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圣印至尊 >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炼药阁阁主的请求!
  •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 炼药阁阁主的请求!

    作品:《圣印至尊

        “小家伙,我们又见面了!”

        还未等梦风开口,便见这一身朴素衣袍的炼药阁阁主露出了一丝笑容,率先开口道。

        “您怎么在这?”看着眼前的炼药阁阁主,梦风有些难以置信道。

        “老夫为何不能在这呢?”闻言,炼药阁阁主却是笑着反问道。

        “这…”

        梦风邹了邹眉,仔细一想倒也是。古宗决斗场对于常人而言,确实神秘莫测,其中第七层,想要踏上的难度不知几何。但对于炼药阁阁主而言,这却应该算不得什么。这一点,从炼药阁阁主当初能够那么肯定的告诉他,培元魂灵在第七层一定有人有,这足以说明,前者曾来过这里。

        而且当时梦风见到莫清平时,记得后者也曾说过,多年以前炼药阁阁主曾来找过他。

        现在想想,这话的意思,明显是说炼药阁阁主,曾经来过这里找他。

        一时间,梦风倒也是有些恍然过来。

        而很快,梦风的脸上便是忍不住的充斥起一抹紧张,眼中则是泛着丝丝忐忑与担忧的望着炼药阁阁主。

        只是他还未开口,后者就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只听其笑道:“放心吧,那小女孩老夫已经将她的重铸了神魂,并且现在她已经苏醒。”

        “此话当真!?”

        闻言,梦风顿时瞪起了双眼,脸上充满了激动,而眼神之中则充斥满了惊喜的光芒。

        炼药阁阁主见怪不怪的点头笑道:“当然,老夫岂会骗你?”

        “多谢阁主!”

        身为炼药阁阁主,对方的话,梦风当然深信不疑。此刻二话不说,直接弯下了身,无比感激的对着前者行了一礼。

        绿清儿,一直是梦风心头的一块心病。他曾不知多少次,在睡梦休息间,想到绿清儿为他挡下那一掌,凄然倒下的一幕。每每想到,都会让他感到无比的揪心。为此事,他不知已经伤了多少心神。

        如今得知,绿清儿已经恢复,并且苏醒。这如何能不让他感到激动与惊喜!

        就好像豁然开朗一般,他只感觉整个人的身心,在这一时间都仿佛变得无比愉悦。他明白,这是他心头的那块病,终于得以放下所致的。

        “不必对我行礼,此事其实也算是一场交易。当初老夫所说,需要你帮忙一件事,你应该还记得吧?”见状,炼药阁阁主连忙摆了摆手,梦风只感觉一股无形的能量,将他的身子,强行立了直。

        这让他心头一凛,可以清晰感觉到炼药阁阁主的那股浩瀚之感。

        炼药阁阁主,除却是大陆第一炼药师之外,果然还是一位大帝级别的存在!

        对此,早在当初梦风见到炼药阁阁主时,就有所猜测。如今他达到这种境界,对方还能给他带来这种感觉,无疑更说明了这一点确实无误。

        耳边,听得炼药阁阁主这话,梦风想也没想便点头道:“当然。”

        对方救了绿清儿,梦风自然不会耍赖。

        “从一开始,老夫就相信,你有那个能力帮助老夫。而你这些年在古宗决斗场内的表现,无疑更加证实了这一点。老夫这个忙,确实需要你的帮忙!”炼药阁阁主看着梦风,语气略有些感慨说道。

        梦风邹了邹眉,有些疑惑:“不知阁主需要小子帮什么忙?”

        闻言,炼药阁阁主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梦风,而是将目光看向一旁的莫清平。后者会意,只见莫清平看了眼在一旁的麻袍老者和莫生二人,淡淡道:“你们先出去吧!”

        “是,老祖!”

        莫生与麻袍老者听得莫清平吩咐,尽管很想留下来,听几人说话。但也明白有些事,不是他们所能知晓的。当即便是依言离开了屋内。

        在莫生二人离开后,莫清平还翻手布下了一层结界,才从位置站了起来。

        “梦小兄弟,疯老家伙,跟我来吧。”

        只见莫清平说着,便是走到了一旁,俨然正是当初,前者所让炼制丹药的密室。

        虽然疑惑,但梦风还是跟着炼药阁阁主,一同走入了密室。

        眼前这密室一如既往,只有那么几件屋子。然而此刻,莫清平没有带两人,打开任何一个房门,而是径直走向正前方的石壁。

        在梦风疑惑的目光下,只见莫清平在石壁的一处轻轻一点,又在另外一处轻轻一点。以此在石壁上的好几处点动而过。

        “嗤嗤……”

        随着一阵刺耳的声向,肉眼可见,莫清平在石壁上点动过的几处位置,此刻陡然亮起一阵光芒,相互连成一条线,一幅如同小地图般的光芒画面,出现在了石壁之上。

        还未等梦风反应过来,只见眼前的石壁,竟是在光芒亮起的瞬间,骤然裂开,完全没有发出丝毫声响,并且裂开的石壁,十分整齐的变作了两叠石块,整齐的自行摆放在了梦风三人脚下的两旁。正前方,则是出现了一条光线昏暗的通道。

        这一幕,让梦风不由大感惊奇。

        只是无论是莫清平,还是炼药阁阁主都并没有为梦风多过解释。只是听得前者摆了摆手道:“跟老夫来吧。”

        说罢,便见莫清平迈起步伐,走入了眼前光纤昏暗的通道内。一旁,炼药阁阁主第一时间跟了上去。梦风邹了邹眉,对于这密室内,竟然还有这么一条通道,是他没有想到的。不过看着莫清平二人走入其中,他还是跟了上去。

        通道的光纤很昏暗,是因为其中总共才摆了三盏灯,并且每一盏,都是放置了许久,颇为残破的古灯。所能发出的光线,当然十分的有限。

        但整条通道也并不长,总共只有大约几十米的样子,每走几步,梦风便是跟着莫清平二人来到了通道尽头。

        通道尽头,明显是一个石室。

        只见莫清平在左边的石壁一按,肉眼可见一块石壁直凹了进去,同时石室的大门也是随即的开了。

        “呼…进来吧。”

        看着眼前的石室,莫清平与炼药阁阁主似乎都回忆起了什么,从他们的眼神间,梦风可以清晰的捕捉到一丝哀伤。

        “嗯?”

        当走入石室,看清其内一幕时,梦风不禁微微错愕。

        只见在石室当中,赫然摆放着一具镶嵌着花边的紫色棺材,除此之外,就只有镶嵌在周边墙上的几颗夜明珠照亮石室,再无他物。

        “这是?”

        看着眼前这具棺材,梦风忍不住看向莫清平二人,满脸疑惑的出声道。

        只见莫清平与炼药阁阁主对视了眼,旋即才见后者开口道:“小家伙,你可还记得老夫当初与你所说的培元魂灵主人?”

        “额,当然记得。那不就是莫老前辈吗?”梦风点了点头,有些不解。

        却见莫清平闻言摇了摇头道:“培元魂灵,其实并非老夫之物。其真正的主人,是这具棺材内躺着的人。”

        “嗯?”

        看了这棺材,梦风顿时满眼不解的望向莫清平二人。

        既然躺在棺材内,那无疑代表的是位死人。培元魂灵或许是这人生前之物,但这与将他带来这里有何关系?

        这时,只听莫清平微微叹了口气,说道:“唉…此事说来话长。躺在这棺材内的人,她叫作莫明月,算是我一位表妹。而她……”

        只是莫清平话才刚说没几句,便是给一旁炼药阁阁主打断道:“而明月,正是老夫的结发妻子。”

        “结发妻子!?”闻言,梦风顿时一瞪眼,有些错愕的望着正盯着棺材,满眼悲伤的炼药阁阁主。

        炼药阁阁主的结发妻子,这若是传到大陆上,无异于是一个巨大新闻。

        毕竟在大陆上的传闻,炼药阁阁主自出现后,就一直单身的状态,并没有人听说过,其竟然还有这样一位结发妻子。

        “明月,她是一位既美丽,又善良的女子。能与她相识相知相爱,是老夫此生之幸。但奈何,天不遂人愿,明月从出生起,身上就一直有着一道顽疾,这是一种十分可怕的顽疾。而老夫,当时竭尽所能,终于找到了一种,自认为能够救治明月顽疾的方法。而培元魂灵,正是当时老夫所找到,救治明月那顽疾一件关键之物。但是……”

        说着,炼药阁阁主的眼中,明显流落出了泪水。那是一种,对他自己所作所为而感到悔恨的泪水:“我错了。我的方法完全错了!那根本无法救治明月!能做到的,只不过是为明月多维续上半年的生命!”

        说到这里,炼药阁阁主朴素衣袍下的拳头,明显死死的紧握在了一起,整个身子也是微微颤抖了起来:“半年过去,我未能为明月找到救治她之法。明月,她终究离我而去。而那培元魂灵,正是她唯一的遗物!”

        听到这,梦风不禁肃然动容:“那您……”

        梦风才开口,便是给炼药阁阁主摆手打断,只听其又道:“听老夫说完!培元魂灵,是明月唯一的遗物,同时,也让老夫发现,保存住了让明月复活的一线生机,其中,竟然还残留着明月的一丝神魂。这成为了老夫看到了让明月复活的希望。就在多年以前,老夫已经将这丝神魂从培元魂灵内移植出。因为培元魂灵,绝非保存神魂之物。”

        “至于作为明月遗物的培元魂灵,在那之后,老夫就完全交由清平大哥保管。而我,则是一心的钻入了,让明月复活的研究之中。而也就在不久以前,老夫终于找到了能够让明月复活的方法。那是老夫在一本古籍中所看到的。“

        炼药阁阁主脸上露出了一丝追忆,道:“古宗决斗场第九层,有着圣尊留下的无数至宝。而在这其中,就有一件东西,它能够让老夫为明月重塑神魂与身躯。它名为,灵韵圣体。”

        “灵韵圣体?”

        梦风脸上,不由再次露出了不解之色。对于这个词,他可以说是完全陌生。

        “是的,灵韵圣体!这是一种十分离奇之物,但却切实的存在。而在如今的大陆,基本已经找不到此物。是老夫花费了多年的时间,才终于在那本记载着古宗决斗场第九层信息的古籍中所找到。让老夫得以确实,在古宗决斗场的第九层,存在着灵韵宝体!”

        “古宗决斗场第九层?”

        闻言,梦风眼神一眯,似乎想通了什么,不由看向炼药阁阁主道:“阁主,您想要小子帮的忙,不会就是要小子去古宗决斗场第九层,帮您找来灵韵宝体吧?”

        “不错!”

        梦风自主猜测出,让炼药阁阁主脸上掠过了一丝赞赏,确定的点了点头。

        只是梦风得到确认,却是忍不住邹起了眉头。

        前往古宗决斗场第九层,这是他以往一直没有想过之事。而且更重要的是,就从此前他从莫生口中所了解到的。古宗决斗场第九层,绝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去到的。毕竟关乎着圣尊传承之地,一旦开启,梦风可以想象的到,无数知道此事的诸般势力,会有怎样的反应。

        “老夫已经等了很多年,在这其间,老夫也物色了不少人。但没有一个,在老夫看来有梦小兄弟你这般,让老夫一眼就觉得,你能通过考验,进入古宗决斗场第九层!”炼药阁阁主眼神明亮的看着梦风,就好像看着希望一般。

        这目光,让梦风直感一阵不自在。而同时听得对方这话,他就明白,这个忙,绝不好帮。

        以炼药阁阁主的能力,要去找寻年龄低于三百岁,且帝境实力的人绝不难。然而就在他寻找了那么多年下,肯定看过无数这样的存在,却一个也没能让他满意,就足以得知,这件事有多么的困难。

        “实不相瞒。梦小兄弟,老夫之所以不惜将明月她唯一的遗物拿出,救治那小女孩。全然都是为了此事。所以老夫恳切的希望,你能帮助老夫。”炼药阁阁主满脸真诚与恳切的对梦风说道。

        闻言,梦风微微低眉,却是没有过多犹豫的便点头道:“我答应您!”

        如果是在寻常时候,有人向他提出这样的请求,打死梦风也不可能轻易答应。

        但炼药阁阁主不一样!

        他救了绿清儿,还是拿出了,那作为他一心想要救治的结发妻子,唯一留下来的遗物。不管出哪方面,梦风都无法拒绝炼药阁阁主的请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