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六十七章 终于回来了
  • 第八百六十七章 终于回来了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时光飞逝,刘浪跟欧阳图韦在基地整整等了一天一夜。

        好在基地里什么都有,不会饿着也不会渴着,俩人除了各自想着心事,就是聊聊天,倒也不那么无聊。

        可一直这么等下去也不是事,刘浪索性发动起轿车,对欧阳图韦道:“欧阳大哥,要不这样,你教我开,无论如何,咱们先找到路再。”

        欧阳图韦也没有办法,只得了头:“行吧,再回去晚了不定会出什么事呢。”

        俩人商量一定,干就干。

        可是,刘浪从来没有摸过方向盘,看别人开得非常轻松,自己一动,不是熄火就是撞墙,竟然跟打仗一般,开了半个时已是汗流浃背,但却连基地都还没出去。

        “我艹,这玩意怎么这么难弄?”

        刘浪不禁有些气极,正想破口大骂,忽然听到半空中传来了隆隆的声音。

        “有直升机?”

        刘浪一愣,低声道。

        欧阳图韦也侧起了耳朵,听了一会儿,却是摇头道:“没听见有声音啊?”

        刘浪没有理会欧阳图韦,¥¥¥¥,m.→.co□m而是使劲按着车喇叭。

        “嘀……”

        声音被周围的山峦回荡,竟然异常响亮。

        不一会儿,直升机的声音越来越近。

        欧阳图韦不禁大喜过望,一把抓住刘浪,颤声道:“教主,是我们图韦影业的直升机,真的来了,教主,你、你真厉害!”

        欧阳图韦如果不是双腿已废,恐怕直接跑出去喊两嗓子了。

        又过了几分钟,直升机似乎终于发现了基地,在上空徘徊了一会儿,看到了求救的烟火,便慢慢降落了下来。

        刘浪虽然见过直升机,但从来没有坐过,看着欧阳图韦竟然真把直升机给招来了,不禁也有些惊喜。

        看来,这个图韦影业很钱嘛。

        图韦影业的确很有钱,在全国也算得是有名的影视公司。

        一架的直升机自然不是问题。

        直升机的确是来找欧阳图韦的,可来人看着欧阳图韦残废的双腿,顿时愣住了。

        没想到,拍个电影竟然把剧组的人都拍死了,连老板的双腿都拍没了。

        营救人员虽然心中疑惑,但什么也没多问。

        欧阳图韦自然也没必须多解释,只是告诉营救人员,将基地的地理位置记下来,标好坐标。

        有直升机的营救,用了半天时间,欧阳图韦就跟刘浪回到了燕京市。

        刘浪本来打算尽快回去,可欧阳图韦却强力挽留,并给刘浪安排了一间五星级酒店,非要刘浪住一晚再回去。

        刘浪没有办法,看着天色也不早了,倒也没有拒绝,便在酒店里住了下来。

        剧组去了趟东北,回来之后只剩下欧阳图韦了。

        为了避免引起舆论的非议,欧阳图韦也没休息,直接回到了图韦影业处理后续事宜。

        离开酒店之前,欧阳图韦特意叮嘱酒店的老板,如果刘浪需要什么,不用打招呼,直接满足。

        刘浪第一次彻彻底底的享受了贵宾的待遇。

        刘浪第一次感觉到有钱真是太爽了。

        当然,如果让刘浪用非常手段去赚钱,肯定也轻松的很。

        但刘浪追求的东西不一样,或者,刘浪除了降妖杀鬼之外,竟然不知道自己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也许,刘浪的存在只为了能让自己身边的人活得更快乐,不被欺负吧……

        洗过澡后,刘浪倒在了床上,看了一会儿电视,不觉双眼有些沉重,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叮铃铃……”

        刘浪感觉自己刚刚睡着,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刘浪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了起来,摸了摸床头,将手机摸了过来。

        脑袋还有些眩晕,似乎还没从东北老林的环境中适应过来,刘浪含糊的接起手机:“喂……”

        “刘浪?”

        电话里突然传来一个女声。

        声音带着林志玲般的磁性,像是一道闪电一般轰在了刘浪的脑袋中。

        刘浪瞬间清醒了过来,睁大了眼睛:“何老师?”

        “怎么还叫我何老师啊?”

        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微笑的语气,像是很久远之前的事情。

        刘浪一愣:“阿、阿雅,你、你真是的阿雅?”

        “咯咯,那不然我是谁呢?”

        电话里娇笑了一声,却是带着几分妩媚,不是何诗雅又是何人?

        刘浪本来的震惊变成了惊奇,慢慢又感觉怀疑。

        “阿雅,你、你不是死了吗?”

        “咯咯,谁我死了啊?我明明还活得好好的,好不好。”

        刘浪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短路,使劲掐了自己一下,不疼。

        “不疼?为什么会不疼?”

        刘浪立刻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连忙往四周看了看。

        周围没有什么异常,依旧是自己住的那间客房。

        一切都是自己记忆中的模样。

        电话那头的何诗雅见刘浪不吭声,又问道:“刘浪,你怎么不话了?”

        “哦,没、没有啊。”

        刘浪连忙搪塞道,努力想辨别着电话那头的声音。

        根据自己的记忆,那的确是何诗雅的声音。

        可是,当初明明看到何诗雅的魂魄归入阴曹,就连尸体都被拖入了阴曹,怎么可能会给自己打电话?

        那段时间,刘浪也曾一度心情不好,为没能保护好何诗雅自责了好一阵子。

        此时突然听到何诗雅的声音,刘浪莫名惊喜,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事出蹊跷必有妖。

        刘浪嘴里不时跟电话那头的何诗雅寒暄着,脑袋中不断的寻找着其中的破绽。

        很快,刘浪就想起一个最基本的问题。

        因为在东北的时候没有信号,刘浪索性将手机放进了包里。

        后来在基地时,刘浪也曾看过几次手机,可怕没电了,看完之后基本都会关机再次放回随身带的包里。

        这次虽然被直升机接了回来,但因为脑海中一直盘算着黑巫教的事,刘浪根本就没动过手机。

        可是,诡异的是,正当自己睡得正香的时候,手机却在自己的床头出现了,而且里面还传来了死去已久的何诗雅的声音。

        刘浪想通此节,立刻感觉出不对劲,对着电话质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冒充何诗雅?”

        “冒充?刘浪,你怎么了?我、我就是何诗雅啊……”

        刘浪闻言大怒,根本不听她辩解,啪的一下重重将手机摔到了地上。

        可是,就在手机摔碎的同时,刘浪猛然间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什么人碰了一下。

        “刘浪,你、你难道不喜欢我吗?”

        刘浪回头一看,瞳孔瞬间收缩:“你、你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