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一章 未来的安排
  • 第六十一章 未来的安排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心中奇怪,高宁为什么会给我留一封信,可是想到他说过,没有什么朋友吐露心事,我心中又了然了。但一想到高宁的心事是如何的逆天,我又忍不住心跳加剧,在北京那边,我爸妈暂住在那里,如果高宁给我留信,我爸妈看见怎么办?

        “是之前就留好了一封信吗?”我忍不住问到。

        但高宁并不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望着无限好的夕阳说到:“陈承一,你如果有心葬我,就把我葬在这里吧,靠近奶奶从小生活的寨子,也算不错。如果无心藏我,也就让我死在这里吧,总之也是生死恩怨消,不葬也没有关系。”

        我心中有一丝难过,这时还活生生在我面前的高宁,生命最多也不过剩下十分钟了,我忍住难过,尽量平静的说到:“没有理由不葬你的,放心吧。”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父母早已不在世,我这一死,恐怕也没人为我掉一滴眼泪,想起来,这半生也真是悲凉。不过,谢谢你,陈承一,死后让我能得一安生之所。多余的话不说了,开始吧。”高宁头也没回,看着他的侧脸,只是发现掉下了一滴眼泪。

        我颤抖着拿起了金色的符

        ————————————————分割线——————————————————

        黑岩苗寨一行在这一天总算落下了帷幕,去之前还充满了人烟与恩怨的寨子,此刻已经彻底的变为了一座荒寨。

        而留下的,是高宁在那山坡上孤零零的荒废,和坟前一座木头制成的简易墓碑,上面是我写的高宁之墓,就再也没有多余的语言。

        这样的结果,有些凄凉。

        我们都很疲惫,在走出这片大山的时候,都没有什么多余的话,但是任务已经完美的完成,在回去的路上也不是多赶时间。

        师父仿佛是最疲惫的一个,坐上摩托以后,就是不停的小睡,醒来一会儿,也是满腹心事,不愿说话。

        我也没有多问一些什么,这一次看着匪夷所思的事情也就罢了,看着那么多的生命消失,看着繁华变成荒凉,对于心境上就是一个极大的考验,我无心多问。

        直到第二天的下午,我们又再次回到了小镇,师父终于开口说到:“承一啊,北京你父母恐怕也住不惯,接他们回四川吧。你和我也回四川一些日子吧,我们在竹林小筑再住一些日子,找一找那清静的心境。”

        竹林小筑?我的心略微一栋,思绪飘飞,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的日子,那个时候的简单生活,相依为命,那一栋清幽的竹楼师父不说还好,一说,我发现经过这一次,我疯狂的想念着竹林小筑。

        回去那里住一段日子,是再好不过。

        “至于你的家人,就如两个丫头,他们如果愿意留在北京就留,不愿意也可以回到原来的地方。你去办事儿吧,我会在竹林小筑等你。对了,记得把元希丫头带上,我说过总是要带她一段时间的。”师父这样对我说到。

        我点头答应,慧大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忽然说到:“额就在北京小住一段日子,等慧根儿放了春假,我就带他来咧。”

        “谁稀罕要你来?”师父眼睛都不抬的说到。

        “额要来,要你稀罕?你管得着额么?”慧大爷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看着这熟悉的场面,我心里既温暖又好笑,又怕他们说下去,又是单挑。可这时凌青奶奶也说话了:“四川是个养人的地儿,水气儿好,我也去小住一段日子吧。如月丫头跟着我吧,可惜如雪丫头是不会来了,不来也好”

        大战过后,紧绷的神经终究是松了下来,凌青奶奶在这个时候说起如雪,我的心又是酸涩又是思念又是难过,干脆闭口不言,而如月神色也有些黯淡,咬着下唇,忽然对凌青奶奶说到:“奶奶,我就不去了,我要回寨子陪姐姐。”

        凌青奶奶是何等一个聪明的女子,早已经察觉出了其中暗流的情绪,她忽然说到:“不说不想不问,不代表就是放下。何时,能做到心中感情不变的情况,坦然的说起,勇敢的面对,心境上才是高了一个境界。也罢,那我就先不去了,我先回月堰吧,我也去见见如雪丫头。过些日子,或许再来竹林小筑。”

        凌青奶奶啊,你说的心境恐怕是你和师父之间的心境吧,我自问现在根本做不到,只是想起了如雪,我难免有些痴了,我多想再见见她,抱抱她。

        我以为凌青奶奶忽然不去了,师父多少会有一些失落,却不想师父很淡然,只是说到:“也好,那你先回月堰吧,我总是在竹林小筑的,你到了日子来,也是可以的。”

        我总觉得这句话有些问题,但心中早被以后那回竹林小筑住着的温暖计划塞满,到底是没有多想。

        就这样,简单的讨论过后,我们一行人在小镇休养了一天,就各自出发了。

        我和慧大爷一起去北京,凌青奶奶带着如月回月堰,陈师叔和承心哥回去杭州,至于王师叔找到了留在小镇的承真,天晓得是打算去哪儿晃荡。

        相聚总是短暂,离别也是匆匆。

        何况我们的相聚是为了一场战斗。何时,这样的相聚是可以其乐融融的了?

        回到了半年多没回的北京,我有些脚步匆匆,这里有太多我牵挂的人了,我家人,沁淮,酥肉,静宜嫂子,元希,元懿大哥,李师叔,承清哥,小慧根儿我很想他们。

        慧大爷说是要去接慧根儿放学,给他一个‘惊吓’,在某条分岔路和我告别了,我几乎是小跑着回到了熟悉的四合院,终于是气喘吁吁的站在了那扇大门前。

        满心的疲惫,心上的尘土,总是要拿亲情的温暖细流才能洗净,才能安抚

        有些颤抖的推开了那扇大门,家的气息就扑面而来,这一天正是周末的中午,我两个姐姐及家人,总是要陪我爸妈吃饭的,一扇大门内关着的,正是这热闹而温暖的场景。

        “舅舅,是舅舅”第一个看见我的,是我的大侄儿,高兴的喊了一声之后,就朝着我飞扑而来,我一把抱住他,忍不住就抵了抵他的小额头。

        “呵呵呵呵”侄儿笑得很是开心,然后捏着鼻子说到:“舅舅,你胡子扎人,你好臭啊。”

        我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觉得肩膀上一轻,一看却看见我爸的背影,我一没留神,他已经帮我拿下了背包,急急忙忙的要往屋里放了,嘴里念着:“臭了就去洗澡。还是别了,先吃饭。”

        我觉得好笑又感动,那边我妈已经过来了,一双手摸在我的脸上,说到:“让我看看,我儿子瘦了没这胡子赶紧刮了去,看起来比你爸还老了。”

        就是这样,我要的不过是这些,仿佛整个人一下子就轻松而温暖了起来。这一次,离家又是半年。

        我这个儿子,这个弟弟,留给家人永远只有一个字——等!要何时,我才能结束这种浪迹的生活啊?

        ——————————————分割线————————————————

        就这样我到了北京,再次和家人团聚了,慧大爷接了慧根儿放学以后,也到了我们家,他说了这段日子与我们同住。

        我没来得及和爸妈说师父具体的安排,在匆忙的洗漱过后,我还要去见很多人。

        貌似奔波忙碌了一些,但对于我来说,这时幸福的奔波与忙碌。

        我第一个想要去见的,当然是沁淮和酥肉,这下我回来了,他们也算自由了,我想起沁淮在电话里对我的那番大骂,如果我回来了,不第一个去找他们,估计这俩家伙都不会认我是兄弟了。

        只是出发之前,我特意问了问爸妈有没有给我的信,得到的答案却是莫名其妙,那就是没有。

        难道高宁骗我?他有什么理由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