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七十二章 看谁更会演戏
  • 第八百七十二章 看谁更会演戏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我擦,没想到徐硕生前竟然还是一个闷骚的家伙?

        徐硕满脸羞红,战战兢兢的说道:“她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女人,我发誓要好好对她,可后来我死了之后,她却连一滴眼泪都没掉,所以,我、我想再见她一面……”

        刘浪闻言,不禁一怔,心中暗想:人家连眼泪都没掉,你还见个鸟啊?

        可嘴上没敢这么说,还是安慰道:“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见啊?”

        徐硕本来还比较安静,可突然间又瞪起了眼睛,变得激动无比,怒视着刘浪,大声吼道:“我不管,我一定要见到她!否则,我、我不会让你们超度的!”

        我艹,还玩这一手啊?

        别说是百年前的死人了,就连十几年前死的都找不到,这明显是在为难人嘛。

        刘浪跟朱涯都怔住了,一时竟然不知为何应对。

        徐硕却是哈哈笑道:“二位天师,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中的想法吗?你们根本不想超度我,只是想安抚我。嘎嘎,那个人曾跟我说过,我是冤死鬼转世,只我要勤加修炼,阳间的道士根本没有几个人能奈我何!”

        “哈哈,我凭什么要被超度?我凭什么要听你们的花言巧语?”

        刘浪跟朱涯一听,顿时明白了,这家伙已经成精了。

        都说人老成精,这家伙演戏的本事很高啊,怪不得是只活了百年的老鬼呢。

        就算刘浪脾气再好,这下子也怒了,破口骂道:“妈的,冥顽不灵的狗东西!”

        说着,再也不迟疑,大声喝道:“鬼王诀,第一重,化鬼!”

        一道阴风呼一声从刘浪的身上散了出来,犹如一柄柄利剑一般,朝着徐硕席卷而去。

        朱涯也眼见不好,随手抽出桃木剑,大声念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赦!”

        一道符纸往上一飘,嗖的一下飞了起来,一下子贴到了徐硕的身上。

        紧接着,朱涯手中的桃木剑也迅即而止,朝着徐硕的后背刺了过去。

        徐硕连动都没动,须发再次飞扬了起来,哈哈大笑道:“我是恶灵,附着在那头黑熊的骸骨上限制了太多的能力。哈哈,此番,我倒要瞧瞧,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究竟有什么本事来对付我!”

        嗖!

        一阵阴风吹过。

        徐硕的身体忽然间消失不见。

        刘浪跟朱涯都是一愣,大叫一声,“不好,这只恶灵会幻境之术!”

        俩人刚才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他是长须鬼的身份上,完全忘了他能操纵幻境之术。

        此时见徐硕眨眼间消失不见了,刘浪跟朱涯都明白了,这个家伙的确不好对付。

        他一直隐瞒自己的能力,恐怕就是想给自己致使的一击。

        妈的,好狡诈的老鬼!

        刘浪心里暗骂,连忙问道:“猪牙,怎么办?”

        朱涯看了刘浪一眼,冷声道:“我们联手,随时警惕别被偷袭了!”

        话音刚落,杜仲突然嘎嘎笑了起来,一脸的迷醉之色,傻乎乎的哼哼道:“嘿嘿,怜歌,你、你真的喜欢我吗?”

        刘浪一怔,看着杜仲流着口水,色眯眯的样子,不禁皱了皱眉头,大声喝道:“喂,你犯什么花痴啊?”

        杜仲根本没有理会刘浪,脸上也红扑扑的,两只手不停的捏来捏去,像是在捏什么东西。

        刘浪刚想上前给杜仲一巴掌,却被朱涯拦住。

        朱涯道:“不要动,这家伙可能中了徐硕的幻术。”

        刘浪立刻止住脚步,想起自己曾经也深陷入幻术之中,立刻明白了个大概,忙道:“我知道了,这东西的幻术能触发心底的东西。杜仲这个二愣子肯定是暗恋夏怜歌,此时正梦见跟人家瞎搞呢。”

        被刘浪这一提醒,朱涯朝着杜仲的姿势上看去,顿时脸色羞红。

        朱涯是道士不假,虽然没跟哪个女人好过,但多多少少也明白一点儿。

        杜仲的动作的确不雅,简直是上下其手,猥琐到了极点。

        刘浪中过徐硕的幻术,自然最有发言权,看到杜仲的动作之后,不禁也神色一缓。

        “猪牙,徐硕幻术虽然厉害,但我们都有道术,在清醒的状态下,他根本控制不了我们。你看,这家伙控制了杜仲,一会儿肯定会借助杜仲的身体来攻击我们。他知道如果正面给我们冲突肯定不是对手,所以,我们要跟他演一场戏。”

        朱涯看了刘浪一眼,却是轻轻点了点头,突然冒出一句话来:“你上前演戏,我后面支持你。”

        “啥?”刘浪一愣,但很快就明白了。

        朱涯这是在说自己会演戏啊。

        奶奶的,如果是别人夸自己还好,可从朱涯的嘴里说出来,明显是讥讽嘛。

        可此时显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刘浪狠狠的瞪了朱涯一眼,低声骂道:“哼,死猪牙,我就是会演戏怎么了,反正比你这张木头脸要强很多!”

        说完,也不待朱涯答话,刘浪连忙上前,一把抓住杜仲,啪的一甩了他一巴掌。

        “喂,杜仲,你他娘的犯什么羊羔子疯了?快点给老子老实点!”

        杜仲根本不为所动,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甚至一转身,朝着刘浪yy了起来。

        刘浪恨不得手起刀落,直接将杜仲的那玩意给砍下来。

        “你他娘的!”

        刘浪边骂着,一口咬破自己的手指,装作不经意间突然间点到了杜仲的眉心上,疾声喝道:“破!”

        杜仲的身体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眼皮跟着一翻,急速的抖动了起来。

        不一会儿工夫,杜仲的脸色煞白,口中也吐出了泡沫。

        “啊……好,很好,果然有些本事!”

        一道虚影很快从杜仲的身体里游离了出来。

        朱涯在一旁冷冷的观瞧,一看到虚影出来,立刻飞身而起,大声喝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赦!”

        桃木剑在半空中舞了一个剑花,朝着虚影直刺了过去。

        那个虚影似乎没想到朱涯动作如此之快,根本来不及躲避。

        “噗!”

        一声闷响,紧接着,一声尖锐的嘶吼之后,徐硕的身影慢慢再次浮现在众人的面前。

        9-9-9-W-X.C-O-M,sj.9-9-9-w-x.c-o-m,。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