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十八章 晨,7点12分 为藏花加更
  • 第二十八章 晨,7点12分 为藏花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先行部队200人,是全副武装200人的特种部队,他们竟然全部被堵在了这里,是一个什么情况?我很难想象!我不认为会因为任何的地形原因能困住这些身手不凡的特种兵。

        师父显然也抱着同样的疑惑,很快下了车,径直朝前方走去,我连忙跟上。

        军用的探照灯照在前方,把那一片照的通明,当我和师父走到前方的时候,一下就看清楚了前方的情景,我一看见,就愤怒的捏紧了拳头,一群畜生。

        华夏虽然有很多无人区,但黑岩苗寨所在的地方并不是什么人类很难生存的地方,有资源的地方总会有人类的痕迹,在这一片除了黑岩苗寨控制的几个村落外,在相隔十几里的地方外,还是有一两个偏僻的村落。

        这些村子里的人们虽说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但是都是淳朴而善良的,我还记得我和如雪找他们借马行路的情景,他们都很热情,还有人说不要钱,当我们的向导。

        但此刻,这些村名竟然全部被集中了起来,跪在那一道道木栅栏的前面,背后是一些陌生人,掺杂着一些黑岩苗寨的人,举着枪对着这些无辜的村民。

        我从来没有想到在我华夏,已经进入了文明社会那么久以后,还有如此残忍的场景,竟然视这些人命如草芥,而这些无辜善良的村名一定也没有想到,文明社会竟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些人应该是一些国际上的雇佣军,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到了这里。应该是那个组织在背后活动的力量!他们说要通过这里也可以,他们会杀了这些村民。”特种部队的指挥官如实的对我师父汇报到。

        这毕竟已经是文明社会,不是真正残酷的战争,不可能无视两百多条人命而强行冲过去的,而这个地方的地形也有些特殊,出了这条山谷可以通行外,两边都是高高的大山,我们不可能通过大山绕行,那样的话,一天根本不可能能完成这次雷霆行动,他们用人命来堵住我们。

        因为黑岩苗寨不可能会在意人命,否则,也不会有几个像养猪仔那样的村落存在了。

        “姜指挥,这次的行动我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毕竟这不是我们部队所能接触到的核心机密,但是我收到的命令是说这次行动关乎到国家很大的利益,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只有舍车保帅了。少了这些阻拦,凭借我特种部队的素质,要不了半个小时,就可以伤亡很小的结束这场战斗。”这指挥官犹豫了一下说到,眼中全是不忍,但战斗绝对不是儿戏,反而是一场真实的残酷,战争的真想往往不能真正的书写出来,那是普通人不能接受的。

        所以,放弃这两百多人,是有可能的,因为在那背后关系到更多人的性命,关系到更大的国家利益,所有的指挥官都是出色的选择大师,他们必要的冷血,会保证他们正确的选择。

        这个指挥官毕竟多年没有经历战争,所以他会不忍,但是他也知道什么是正确的选择。

        “只要过了这道栅栏,再有不到30里路,就可以到黑岩苗寨最近的村落了吧?”师父没有回答指挥官的问题,反而是问了那么一句。

        我望了一眼栅栏那边,看见了很多人在哭泣,正巧也对上了一个汉子无神的目光,那是几乎已经绝望的目光,那个汉子我还记得他,那个借马给我们,热情的带着我们走了一段山路的汉子。

        我不是什么指挥官,从来也不会出色的选择什么,师父还没说话,我就大声的说到:“师父,不可以,不能让这两百多人去死。”

        师父望着我说到:“我们一身所学是白学的吗?怎么可能放弃200多人的生命,那不是我道家大义所在,承一,去叫几个道士来,咱们布阵。”

        我面上一喜,是啊,布阵,有些事情现代科技力量不能解决,不代表我道家之人不可以解决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

        这时,师父让部队负责掩护,遮掩,带着我快速的向后方撤去,那边指挥官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所谓‘谈判’,我断断续续的听到内容,黑岩苗寨的要求竟然是要我们退下去,只要一天时间就可以了。

        我冷笑,大家都在争这一天吗?

        这边,连同我和师父在内的十个道家之人,开始忙碌起来,时间紧迫,我们准备极十人之力,布置一个阵法。

        这个阵法是立刻起效的阵法,类似于我的百鬼聚灵阵,只是威力大上许多,因为这个阵法类似于请神术,名叫请煞困神阵,就是说阵法的威力足够,连神都能困住。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请鬼的阵法,请上来的东西可不同于百鬼困灵阵聚集而来的百鬼,而是从,反正我也不知道从哪里,就像下茅之术一样,也不知道从哪里请来的真正厉害的家伙。

        真正充满了戾气的厉鬼!

        阵法由我师父主持布置,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各种阵纹很快的画出,各种阴器也层出不穷,这样的大阵有伤天和,但是天道也是讲究因果的,我们是为200多人的性命而布置如此阴毒的大阵,算是一种以毒攻毒,以扬善道的大德行,所以也不是太有顾忌。

        其实就如这里的每一个道士都拿得出阴器一般,真正的道士身上带着的,永远不会只有光明正大的法器,因为有些时候,重要的不是手段,而是目的。

        一个多小时以后,6点48分,大阵完成,只要布下阵眼,大阵就会启动,这个阵法比较特殊,师父做了些许的改动,原本这个阵的重点在于一个‘困’字,在师父特意留了一个生门给所请之物,凭借所请之物的本能,很快就会发现这个生门,然后朝生门冲去。

        生门的开口就朝着栅栏的入口,这些东西一冲出来,面对的就是那些所谓的雇佣军和黑岩苗寨的人,这些厉鬼是什么?充满了戾气的东西,一见到这些生人,后果自不必说。

        而阵眼所在的地方,也就在布置在栅栏里,那才是真正困住这些鬼物的关键,也就是说阵中有生门,是假生门,冲出去之后,才是阵眼所在,困鬼的关键。

        这样做,是为了防止这些请上来的鬼物暴起伤到无辜,控制它们行动的范围。

        而且也只有在阵法中,这些鬼才会顺利的被请回去,不会出现‘请神容易送神难’的尴尬。

        布置阵眼的任务交给谁呢?师父已经把阵眼所需阵纹布置在了阵盘之上,只要把阵盘放进去,然后再插入一件阴器,就能大功告成。

        但完成任务的人必须是一个道家之人,也只有道家之人才能找到真正的生门,然后做到全身而退的退出来。

        事关200多人的人命,这时有一个道家之人站了出来,他说到:“我去吧。”

        师父望了他一眼,沉吟到:“喜哥,你有几分把握?”站出来之人叫做关喜哥,也是一个道家之人,为人颇有些江湖侠气,很是豪爽,但也不乏聪明谨慎。

        “应该没有问题的。”喜哥如此说到。

        布置阵眼的事情就交给了喜哥,他悄悄的去前方,和一个部队之人交换了一身衣服,装作部队派去谈判之人,果然一个人顺利的混进了栅栏,毕竟喜哥身上没带任何武器,而所谓阵盘只是一个手掌大小的木块,阵眼的阴器只是一杆棋子,关喜哥很幽默的把那杆旗子当做是屈服谈判的白旗挥舞着,谁还会在意他手上拿着一杆旗子?

        毕竟在这里,是不会出现黑岩苗寨的大巫,不说大巫,就是普通巫师也不会出现,因为按照他们的布置,这些人应该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弃子,拖延时间的东西罢了,一天后,属于要全部放弃的。

        只是这些人自己不知道而已!所以,这些只是普通人,他们哪里懂得道家的手段。

        喜哥在栅栏里与他们谈判着,看样子还颇为友好的样子,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也不知道喜哥找什么机会放下阵盘,插入阵眼。

        也就在谈判大概进行了十分钟以后,喜哥大概是表示要方便一下,走到了一个稍微偏僻的地方,做出了小便的样子,也就是在那时,我看见喜哥弯了一下腰,然后装作无意的样子把旗子插在了地方。

        霎时,在我身后所在的大阵,一下子狂风刮起,大阵启动。

        此时,是清晨7点12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