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 第八百六十一章 陈情表
  • 第八百六十一章 陈情表

    作品:《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暴风雨来得快,也去的快。

        从第一声枪响开始,到所有的雇佣兵将子弹打进自己的脑袋时结束,整个过程持续了不到一个时。

        刘浪完全没有半丝胜利的喜悦,反而心情非常沉重。

        看着过堂风,又看着渡边樱子,刘浪的眉头皱起了壕沟。

        这两个人活得太过极端,根本没有半分缓冲的余地。

        过堂风死不足惜,渡边樱子也死不足惜。

        可是,在渡边樱子死前却了一句话,让刘浪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樱子?

        渡边樱子,难道真跟那个泥人有什么关系吗?

        刘浪找不到答案,长长叹了一口气,找到一只打火机,一把火将整个房间给烧了。

        对于关押的那两只怪兽,刘浪此时也没兴趣关照太多,只能任其生死了。

        站在基地的空旷处,看着火光冲天,将所有的尸体慢慢烧成了灰烬,刘浪的心里却是久久不能平静。

        转头看了看那个头扎长辫,身穿中山装的恶灵,刘浪沉声道:“谢了!”

        v⊥v⊥v⊥v⊥,m.$.co¤m恶灵顿时显得有些激动不已,连声道:“天师,我、我想求您帮个忙。”

        刘浪早就猜出这个恶灵不正常,闻言倒也没有什么惊奇之处,而是微微一笑:“吧。”

        恶灵似乎对刘浪极为敬畏,战战兢兢的道:“我、我想求天师帮个忙,递一张陈情表给阴司,我、我想重新投抬。”

        但凡道术高超的道士,很多人都可以用陈情表连同阴司,在超度魂魄的时候帮鬼魂句好话。

        可是,刘浪自来只管抓鬼,哪里知道如何使用陈情表啊?

        刘浪闻言,不禁尴尬的笑了笑,搔了搔头:“呵呵,你、你怎么突然想起在陈情表了啊?”

        恶灵却是长长叹了一口气,解释道:“我虽然厌恶那个将我炼制成恶灵之人,但我毕竟在阳间逗留了近百年,知道恶灵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只有轮回转世才是正途。所以,我虽然附着在那只黑熊的骸骨上,但也一直极力压制着自己的灵识,想到有一天真能挣脱那具骸骨,重新变回自己。”

        恶灵一阵唏嘘,显得有些激动:“天师,没想到,我真的等到了这一天。我知道天师本领高强,还望帮我递一张陈情表,不让我在阴司受太多苦。”

        一句一句天师叫得,倒让刘浪有些不好意思。

        刘浪连连摆手道:“呵呵,我只是歪打正着,别老是天师天师的,不如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

        恶灵没有传中恶灵的模样,不但不恶,似乎还有些善良。

        恶灵了头,郑重其是的道:“天师,我叫徐硕,死于1905年,当初我还在皇宫当差,可又被革新思想冲击,也学着他们穿上了中山装。没想到皇宫的近卫军把我当成了革新军,直接杀死了。”

        徐硕倒是毫不掩饰的道。

        刘浪闻言,不禁轻轻了头:“嗯,死了倒也干脆。”

        刘浪自然知道那个年代的混乱,至今算起来也得有一百多年了。

        照这种情况看,徐硕竟然是一个只上百年的老鬼了。

        可是,据刘浪所知,除非在阳间变成厉鬼,否则这么长时间极有可能变成游魂,更别提还能保持自己生前的记忆了。

        刘浪不禁眯起了眼睛,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将徐硕打量了一番。

        徐硕倒是长得清秀,浓眉大眼,皮肤白净,只是大辫子跟中山装看起来有儿不搭。

        刘浪皱了皱眉头,忍不住问道:“你生前是干嘛的?”

        徐硕似乎也没想着掩饰,连忙道:“哦,我生前是教书的,死后一直四处游荡,直到几年前碰到了那个道士,将我炼进了黑熊的骸骨里,才……”

        徐硕忽然闭上了嘴,抱拳作礼道:“天师,我如今已在阳间逗留了这么长时间,只想赶紧去投胎,还请天师成全!”

        刘浪看着徐硕的表情,隐隐感觉他还有所隐情,却是嘿嘿一笑:“道士?要把你炼制成恶灵,你竟然不想着报仇?”

        徐硕眼皮一跳,连忙道:“报仇干嘛啊?天师,如今我最大的心愿就是重新投胎。”

        越是这样,刘浪越是好奇。

        如果仅论道术的话,刘浪自然不是朱涯的对手。

        可是,如今刘浪修习了鬼王诀,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对于陈情表这玩意,刘浪听过,但的确不会弄。

        想了想,刘浪道:“看在你帮我的份上,弄张陈情表倒也没什么问题……”

        徐硕一听,立刻大喜:“请天师赐我陈请表。”

        “可是……”

        刘浪忽然脸色一变,面露为难之色:“我有个朋友是正宗的茅山弟子,肯定对陈情表更熟悉,要不这样吧,回头我见到他,让他帮你弄一张陈情表,送你去阴司。”

        徐硕一怔,刚想话。

        可刘浪此时根本不想再跟徐硕废话,一招手,将徐硕收在了自己的左手手心。

        欧阳图韦整个过程中在刘浪的旁边,坐在轮椅上,见刘浪收了徐硕,张了张嘴,却是没有吭声。

        刘浪见欧阳图韦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禁问道:“欧阳大哥,你有话?”

        欧阳图韦思索了一会儿,却是道:“教主,我以前跟道门打过不少交道,也听过一些关于陈情表的事情。”

        “嗯,你什么意思?”

        欧阳图韦看了看刘浪的手心,抬手指道:“教主,陈情表其实还有一个名字,叫求情表。”

        “啥?欧阳大哥,你到底想啥?”

        刘浪见欧阳图韦吞吞吐吐,不禁听出有儿不对劲了。

        欧阳图韦轻轻叹了口气:“教主,求情表,故名思议,是能通阴阳的天师替阴鬼求情的状子。可是,天师在阳间就算道术通天,却也无法将自己的手伸到阴司,更别求情有没有用了。”

        欧阳图韦顿了顿,继续道:“我听,如果真写上求情表的话,恐怕天师得付出一部分的代价。”

        “代价?”

        “嗯,教主,我之前也只是偶尔听过的,不知是真是假,至于具体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我却就不得而知了。”

        刘浪不禁愣住了,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喃喃道:“我艹,这个徐硕看来真不如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不定还真不一定是只好鬼呢。”

        嘴角勾起一丝奸计得逞的微笑,刘浪冷声哼道:“哼,幸亏老子机灵,回头见到朱涯,我倒要看看这个徐硕能耍出什么花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