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七十九章 真不是占便宜
  • 第八百七十九章 真不是占便宜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周张跟冯一周都是一怔,根本没料到刘浪会搞这么一出。

        啥意思?趁着吴美女昏迷的时候占人家的便宜?

        刘浪虽然从来没有亲过吴暖暖,甚至有时候也梦想着能一亲芳泽。

        可是,这种时候,刘浪除了舌尖传来钻心的疼痛之外,却是没有半丝舒爽的感觉。

        舌尖上血管极基密集,而且非常浓郁,此时如果通过其它方法将自己的血弄进吴暖暖体内,却是速度极慢。

        但如果将舌尖血直接弄进吴暖暖的嘴里,不但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化掉吴暖暖体内的蛊毒,甚至还不会有任何负作用。

        情急之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刘浪体内有游尸血,又有鬼王诀,身负乱神术,对所有的蛊毒都有一定的克制作用,更何况只是刚刚修炼出来的蜘蛛蛊。

        刘浪紧紧将双唇扣在了吴暖暖的嘴唇上,舌头上的鲜血带着疼痛源源不断的流进了吴暖暖的嘴里,然后一渗进吴暖暖的体内。

        周张跟冯一周都目瞪口呆,想上前,但却又不知刘浪搞得是什么名堂。

        时间※※※※,m.≥.co□m仿佛凝固了一般。

        刘浪抱着吴暖暖,弯腰低头闭眼,脸上带着些许的痛苦。

        周张跟冯一周盯着俩人,张嘴瞪眼,宛如雕塑一般。

        这种情景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吴暖暖脸上的血管开始慢慢变细,然后像是褪掉了颜色一般,一变淡。

        渐渐的,吴暖暖胳膊上的黑丝也像是遇到了什么强敌一般,疯狂的往回收缩,最后全部汇聚在吴暖暖的左手手心。

        那些黑丝慢慢形成了类似躯壳一般的东西,在吴暖暖的手心隆起,然后刺啦一声脆响,直接将吴暖暖手心的皮肤炸开。

        一股带着腥臭气味的浓郁的黑血瞬间涌了出来,滚到了地上。

        那团黑血像是一个黑色粘球一般,在地上滚动了两下,然后完全分散开,腐蚀了一大片的地板。

        这个时候,刘浪的疼痛感也慢慢消失,不自觉的睁开的眼睛,正看到吴暖暖睁开的大眼睛。

        “啊……”

        一声惨叫,刘浪往后一个急跳,直接跳回去三四米,指着吴暖暖大叫道:“你、你咬我干嘛?”

        吴暖暖脸色虽然发白,但脸颊却透着一抹绯红,使劲瞪了刘浪一眼,一扭头走到冯一周面前,却是不再理会刘浪。

        刘浪张了张嘴,想骂娘,可又生生咽了回去,朝着周张挥手道:“周大哥,冯队,你们给我作证啊,刚才吴警官差被黑蜘蛛给弄死了,我救了她,她竟然还恩将仇报!”

        周张跟冯一周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看到吴暖暖从昏迷中醒过来,但也不明白究竟是不是刘浪的一个吻起了作用。

        他们根本没看到刘浪咬破舌尖,只当是刘浪使了什么法术。

        这场景,咋跟白雪公主被王子一个吻救醒了那么相似呢?

        “咳咳,暖暖,刚才,好像……的确是刘浪救了你……”

        冯一周见吴暖暖脸色有些不好看,怕惹起尴尬,还是出言替刘浪了一句话。

        吴暖暖却是根本没有理睬,而是冷声道:“冯队,我知道是谁杀了这个人了。”

        着,吴暖暖连看都没看刘浪,回身指了指那具肚子破开的尸体。

        不但是冯一周,刘浪闻言也是一怔,一拍脑门,暗叫一声:对啊,这个吴暖暖有一定的预知能力,刚才冒险去抓黑蜘蛛,肯定是知道了什么东西啊。

        刘浪大喜过望,连忙讨好般的凑到吴暖暖面前,使劲挖了一眼她性感的嘴唇,若无其事的笑道:“吴警官,你真知道谁是凶手了?快告诉我们吧。”

        吴暖暖瞪了刘浪一眼,面无表情的吐出了几个字:“那个人叫安掌门。”

        “啥?安掌门?”

        刘浪瞬间愣住了,似乎还有没有反应过来,再次确认道:“吴警官,你确定是安掌门?”

        吴暖暖没有理会刘浪,而是对冯一周道:“冯队,刚才就在我快要窒息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死者临死前的情景。”

        “啊?你、你能看到?”

        冯一周可不是刘浪,自然不知道吴暖暖的异能,听到吴暖暖的话,那张嘴再次变成了一个大大的o字型。

        自从吴暖暖骨头碎裂,又死而复生后,所有人都只当成了一个奇迹。

        甚至后来吴暖暖再次回到刑警大队,所有人也没把她当成异能人来看待,多感觉不一样而已。

        只是在遇到一些非常案件时,吴暖暖每次出警都准确无误,甚至身手比之前还要勇猛很多。

        刑警大队的男人们除了自愧不如外,却是也没多想。

        听到吴暖暖能看到当时的情景,冯一周的脑袋还是有儿不够使的了。

        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冯一周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自然一些,缓声道:“暖暖,那你看?”

        吴暖暖没有理会冯一周的震惊,而是了头,沉声道:“死者似乎跟那个叫安掌门的人认识,而且还非常信任。”

        吴暖暖,就在刚才,她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副画面。

        当时死者正在一处隐蔽的住所炼制蛊虫,而且前后门都锁上了。

        可是,在炼制的关键时刻,那个叫安掌门的什么手段都没用,而是直接拿钥匙打开了门,找到了死者。

        死者见是安玉桥,也没有任何惊奇,只是微微一笑,跟朋友打招呼般了一句话:“安掌门,别来无恙啊?”

        安掌门并没有答话,却是冷笑一声,忽然从随身带的瓶子里拿出一只蟾蜍。

        那只蟾蜍跳出瓶子,呱呱叫了两声,死者竟然勃然变色,身体抽搐了两下,不到半分钟就死了。

        死者死后,安掌门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不动声色的走到死者的面前,看了看死者的胸前,啧啧叹息道:“老黄啊,你这蛊虫也太不行了,听到叫声竟然就咬死了你。哼哼,你不得不死啊,如今我是武当的掌门人,怪只怪你知道的太多了……”

        蛊虫炼制的关键时刻,任何具有威胁性的声音都会让蛊虫发狂,更别提经常会捕食蜘蛛的蟾蜍了。

        周张跟冯一周虽然听不明白吴暖暖在讲些啥,可刘浪却是心惊不已。

        刘浪怔在了原处,喃喃道:“武当的安掌门?难道是安玉桥不成?他跟黑巫教的人也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