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三十三章 百年计谋的果实 为震玉加更
  • 第三十三章 百年计谋的果实 为震玉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这个问题是不能回避的,是人都会担心,面对这样的问题,师父的面色没有任何的改变,反倒是冷哼了一声,大声说到:“有罪的人,就要接受惩罚,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你们寨子为了钱,出去招摇撞骗的人少了吗?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你们寨子在外的骗子已经全部被抓住了,曾经出去骗人,已经回到的寨子的人,依然会受到惩罚。但是这个毕竟不关系到人命,所以没有死罪,但是活罪难逃,依然会进监狱被关押的,你们自己决定吧。”

        只要不会死,只是进监狱那就是还有希望的,国家有很多特殊隐蔽的监狱用来关押特殊的犯人,想必这寨子的人应该关押在那些地方,毕竟涉及到太多隐秘了。

        只是在外的人都被抓了,我想起几年前的往事,那个目光凶狠如狼的阿波竟然也被抓了?

        这时,黑岩苗寨的人还在进行着所谓的举手表决,我不禁小声问师父:“那个阿波,师父,就是被我撞见骗局的那个阿波也被抓了?”

        师父看了我一眼,摇头说到:“因为牵涉到你,我特地去查了一下,这个人没有被抓,而是在两年前,自杀死了。那个时候,他正巧被堵在了一个小旅馆,他毫不犹豫的就自杀了。很顽固的!”

        他死了?我和那个人只是萍水相逢,匆忙看过一眼,却没想到这个目光如狼的年轻人竟然会那么极端。

        师父接着说到:“他的祖上,我也不太清楚是哪一辈,总之有一个人是老妖怪中的一个,他那么顽固也是有理由的。”

        他竟然还是老妖怪的子孙?我还真没想到,但我还是不禁问到:“那时,还是隐忍不发的时候,这样抓他们的人合适吗?”

        “如果没有被揭穿,倒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被揭穿了,当然是抓的,当年的协定就是要黑岩苗寨的人偏安一隅,他们出来骗人,被逮住了小辫子,我们自然抓得,他们也没话说。而你,等一下要小心被老妖怪盯上,这个寨子虽然闭塞,出外的族人他们不好联系,但他们和那个组织合作了,有心一问,还是能得到消息。特别是这一次,那些老妖怪应该全部都‘起来’了。”师父小声的对我说到。

        我无言,所以说我命运多仄,那么久远的事情,也能成为我的一个因,看来命运从来不是跟我开玩笑呢,它是认真的在和我玩。

        我和师父说话间,那边寨子的人已经做出了决定,烈周大声对我师父喊到:“姜师父,我们已经做出了决定,我带着寨子的人走,希望你能实现你的承诺,保我黑苗人的传承。”

        师父平静的说到:“你去吧,黑苗传承不会断,你们不会被灭族。只要你们安心的呆在华夏这片土地上,不再有什么不合适的想法,一切都不是问题。”

        烈周倒也干脆,行了一个苗人特有的礼,带着族人就走了,部队自动让开了一条路,让浩浩荡荡的人群经过,我也站在路边,心下松了一口气,一场血战转眼之间就被化解,总让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补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他对我说到:“这下我要住到如雪的附近了,我没有犯过罪的!但是我决定不讨厌你了,毕竟刚才你也没有趁机报复我。我会和你公平的竞争如雪的。”

        他说完就走,这样也好,我也觉得不知道怎么回答,毕竟我和如雪的事情不足与外人道。但补周这样的,也算是一种幸福吧,至少他可以放肆的去喜欢如雪,就算最终没得到,也强过我,生生的把自己的感情掐断。

        “烈周,你这个叛徒,你会付出代价的。”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山坡上传来,在这安静的时刻,显得分外的刺耳。

        人群停了下来,烈周也站住了,我跟着回头一看,此时从山上跑下来了几个人,正站在离山脚不远的地方,大声的喝骂着烈周。

        烈周站了出来,大声的回敬到:“你们这些人,平日里高高在上,此时也害得我黑岩差点灭族。我烈周带着族人离开有什么错?我们不会再当你们的棋子,我们走!”

        说完,烈周带着族人头也不回的走了,那几个人也不敢下来,只是站在山坡上喝骂着,我心中本就郁闷,看了一眼他们,吼了一句:“滚回山上去,等下我们自然会上来,要送死也不用那么急吧?”

        师父赞赏的看了我一眼,显然这些人在耳边呱嘈,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儿。

        我们这边人多势众,面对我一句毫不客气的话,这几个人也不敢反驳,恶狠狠的丢了一句,你们等着,便转身就跑,那速度之快,犹如受惊的兔子。

        看着他们,我没有任何嘲笑的意思,这一路走来,不过是些‘开胃小菜’,我明白真正的大战会发生在上山之后。

        那边,黑岩苗寨的人已经走远,随着他们的离去,一切恩怨已消,就算烈周曾带着人来月堰苗寨围寨,此刻也没有人会再去刻意的计较。

        毕竟,是两方不同的势力,烈周还是受到那些老妖怪的控制,没有立场不那样做。

        而国家也从来没有那么残忍的要对谁灭族,留一线生机,是老天爷一直以来的做法,也是老祖宗一直以来的说法,这个国家的带领人,不可能不懂这个道理。

        这边的恩怨已消,可那边的大战却即将开始,我望了一眼山顶,还是控制不住心中的一丝紧张。

        这边陈师叔已经在发药丸,这是道家的一种药丸,有点兴奋提神的作用,当然没有我那日服用的那丸那么厉害,但也不是什么毒品,这是完全的中药,药性也经过了一些中和,只是这方子复杂,有几味药也颇为珍贵,是以不能大量的炼制,但在这个节骨眼上用上,却是必须的。

        毕竟所有人都经过了一夜奔波,又要面对接下来的大战,疲惫之师又怎么能行?

        药丸当然有我的一份,我接过毫不犹豫的就服下了,等到药性出来,怕还要一些时间,毕竟和我那日服用的丹丸不可比。

        部队被师父留在了这里,他吩咐指挥官,把这座山牢牢的包围起来,除了我们的人,不论是谁下山,都就地处决!

        面对师父的决定,指挥官没有任何的犹豫就去执行了,接下来的战斗,恐怕不是这普通的特种部队能插手的,师父说过一句,我不太能完全明白的话。

        他说一些战斗到了某种层次,是有一定的规矩的,部队是万万不能插手其中。坏了这规矩,后果就是得罪了整个华夏隐藏的势力!

        所谓隐藏势力,我倒是知道,就是一些身怀传承的人,就比如说我,我师父也属于其中。

        到底是什么规矩?我根本就不知道,但我曾经在李师叔的办公室内,偶尔听闻说起过一些,仿佛是几位大人物制定出来的规则,具体的却不太了解。

        师父的话里,倒是像在说,包括那个组织,也不能在规矩之外,包括国家的一些决定,也不能再规矩之外,就像黑岩苗寨这个事,只能我们行动失败后,才能升级行动。

        布置好这一切,师父集中了人马,这时才说了一句:“走吧,上山去吧。”

        所有人都安静的跟上,接下来要面对什么,是生是死,谁都不知道,但既然加入了这个部门,就要面对很多未知的危险,是每个上山之人的觉悟。

        我骑马走在师父的身边,不由得说到:“师父,你真是厉害,三言两语就避开了一场战斗,你是怎么算到烈周会屈服的?”

        “我厉害?”师父摇摇头否定了,他说到:“厉害的从来都不是我,而是我们的老祖宗,当年和黑岩苗寨一场大战之后,老祖宗就定下了以后几百年的计谋,我是正好收获了这个计谋的果实罢了。”

        我愣住了,几百年前就开始的计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