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九章 请你杀了我
  • 第五十九章 请你杀了我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从地上站了起来,诧异的看着眼前的风平浪静,也诧异的看着不远处的紫色身影,我有些不敢相信我所看见的,所以我揉了揉眼睛,只想再看仔细一点儿。

        但事实证明,我没有看错,虽然我看见的只是一个背影,这个背影此刻蹲着,蜷缩着,双肩抖动,它是在哭泣。

        这个东西是什么?难道刚才我们产生的幻觉,那个紫色的怪物并没有离去吗?

        可是,是不一样的!怎么不一样?因为这个紫色的身影要大的多,怎么看也是一个成年人的身影,不是刚才那个紫色的怪物,它的身形大小只有婴儿那么大!

        望着还沉浸在某种情绪中的老一辈和目瞪口呆的人们,我和最早清醒过来的承心哥,还有如月对视了一眼,然后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拣起了一根树枝,一边喝呼着一边就小心翼翼的过去了。

        承心哥和如月跟在我的身后!

        直到我们走的很近了,那个紫色的身影还是没有什么动静,依旧是蹲在那里,依旧像是在哭泣。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也觉得心底有一些悲伤,说不上为什么,我举着那根树枝就捅了捅那紫色的身影,如月一下子捂着小嘴望着我,一副紧张到极点的样子,承心哥看我的表情就一个情绪在表达——你疯了。

        可我就是不怎么害怕,反倒是心底那种悲凉感觉越来越盛,也直觉没有什么危险。

        被树枝捅了几下的怪物,这下肩膀不在抽动了,它仿佛愣了片刻,然后回头了,它回头的一瞬间,承心哥和如月都忍不住‘啊’了一声。

        如果说那个小怪物的长相奇特,那也只是让人觉得害怕,毕竟它虫类的特征是占了很大一部分,是个人都知道那是非我族类。

        可是眼前这个身影,一眼就能看出是我们人类,它有着人类清楚的五官,清楚的身形,非要说不同,就是皮肤已经紫色化,甲壳化!然后额头上有两个鼓起的包,让人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小怪物头上的触须。

        至于其它的,怎么说呢?仿佛是他的脸已经在朝着那个怪物发展了,知道了是人类以后,我就换了一个他字,心里多少也放心了一些,可下一刻,我也啊了一声。

        因为我认出了这个紫色的身影——是高宁!他真的是高宁。

        由于他的脸型朝着那个小怪物发展,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我才第一时间没有认出来,可直到我看到了那双熟悉的眼睛,我才知道这个怪人,是高宁!

        承心哥听到我过了半天才啊了一声,被吓了一条,有些不满的望着我说到:“承一,你的外号叫慢半拍吗?”

        我啊了几声,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对承心哥说,弄得如月担心的看着我,然后真诚的问了承心哥一句:“承心哥,你是学医的。你见过有人忽然被吓成精神病的没?三哥哥他”

        可恶的承心哥一听这话,像模像样的陷入了思考,我终于缓过了气,指着这个紫色的身影说到:“他他”

        “什么啊?”承心哥和如月同时问我。

        可这时,一个怪异的声音打断了我们,听起来就像虫鸣组成的人言,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能懂这种形容,总之听起来很让人难受,但还是能挺清楚所要表达的意思:“他只是认出了我!”

        说话的是那个紫色虫人,这倒把承心哥和如月吓了一大跳,承心哥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问我:“他是谁?”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到:“高宁!”

        这下,换成承心哥和如月震惊了。

        也就在这时,我们身后响起了脚步声,然后我师父的声音传来,他不是在对我们说话,而是在对高宁说话:“我料定了你会来这里,你的疯狂终究还是失败了。你没能凭借这个达到你的目的,你以后要怎么办?”

        高宁深深的看着我师父,过了很久,才说到:“杀了我,请你杀了我。”

        师父叹息了一声,我却难以置信的看着高宁,这个追求成仙,追求永生的人竟然叫我师父杀了他,师父又会怎么说?

        “杀了我,请杀了我”高宁就如遇见了救星一般,忽然就站了起来,然后扑向了我师父,抱着我师父的腿,不停的恳求着。

        我怜悯的看着高宁,他站起来的一瞬间,我发现他的胸部两侧,背部都有类似于肿瘤的凸起,不难想象,他最终会变成那个小怪物的样子。

        面对高宁的恳求,师父背负着双手,望着悠悠的蓝天,和上午温暖的阳光说到:“你看这世界多美,蓝的天,暖暖和和的阳光,就算在这世间只有区区几十年,你也可以每时每刻感动于生活,善良充实的过着,没有遗憾的离开。可为什么偏偏就是有人要作践自己的生命呢?命里没有的,去强求,去妒忌,去诋毁,去不折手段的得到,让自己的每一天远离了美好和希望,倒是变成了炼狱,到头来,得到了不也是一场空。”

        高宁开始抖动,只是不停的哭泣,他的脸是那么怪异,连泪水都不再晶莹,变成了一颗颗淡黄色的液体。可此时此刻,我就是觉得悲伤,也觉得师父说的那番话大有深意。

        “后悔了吗?普通人死去,还有灵魂,还有一个轮回。你到头来,会连一丝痕迹都不留下,灵魂也会被虫子吞噬,就如他一般。”师父指着的是那个老妖怪的尸体,已经碳化了的尸体。

        “杀了我,请你杀了我”高宁开始不停的给师父磕头,用那带着哭腔,难听而嘶哑的声音恳求着师父。

        师父悠悠的叹息了一声,而这时王师叔和陈师叔也走了过来,陈师叔是老一辈中最为心软的一个,他对我师父说到:“成全了他吧,虽然我们已经证明了一件没有把握的事情,证明了到了某种程度,上天是会让尘归尘,土归土,收回不属于这里的东西的。可是他已知错,没必要让他承受这样的折磨,自己的意志活生生的消失,最终只是”

        王师叔接口道:“最终只是发现,目的达到了,可是自己早已经消失了。和那蠢笨的老妖怪一样!几百年来,还害了那么多人的性命。”

        师父从随身的黄布包里掏出了一个盒子,那个盒子我曾经见过,当年封印饿鬼墓,师父就拿出了那么一个盒子,盒子里是银色的符箓,这一次也是吗?

        拿出盒子的同时,师父说到:“其实,我早已经为他准备了这个。我们都知道他回来,我们不知道不能肯定,只是那个会不会出现。既然已经出现了,落到那个组织里的虫子,我们也不用太过担心了,我自有办法去解决一些事情。”

        王师叔和陈师叔同时说到:“我们知道,不就是一起吗?”

        师父微微一笑,凌青奶奶和慧大爷也说到:“我们也是要一起的。”

        一起什么啊,我根本就听不懂,刚想问师父,却不料师父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只是喊过我:“承一呐,休息一会儿,然后再用一次中茅之术吧。这张符,你请来师父更有把握用的好,务必要用它杀死高宁,也算了结师父和高宁奶奶的一段旧缘吧。”

        我接过盒子,点头答应了,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是我亲自动手来杀了高宁,而高宁却还要用感动加感激的目光看着我和师父。

        “我每天总是在深夜,有两个小时不太能控制自己。那个时候,我总觉得自己就是一只虫子,我需要人们的精气来维系我的成长,我的进化。谢谢你,姜师傅,谢谢你,承一。我这辈子唯一做对的事情,就是我变成这个样子之后,没有杀过一个人,一个人也没有。”高宁如此的对我们说到。

        我心中悲凉,无言以对,我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难道说我会好好杀你吗?

        高宁却说到:“我感觉到这里会出现什么事,是我唯一的希望,我听从召唤来了这里。却也在刚才知道了,我根本没有什么希望,我被拒绝了,我是怪物。承一,我不想再当一天这样的怪物了,我希望我死后,还能有一个是完完整整,干干净净的高宁的灵魂存在。所以所以希望你能尽快,不要超过今天深夜,我每天当虫子的时候越来越长了,我一天也不想这样过了。”

        我不想再看高宁的悲伤,索性转过身,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