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78章 前面来了个张弘范
  • 第78章 前面来了个张弘范

    作品:《奸雄天下

        ps:看《奸雄天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ps:看《奸雄天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咚咚咚。”

        沉闷而有力的鼓声,从张弘范的身后传来了,带着一股浓重的杀伐之气,让张弘范本就沸腾的热血,变得更加沸腾。激动的心情,更是难以抑制。因为,今天是这位大蒙古顺天路管民总管、行军万户张柔的第九子初阵的日子!

        生于18年的张弘范和陈德兴年纪相仿,也生得相貌堂堂,凛凛一躯,虽然年纪不大,却蓄起了拂胸长须,风采翩翩,丝毫不在陈德兴之下。而且武艺高强,弓马娴熟,尤善在马上舞槊。和文采稍逊的陈德兴不同,张弘范自幼师从北地名儒郝经、元好问,不仅通晓孔孟之经,而且善于诗歌应对,堪称是文武全才。

        但此时的北方汉地,是没有科举取士这回事儿的,哪怕文采再好,也没有机会在科举考场上博一份功名。想要往上爬的路子只有军功一条!对于身为张柔第九子,无缘继续父亲爵禄的张弘范而言,在战阵上替大蒙古建功立业,才是唯一的出路。

        不过身为名儒郝经、元好问的弟子,自然不会单纯为了些许功名而为蒙古卖命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南征两淮的大军屡屡受挫之时,还主动请缨南下,去指挥顺天张家派出的几千汉军了。在郝经、元好问,还有他的父亲张柔的熏陶教育之下,年纪轻轻的张弘范早就有了匡扶天下的大志。

        在他看来,匡扶天下便要结束眼下南北交兵的乱世,实现四海一家,天下一统。而盘踞江南,对抗蒙古统一天下大势的宋国,便是阻挡统一,使南北之民困于兵戈之苦,使天下不得休养生息的罪魁祸首。

        身为蒙古汉侯之子的张弘范,岂能不对这等不识时务,抗拒统一的罪魁祸首恨之入骨?

        至于那位在保障河边扬名,杀害了四百多蒙古勇士的陈德兴,张弘范倒是很有兴趣与之一会——自然是在战场之上!若是能取了他的首级献于蒙古大汗驾前,倒也不负平生之志了!

        “九将军,前面的南蛮子好像在变阵!”

        一名张家老将的呼喊声打断了张弘范的思绪,深吸口气,这位一心报效蒙古的顺天张家九公子凝神向前望去,就看见躲在兵车、鹿砦和拒马之后的宋兵一阵纷乱,似乎有不少车辆被推上了前线,就摆在宋军的盾手和长枪手之后。

        “这是?”

        “篷!篷!”两声沉闷的轻响过后,就看见两个好像是白色的圆球从宋军阵地上飞了出来,在空中画了个弧线,而后重重落在了地面上——距离宋军大阵大约110步上下,离开张弘范还有十几二十步的样子。

        “南蛮子在搞甚名堂?”策马走在张弘范身边的老将嘀咕了一句。

        “这个应该是甚么发石机吧?”张弘范日前已经从李翠仙口中知道了宋军有这么个武器,不过他不知道这个发石机会发射填装了**的炸弹。“似乎也是那个陈德兴督造的,真是可惜了,如此人才明珠暗投,若是在大蒙古,倒是可以相交一二。”

        “九将军,那俺们还继续向前么?”

        张弘范横了眼身边这老将,放沉了声音:“区区发石机有何惧之?传某将令,此战吾张家儿郎有进无退,凡无令后退着,杀无赦!”

        “秀才,百万,报距离?”

        “10步。”

        “风向?风速?”

        “风向西北,风速轻风。”

        陈德兴抱着胳膊骑在马上,大声问着正在望车上测距、测风的孔秀才和黄智深各种数据——实际上这些数据在今天这场作战中的作用不大,因为陈德兴已经让砲军准备了白色的试射弹,刚刚就投了两枚出去,只要那些傻不拉叽不知道大难很快就要临头的蒙古汉军靠近地上两个被白布包裹着的铁弹,陈德兴就会命令全军的6台发石机一起开火。

        不过,陈德兴还是命令黄志深和孔秀才各上了一辆望车,负责测距、测风。这是为了锻炼他们二位,目的是为来日建立水军储备人才。陈德兴可以让人往地上丢有颜色的铁弹,可是到了水面上,这招可就不好使了——无论什么颜色的铁弹落到水里都得沉!

        “庆之,这一阵上来的好像是你家的仇人啊!”吕师虎脚踏着马蹬立直了身子也在观战,看到来敌的旗帜,忽然转头对陈德兴道,“是顺天张家的人马!当日攻破寿州的就是他们!”

        吕师虎口中的当年,是指十四年前的寿州之役,陈德兴的祖父、养父就是在那一战中双双殉国的。当年督军攻打寿州的便是张弘范的父亲张柔!

        “是张柔的人!”陈德兴昂首望去,只见到几面张字大旗飘扬,却不知道吕师虎是如何分辨出是顺天张家的人马,蒙古汉军世侯中可不止一家姓张。

        “既然是仇人,那就该分外眼红了!”陈德兴咬咬牙,大喊道:“砲军,火!”

        敌人人还有五步就会进入射程!现在正是给震天雷火的时候。根据陈德兴亲自制定的《砲兵操典》,火这项工作是各砲砲长亲自负责的。

        砲军左军第一队队将曾阿宝同时也是一台发石机的砲长。这个十**岁,皮肤黝黑,手脚粗大的青年原先是扬州左近的渔家少年,有一个弟弟名叫曾阿全,现在是砲军左军第四队将。

        两兄弟是一同从军的,两淮这里的青壮无论家境如何,多少都有些武艺,一方面是为了在北虏入侵时自保;一方面也是存了从军搏富贵的心思。一百多年来两淮兵火不断,不知道有多少淮上男儿从军功上面得了富贵。当然,还有更多的淮地男儿沙场捐躯——曾阿宝、曾阿全的父亲,当年就跟着陈德兴的祖父、养父一起殁在了寿州。现在两兄弟长大成人,又走上了他们父亲从军搏富贵的老路。

        正是这样一代又一代前赴后继和鞑虏作战而养成的尚武民风,让淮地男儿成了华夏民族的脊梁。在崖山之后不过九十年,一群起于淮地的英雄儿男,便挥师扫北,驱逐胡虏,复了汉家山河。

        而在今时今日,淮上儿男面对着鼎盛时期的蒙古,同样毫无惧色!

        曾阿宝取出火折子,上了火线,又熟练的将之塞入竹筒,然后开始一个个检查自己队中的另外8台发石机,看到青烟从每一只震天雷上安插的竹筒中冒出,才用足全身力气大吼一声:“火完成!”然后扭头看着陈德兴,后者的右手中拿着一面三角形的令旗,正高高举起,忽地就猛然落下。

        “发!”曾阿宝大吼起来,九名早就准备就绪的砲手猛地剪断了绳索!(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