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八十六章 蜡像傀儡
  • 第八百八十六章 蜡像傀儡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话都到这个份上了,那还有啥好的啊。

        其实只要不被感染,摸一下也没多大问题。

        只是医生被烦的不行,每次有人来查案,都会解释一通。

        医生蹙了一下眉头,递给刘浪一副无菌手套,低声道:“你轻儿啊,千万不要用力。”

        刘浪没有理会医生,戴上手套之后,试了一下伤口。

        伤口因为被线缝合住了,表面有些粗糙。

        可是,当刘浪的手碰到线下面的皮肤时,竟然有种凉丝丝的感觉。

        人的正常体温是7度,整个重症监护室又是最适宜的常温,此时幸存者被盖在被子里,摸起来肯定要暖和一儿的。

        不对,肯定不对劲。

        刘浪轻轻摇了摇头,稍微往下用了一丝力气,顿时面露古怪之色:“医生,伤口的皮肤怎么这么硬啊?”

        “硬?什么意思?”

        医生好奇的看了刘浪一眼,但还是伸出手来,在伤口处按了一下。

        本来医生也是一脸的狐疑,可刚碰到伤口处的皮肤,不禁轻咦了一声:“奇¢¢¢¢,m.≯.co←m怪?这怎么跟石头一样啊?”

        “石头?这正常吗?”

        医生摇了摇头:“不可能,根据心率检测,病人虽然心跳过缓,但还活着,而且……”

        医生自言自语着,似乎也感觉有哪里不一样,连忙又用拇指跟食指轻轻一夹,捏起了一块皮肤。

        这一捏不要紧,那块皮肤竟然诡异的掉了下来。

        医生吓得一哆嗦,一下把那块皮肤掉到了地上:“啊?这、这是怎么回事?”

        不但是医生,就连刘浪跟吴暖暖都吓了一跳。

        把皮肤轻轻松松就捏下来,这也太吓人了。

        可是,刘浪似乎有儿明白什么了,猛然间一用力,直接将手抓进了伤口处。

        医生跟吴暖暖一看,都是脸色大变,尖叫道:“刘浪,住手!”

        可是,刘浪速度极快,直接抓进了幸存者的伤口处,连缝的线都扯断了。

        此时阻止显然也来不及了。

        刘浪不动声色,也根本没将吴暖暖跟医生的喊叫放在心上,而是把另一只手也放在了伤口处。

        两手同时用力,直接将幸存者的腹部撕开了一道大口子。

        霎时间,鲜血跟不要钱似的往外涌了出来,很快就将洁白的床单染成了红色。

        医生惊恐的指着刘浪,再也忍不住大声喊道:“你、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你、你们不是刑警?”

        看着刘浪的举动,跟谋杀又有什么区别。

        别是医生了,就连吴暖暖都被刘浪的举动给惊住了。

        伤口好不容易缝上了,如今病人还在昏迷之中,可再次把伤口扯开,无疑于杀人嘛。

        医生再也受不了了,转身就要去叫人,报警。

        吴暖暖见医生要跑,心中对刘浪莫名起了一股信任,嗖的抬起手来,直接将医生砍晕了。

        “刘浪,你要干嘛?”

        吴暖暖砍晕医生后,也急促的问道。

        刘浪没有抬头,而是一脸凝重的道:“吴警官,你过来看看。”

        吴暖暖走到前,朝着被撕开的伤口处看了两眼。

        这一看不要紧,吴暖暖的脸色瞬间惊得煞白,颤声问道:“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哼,还能是怎么一回事?傀儡术而已。”

        刘浪此时确认了自己的想法,胆子也放开了,拽着伤口又一用力,直接将幸存者胸前的皮肤全部撕开了。

        展现在二人面前的根本不是人的五脏六腑,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就在伤口附近,藏着一块类似猪肝般的东西,下面还隐蔽着一个血袋。

        血袋正一的往外渗着鲜血。

        在心脏的部位,一个长相跟心脏差不多的起搏仪,正有节奏的跳动着,跟心跳的旋律一模一样。

        看到这里,吴暖暖却是糊涂了:“这、这根本不是人?”

        “呵呵,是个傀儡。”

        刘浪虽然搞不明白对方弄个傀儡干嘛,但看着眼前这个幸存者,刘浪却明白了一件事。

        那个制作傀儡的人应该还没死。

        刘浪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忽然问道:“对了,吴警官,你这个人是开蜡像馆的?”

        吴暖暖已被眼前的情景惊得大脑有些短路了,听到刘浪的话后,怔怔的了头:“是啊,他好像是蜡像馆的老板。”

        “嗯,那应该跟我猜的差不多。”

        “什么?你、你知道什么?”

        幸存者躺在床上,整个腹部已完全被撕开,可心跳仪却依旧显示正常。

        这种情况下,没人再傻到以为眼前这个幸存者是正常人了。

        见吴暖暖好奇的盯着自己,刘浪微微一笑道:“吴警官,此人应该是黑巫教的人,利用某种傀儡术,制作了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蜡像。”

        “啊?那、那他有什么企图?”

        “呵呵,企图倒谈不上,我感觉他就是为了让凶手杀死蜡像,而让凶手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吴暖暖顿时一脸的恍然:“金蝉脱壳。”

        “对,就是这个意思。所以,那个人应该还活着,我们赶紧去蜡像馆看看,他肯定知道是谁要杀他。”

        刘浪自信的道。

        吴暖暖眼神中闪过一丝异色,敬佩的冲着刘浪了头:“好,我先跟冯队汇报一下。”

        吴暖暖刚拿起电话,突然又指着床上的蜡像,道:“那这个家伙怎么办?”

        “当然是继续演戏喽。”

        刘浪微微一笑,上前将再次将伤口合拢了起来,然后将绷带缠好,再次恢复了原貌。

        “吴警官,这里恐怕还得善后一下。”

        “没问题,我来。”

        吴暖暖自告奋勇道。

        想了想,吴暖暖又迟疑了起来:“那我们什么时候去蜡像馆?”

        “晚上吧,白天去找肯定也找不到。”

        “行,那我将这边处理好了就联系你。”

        刘浪了头,“好,那我先回去了。”

        此刻有了眉目,刘浪也心情大好,想赶紧去问问鬼鬼,是否教中有个开蜡像馆的。

        吴暖暖留下来处理善后。

        刘浪自已离开医院,打了辆车,直奔梦里香而去。

        在车上,刘浪给鬼鬼打了一个电话。

        可是,接连打了两次,鬼鬼竟然一直没有接。

        刘浪的心不禁慢慢揪了起来:怎么回事?难道鬼鬼也出事了?

        突然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