爬在地上,身下有一滩血水。

        “鬼鬼姐……”

        刘浪跟礼仪看到鬼鬼,顿时大惊失色。

        刘浪当先一步,直接冲到鬼鬼面前,拭了拭鼻息,还有气。

        “快,赶紧送医院。”

        刘浪回头对着礼仪喊道。

        礼仪显然也吓傻了,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机,拨通了急救电话。

        就在救护车来的间隙,刘浪仔仔细细的检查了鬼鬼的伤势,确认她只是出血过多导致昏厥,并没有致命的伤害。

        刘浪心下稍安,不禁有些纳闷,既然要杀人,为何还要留下活口?

        刘浪拿出了手机,给吴暖暖打了一个电话。

        救护车将鬼鬼接到医院后,吴暖暖随后也到了。

        吴暖暖刚刚将幸存者的善后之事处理好了,一进房间就看到了血腥的情景,不禁顿时怔住了:“刘浪,这是怎么回事?”

        “鬼鬼已经送医院了。”

        &.∷.co$m浪咬了咬牙,心中沉闷无比,脸色也极其难看。

        吴暖暖看了看刘浪,本来想些什么,但只是张了张嘴,又放弃了。

        吴暖暖只是给冯一周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派人前来检查一下现场。

        刘浪一声不吭,在鬼鬼被接走之后,将现场也仔细检查了一番。

        现场有打斗的痕迹,但却并不激烈,只是在墙壁上有几道剑痕。

        一张椅子歪倒在一边,而在鬼鬼昏迷的地方,一个茶杯碎在了地上。

        在床边的位置,鬼鬼的手机处于关机的状态,连电池也被摔了出来,显然当时刘浪打电话时正好是事发当时。

        可是,再看看门锁,却完全没有被敲开的痕迹。

        也就是,那个人伤了鬼鬼之后,又将门锁上,悄悄的走了。

        照此分析,凶手似乎有房间的钥匙。

        刘浪来到那滩鲜血的位置看了看,有滑动的痕迹,显然是当时鬼鬼受伤后往前爬行了一段时间。

        “咦,这是什么?”

        正当刘浪盯着那滩血看的时候,突然听到吴暖暖奇怪的声音。

        刘浪扭头一看,却见吴暖暖正盯着门口的锁头。

        刘浪连忙走了过去,沉声道:“怎么了?”

        吴暖暖指着外面的锁把手道:“你看,怎么会有黄纸?”

        刘浪一愣,低头一看,顿时大吃一惊,连忙将上面沾的那片跟指甲大的黄纸拿了下来,仔细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道家的符纸?”

        刘浪终于明白了,为何对方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走进来,然后在伤了鬼鬼之后又悄悄的离开了,原来是用了开锁符。

        开锁符并不高深,一般有一定修为的道士都会用。

        此番再也没有了怀疑,绝对又是道士所用。

        “妈的,欺人太甚!”

        刘浪重重锤击了一下墙面,面色冰冷,暗暗骂道:“好,既然你们如此得寸进尺,那也休怪我不客气了。”

        吴暖暖不明白这张黄纸片是什么东西,不禁一脸狐疑的问道:“怎么了?”

        “哼,这是道家的符纸,你怎么了?”

        吴暖暖一怔:“这又是道门的人所为?”

        “除了他们还有谁!”

        刘浪满脸的怒色,本来还想留有一丝余地,可此时看着他们竟然对鬼鬼下了杀手,却是再也按捺不住,也隐隐动了杀心。

        吴暖暖抿了两下嘴唇,微微蹙起了眉头,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没有其它人,却是低声道:“刘浪,我知道鬼鬼对你很重要,可是,你没感觉这件事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能有什么问题!”

        刘浪瞪了吴暖暖一眼,此时已有些丧失理智了。

        吴暖暖没有理会刘浪的眼神,而是分析道:“将道家的符纸落在了锁上,这种几率到底有多少?”

        刘浪一愣,不明所以的看了吴暖暖一眼:“你啥意思?”

        吴暖暖指了指刘浪手中的那一片黄纸,继续道:“如果你这是道家的符纸,那我想知道,这张符纸明明是粘在锁上的,而非被夹住撕下来的,为什么偏偏就留下了一块儿啊?”

        刘浪闻言,立刻愣住了,连忙将黄纸片再次拿起来,用手轻轻一碰,背面竟然有丝丝粘稠的感觉。

        “啊?这、这是……”

        刘浪将黄纸片往吴暖暖面前一送,问道:“你看,这是什么?”

        吴暖暖接过来,用手轻轻触碰了两下,肯定道:“唾液。”

        “唾液?”

        “对,肯定是唾液。”

        “有人将这一片黄纸符故意沾在锁上的?”

        “应该是……”

        “咝……”

        刘浪终于冷静了下来,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妈的,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人在暗中操作,还是想提示些什么?”

        本来鬼鬼受伤,已彻底激怒了刘浪。

        可此时看来,似乎并没有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

        如果留下黄纸片的人是想提示自己什么,那他究竟有何意图?

        可是,万一对方只是想激化巫教跟道门之间的矛盾呢?

        一想到这里,刘浪猛然间打了一个寒战,连忙对吴暖暖道:“吴警官,赶紧多派些人守住鬼鬼,不能再让她出任何意外了。”

        吴暖暖明白刘浪的意思,如果鬼鬼醒了,此时肯定会有周旋的余地。

        “行,我让大壮带人过去。”

        “牛大壮?”

        刘浪皱了皱眉头:“你不是他有些奇怪吗?”

        吴暖暖又是一怔,目光闪烁了两下,“哦,那我派别人过去。”

        着,吴暖暖拿起手机,去一边打电话了。

        刘浪又围着现场转了一圈,再次来到那滩血的地方。

        刘浪怔怔的盯着那滩血,脑海中却是飞速的转动了起来。

        鬼鬼已是画皮之身,普通的道士根本伤不到她。

        而对方不但伤了鬼鬼,竟然还让鬼鬼处于昏迷的状态,而且尚有一丝生机。

        这种手段控制的极好。

        甚至刘浪看到鬼鬼伤口的时候,也暗暗惊叹,对方的剑术肯定极为高超,正好能放血,但却没有伤害到关键的部位。

        妈的,对方究竟是什么意思?

        想了想,刘浪掏出手机,找到了泥鳅的号码。

        泥鳅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接通电话,而且听起来还有些鬼鬼祟祟的,刻意压低着声音,又显得有些激动:“刘哥,你、你回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