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章 战神再生
  • 第四十章 战神再生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慧大爷生怕人们听不懂,用的还是标准的京腔,那边师父已经在回应:“承一儿,回来吧,没你啥事儿了。”

        有慧大爷出手,我相信是没我啥事儿了,心疼的摸摸我脖子上的虎爪,我赶紧往回跑,如果是慧大爷负责拖延时间,我在这里纯粹就是添乱。

        只是在往回跑的过程中,师父的一句话差点没有让我摔倒:“慧老头儿,我徒弟还说你是黑社会呢!你省省吧,再帅你还能找个老婆吗?”

        慧大爷,我对不起你,我的确是这样说过。我在心中默默的祈求着慧大爷原谅,同时,已经跑出了空地之外,这里暂时是安全的。

        一直到我跑到师父身后,我都没见慧大爷有任何的回应,难道这老头儿转性了?我来不及喘一口气,迫不及待的朝着空地望去。

        这时,我才奇怪的发现,站在空地外,根本就看不见什么黑雾,只是空地中起着一小阵儿,一小阵儿的龙卷风,扬起了一些尘土,视线还是比较清晰的。

        这是为什么?难道怨气还可以被封闭?那时的老村长怨气可是弥漫了一整座山啊!可惜,这个时候没人回答我,我只能紧张的看着空地中的情况,不由得再次感慨了一句,慧大爷大帅了。

        此时的他比之前我见到的样子还要彪悍,一身肌肉仿佛重新焕发了活力,显得坚不可摧,纹在肚子上的怒目罗汉越发的栩栩如生,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会觉得慧大爷不同了,以前的他在我心目中是个和我师父同级别的猥亵老头儿,偶尔才会有得道高僧的慈悲样子。

        之前的他露出了一身肌肉,颠覆了我的认知,但也只是吃惊。可现在的他,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门,让自己活活变成了第一滴血里的兰博。

        你看他,每踏出一步,仿佛整个大地都在震撼,每一出拳,仿佛带起了无数的劲风,打得那个怪物连连后退。我只是猜测过慧大爷身手很好,但从没见过他如此酣畅淋漓的出手,我忍不住大吼到:“慧大爷,少林功夫,好帅!”

        “少林功夫?”师父诧异的望了我一眼,然后低声嘀咕了一句:“没常识!”

        我愣了,怎么个没常识法?却不想师父眼中闪烁着自豪的目光,盯着空地中的慧大爷,嘴里念叨着:“这老头儿,是多久没用这一招了啊。不过,还不够,等下再发挥吧。承一,你若想看得仔细,开天眼吧!”

        还不够?我仔细看了看,确实还不够,慧大爷的每一拳都是如此的威风,可是和我的拳头一样,那怪物的身体只是会凹陷下去,也会恢复,只是很慢的恢复。根本没有被打烂的征兆,那么慧大爷还有潜力?

        那师父为什么又要我开天眼?从虎魄被我收回后,我那种半天眼的状态就自动消失了,与其问师父,我不如自己看天眼看看,想着,我毫不犹豫的开了天眼。

        在天眼的状态下,我看见了一切的真相,慧大爷此时哪里还是什么慧大爷,在场中的明明就是他身上纹身的那个罗汉,和慧根儿请来的罗汉跟在身后不同,这个罗汉的虚影是附着在慧大爷的身上,正在场中和那怨母,婴灵搏斗。

        他的每一次拳头挥出都包裹着一层淡淡的佛光,打在那怪物身上,总是会留下伤痕,比起我的虎魄,留下的痕迹更重。但也和我的虎魄一样,那些伤痕留下后,总是会有一层淡淡的黑气萦绕,然后再恢复,只是恢复的速度越变越慢。

        “承一,你一直以为佛家以度人为长,可你不知道的是,佛家也有战斗之僧,能化身罗汉。你慧大爷的超度从来都不是最强悍的,甚至再过几年,慧根儿都会比他强,他是真正的战斗之僧,你现在看见的是他被罗汉附体的样子,等一下,你慧大爷就会完全化身罗汉!那一年,我们苦战于X竹林,斩妖物于剑下,你慧大爷就化身为了罗汉,和我一起战斗到全身浴血,几乎都要死在了那里,想一想,很多年了”师父说到最后,眼中流露出缅怀的神色。

        我收了天眼,看着师父,一时间心头涌上很多滋味,却也在这时,那个学生样的特异功能者对我师父喊了一句:“姜师,可以了。”

        师父忽然脚步一迈,一抖身上的道袍,对着慧大爷喊到:“就在那里,大概可以控制三十秒,慧老头儿,看你的了。”

        然后他豪情万丈的对着另外三名道家之人说到:“随我来吧。”说完,就要走入空地,我着急的问到:“师父,我呢?”

        师父看了我一眼,说到:“你该做的已经做了,留着力气,应付接下来的战斗吧。”

        然后就毫不犹豫的走入了场中。

        那是一场华丽的战斗盛宴,随师父进去的几个道士,都是在部门里数得上的高人,甚至还有来自道家祖庭龙华山一脉的人,那才是龙虎山真正隐藏的得道之人,和那些在外的普通道士有着根本的不同。

        四个**力道士同时在场中踏起步罡,在我那‘变态’般灵觉的感应下,我觉得这朗朗的青天,仿佛在白日那北斗七星都被牵动的快要浮现。

        不同的咒言从他们口中念出,随着咒言的进行,他们开始同时掐诀,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瞬间就攀升到了一个我现在根本无法企及的高度。

        而在那边,那个不可一世,行动轻灵的怪物被7个念力强者的精神力所压制,根本就再也动不了,连挣扎都不能,这一幕让我感慨,这些特意功能者,真是神奇,要知道,要彻底的禁锢什么东西,不论在道家还是佛家,都是逆天**术啊。

        最后,是帅气无比的慧大爷,他掐了一个奇怪而陌生的手诀,然后虎吼了一声,在那一瞬间,我没有开天眼,可是凭借强大的灵觉,我仿若看见,慧大爷身上的罗汉虚影不见了,在瞬间已经和慧大爷合二为一,连慧大爷的神态,眼神都瞬间变了。

        变得怒气腾腾,气势强大,让人不敢逼视,在这一瞬间,慧大爷单手行了一个佛礼,在下一刻,他发出了一声更加震天动地的怒吼,然后一拳朝着那怪物狠狠的砸去!

        很快,那拳的威力就显现了出来,怪物身上就让出了一个大的裂口,从里面冒出肉眼可见的朦胧雾气,和那时我在荒村所见的雾气不同,这雾气竟然呈现淡淡的黑色。

        我很清楚明白,这就是怨气,但是我非常吃惊,这是什么样的傀儡?竟然可以装入禁锢怨气?!就算是化形的怨气也不是可以这样装在什么物体里的啊!

        没人能解答我此刻的疑问,所有人都在紧张却又兴奋的盯着场中,慧大爷连连怒吼,连连出拳,那个怪物竟然被慧大爷打得四分五裂,终于不堪重负,‘嘭’的一声炸开了。

        在怪物炸开的瞬间,空地中忽然凭空起了狂风,一圈又一圈的黑雾仿佛是被狂风卷来,慢慢的弥漫在空地中,慧大爷的僧袍系在腰间,上身裸露,衣襟被风吹的猎猎作响,他双拳紧握,站在当中,仿若战神再生。

        这一幕的慧大爷就如一张永不褪色的照片,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中,这一辈子都再难忘记。

        而下一刻,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声开始在空地中响起,跟着这笑声的,是一个婴儿怪异的‘叽叽’声,这生意不是有形的那种声音,倒像是直接在人们的脑中发出的。

        对这个声音我当然熟悉,这就是怨母,婴灵的真正声音,原来这个傀儡的真身就是怨母,婴灵!它们是被禁锢在了傀儡中,所有的谜题霎时而解!

        于此同时,慧大爷的气势在慢慢的消失,变得普通了起来,他脸上有一丝掩饰不住的疲惫,他看了正在施法的师父一眼,低声说了一句:“姜老头儿,我做了我该做的,尽力了,接下来看你了。”

        我师父没有回应,却在这时,一声清朗的佛号在空地中响起,那个被师父点名的高僧,已经衣襟飘飘的走进了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