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一章 伏魔七斩
  • 第四十一章 伏魔七斩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阿弥陀佛。”一句简单的佛号,却有着让人心安定的力量,这个法号觉远的和尚,一开口就让我觉得真的不简单,慧大爷见他进场,一副交给你了的表情,然后慢慢的走出了那片空地。

        那个觉远和尚望着空地着逐渐弥漫开来的黑雾,神色悲悯而慈悲,接着他就在空地中就地一坐,只是手持一窜简单的念珠就开始念诵起经文来。

        和慧大爷超度不同,这个觉远和尚连经书都没有拿出一本,仿佛这种场面,他不需要借助经书依然可以发挥出足够的念力。

        这个诵经声和慧大爷师徒不同,少了几分庄严的气势,多了几分慈悲的意味,随着他经文的声声念诵,空地中的黑雾竟然开始散去,不,应该是开始集中,朝着觉远包围而去。

        无奈觉远宝相庄严,黑雾最多只能逼近他周围一米的距离,就丝毫不得寸进了,那黑雾就像一阵龙卷风,包围着觉远,却拿觉远丝毫没有办法。

        这个时候,就算普通人都能感觉那黑雾里包含的怨念和对觉远的仇恨,果然是不可度化的怨灵,如此悲悯的超度,都不能将之感化一丝一毫。

        师父他们的法术已经在进行着,但此刻空地中的一切都已经在掌控中了,大家的心情也就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慧大爷走到我身边坐下了,有些喘息未定的样子,我拿过我的小行李袋,翻出水壶,拧开,给慧大爷喝了一口水,慧大爷咕咚咕咚连灌了两口,才舒爽的喘了一口气,说到:“我没有想到,我受伤之后,功力大损,还能打破这人皮傀儡。”

        “人皮傀儡?”这到是我第一次听说。

        “是啊,这傀儡的外皮就是用人皮缝制的,取得人皮无一不是死的时候怨气冲天之人的人皮,而且只取胸口的人皮缝制而成。缝好了之后,外面在套一层炼化犬灵时,所死之犬的狗皮,就能彻底的禁锢怨灵在其中。这傀儡的骨架是用一种特殊的木材浸泡鲜血后,晾干制成”慧大爷开始详细的给我解释这个傀儡。

        在慧大爷的叙述中,我听明白了,把怨灵装入傀儡,防备的就是道士,因为道士的术法对于鬼魂一类的东西最是厉害,就如师父的金刀诀,专斩灵体,可斩杀不了活人。

        而这种傀儡,用普通的物理打击也没有用,毕竟它不是血肉之躯,里面充斥的都是怨气,最是难以对付,理论上只要怨气不散,傀儡也就不会被打烂。

        慧大爷化身罗汉,或者对刀枪不入的僵尸有些不足,那个拼的是纯粹的力量,唯雷火可伤。但是对于这种怨灵傀儡,包裹着佛光的拳头,却是无往不利的雾气,因为佛光可以阻止怨气聚集。

        “小子,明白了吗?当这怨灵有个乌龟壳的时候,你师父拿着就头疼。我把它的乌龟壳打烂了!这傀儡说起来是黑岩苗寨的宝贝,因为炼制傀儡的材料,特别是塑造骨骼的那种木头几乎绝迹,他们再也拿不出第二个了。再说,这傀儡里面滔天的怨气可不是那么好收集的。黑岩苗寨那些老妖怪逆天的事情做了不少,可是要他们犯着更大的天怒人怨再去收集怨气,他们也是不太敢的。”慧大爷在一旁给我解说着。

        我点点头,是啊,如此逆天的傀儡,再多一些,对天下苍生的潜在危害也不必恶魔虫少多少了。

        说话间,师父四人已经施术完成,在觉远和尚的帮助下,那些怨气被佛家的念力所压制,再难以对怨灵进行补充修复。

        于此同时,失去了乌龟壳的怨灵,在觉远和尚的念力下,也是处于一种被压制的状态,它的恨意全部集中在觉远和尚的身上,根本就无视掉我师父他们四人。

        这也就是师父完整的计划,我去引出怨灵,特异功能者禁锢怨灵,觉远和尚用佛家纯正的念力消弭怨气,失去了怨气补充的怨灵,才有可能被彻底斩杀,而师父他们施展**术,最后斩杀怨灵。

        这个计划原本环环相扣,哪知黑岩苗寨的老怪在那个组织的帮助下,狡猾如斯,竟然给怨灵套上了一层‘乌龟壳’,才让计划有了变动,慧大爷不得不出手。

        可是请罗汉身也不是简单的事情,所以,我必须拖延时间。

        这中间只要有一步出错,那逆天的傀儡就能脱离牵制,大开杀戒。就算最后我们灭了它,也难保不会有人员的伤亡。

        此刻,师父他们施术完成,也就到了计划中最关键的一步。每个人的心情再度紧张了起来。

        师父神态从容,一手掐着玄天上帝指,一手持铜钱剑,此刻掐此手诀,是为了暂时押住这凶恶的怨灵,让它不能避开斩过的剑芒。

        “斩!”随着师父的一声低喝。

        首先出手的就是那个白发老头,他终于念出了最后一句含而不发的咒言,伴随着那句咒言,桃木剑落下,带起了一阵儿清风。

        随着这一剑的落下,怨灵发出了惨烈的尖嚎,那声音响在每个人的脑中,让人不自觉的就觉得牙酸。

        可师父他们岂肯给怨灵喘息的机会,第二个人又出手了,他拿着是一柄天蓬齿,此刻也狠狠的落下

        接着是第三人的法刀落下

        接二连三的**力劈斩,怨灵的声音已经十分虚弱,师父是最后一个出手的,此刻,他已经收了玄天上帝指,铜钱剑劈斩落下,那怨灵发出了一声绝望的惨号,声音渐渐消失于虚无。

        场中的黑雾慢慢的散去,几人收了诀,都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可我心里总觉得这里没有完全的干净,一颗心总是落不到实处,我刚想说出我的想法,空地中却忽然狂风又起,那怪异的婴儿声音再度响起。

        这次不是一个声音,而是接二连三很多声音,慧大爷‘霍’的一声站起,脸色大变,喃喃的说到:“好狠的手段,用**力强行驱使婴灵,藏于怨母腹中,这里死的可不是一个婴儿。”

        人们都已经有些惊慌了起来,唯独师父不慌不忙,冷哼了一声,说到:“我早料到!你们继续施术,我们今天就把它们斩个干干净净。”

        说完这话后,师父举起铜钱剑,掐了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奇怪手诀,只是简单的行了两句咒语,那铜钱剑就连连落下。

        其他三人见师父已经率先持剑开斩,心中也渐渐镇定了下来,此刻准备时间太久的大术已经不合时宜,他们纷纷拿出了能快速施展的,或者消耗性的东西,分别是符和印。

        这符是用一张少一张,想写出大威力的符颇为不易,而那镇压之印,平日里温养不易,用一次也要温养很久,但此刻情况危急也顾不上许多了。

        我很吃惊的看着师父一次又一次的斩下,脸色已呈一种病态的,兴奋的红色,我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师父在动用本源之力。

        我数着师父连斩了七下,却不知道师父这一招又是什么名堂,可在身边的慧大爷说话了:“伏魔七斩,你们这一脉独有的法门,没想到这老姜被逼到了这一步”

        伏魔七斩?我们这一脉独有的法门?师父为什么从来没有教过我?

        我看着场中的师父,随着他每一次的斩下,都有一个声音带着绝望的嚎叫消失,狂风四散,这伏魔七斩的威力大到了如此的地步,为什么师父会不教我呢?莫非

        我想到了一个可能,立刻大为心急的看着师父,此时的师父已经斩落下了第七斩,一口鲜血也随之喷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