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十一章 我们都很傻
  • 第十一章 我们都很傻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幸福安谧的日子总是让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即便我很清楚那只是短暂的,我和如雪强求而来的幸福,可我还是如此不安忐忑,生怕失去。

        我们很怕太过甜蜜,让以后的日子更难忘记相守的日子,我们也很怕彼此不够甜蜜,生生错漏了这强求的半年。

        对于我们的形影不离,苗寨的人都当没有看见,连这里的波切大巫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个寨子很大,只是相对其它苗寨而言,事实上,几百年的隐居,这里的人都彼此很熟悉了,我和如雪的事情谁心里不知道一点。

        我是不止听过一次这样的言论:“可惜这小伙子不是苗人。”

        “他们真是辛苦,可惜他还不能入赘我们寨子。”

        每当听见这种言论的时候,我的内心都很苦涩,但我还能祈求什么呢?这个寨子已经很是仁慈了,别的生苗寨子根本不会允许苗女和汉人通婚的,这个寨子至少还能接纳汉人入赘。

        而且大家都对我们的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我们能在必然分开的结局下,有一个可以喘息的空间,有一段可以回忆的过往。

        我每天都和如雪呆到很晚,才会送她回自己的小屋,最后我才回到自己的住处,接着期待第二天的见面。

        对于我这种状态,和我同住的师父几乎也是不闻不问,他只是对我说了一句话:“好好在一起,能多好,就多好,哪怕疯了都无所谓。”

        “师父,你疯过没有?”其实,我很想知道那时年少的师父,有没有为凌青奶奶也这样疯过。

        “你觉得呢?”师父背着手进了屋,背影有些萧索。

        那一刻,我觉得师父是疯过的,或者到现在都还在疯,如此孑然一身,用放荡不羁来掩饰内心的伤痛,我也会是这样吗?

        我忽然就有些理解师父的那句话,我唯一比你幸运的,是我是个孤儿。

        如此,他就可以任性的用上一生来偿还这段爱情,因为不想负了老李,只能负了凌青奶奶的爱情。

        我尽量的不想去想这些,尽管我有考虑过,我能不能有个两全的办法,比如我入寨子,学巫术,也不放弃道术。但那是不可能的,那不是学什么的问题,而是传承的问题。

        因为我入了寨子,就必须是退出师门,从此不是老李这一脉的人,我只能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成为寨子的巫士,从此与我的师门再无任何的关系。

        我做不到这样负了师父,尽管他说他不会干涉我的任何选择。

        这一天,我照例送了如雪回家,转身却发现一个和我并没有多少交集的人在等着我,是艾琳。

        我们选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说话,艾琳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你和如雪走吧,离开这里,我是如雪的姐妹,一切我帮她担着。”

        我不懂艾琳的意思,只是很奇怪的看着她,说到:“你不是反对我和如雪在一起吗?现在为什么要让我们一起一起私奔?”

        “爱情是别人反对的来的事情吗?如果你爱她,就算是与全天下为敌,你也不怕。”艾琳幽幽的说到,然后顿了顿,又是很认真的跟我说到:“爱情应该是火,就算烧成了灰烬,最终会熄灭,那也是狠狠的爱过,甘之如饴的心甘情愿。你们走吧,能多幸福就多幸福,什么都不要管的相爱吧。”

        艾琳的眼神很炙热,让我不敢与之相对,这一刻我觉得艾琳才是人们口中传说的那种苗女吧,一旦爱上,疯狂而纯粹,热情如烈火,付出而甘之如饴,哪怕事后粉身碎骨。

        可惜,我和如雪都做不到这样了无牵挂的相爱,因为我们没有两全的办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所以我们只有选择,而且也已经选择。

        “陈承一,你倒是说话啊,你难道不觉得如雪可怜?难道不觉得自己可怜?你们两个是傻子吗?竟然如此甜蜜到处去说,半年的约定。换成是我,要么就在一起,要么就永远不要在一起,半年的约定只是一个伤口。”艾琳很直接的说到。

        我叹息了一声,吐了一口香烟,也是很认真的对艾琳说到:“艾琳,我和如雪都有自己的选择,我们做不到那么放肆,可我们也没有勇气做到永远不在一起的遗憾。你说的爱情是火,要放肆而炙热的燃烧。那么,你就当我和如雪是在飞蛾扑火吧,有一刻的绚烂也就够了。”

        “你是傻子,如雪也是傻子,我也是傻子,可怜我还希望最好的姐妹能幸福一辈子,至少不用那么遗憾。”艾琳说完转身就走了。

        留下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的背影,她也是傻子?遗憾,难道她也遗憾?

        我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想如果沁淮和酥肉的感情不顺,我也会跟着遗憾的,她对如雪的感情,就如我对沁淮和酥肉的感情一般吧。

        —————————————分割线—————————————

        日子就这样如流水一般的滑过,转眼已是深秋,快进入初冬的时节,11月了。

        我和如雪在不去想分离的时候,就很幸福。

        而我们忘记自己身份的时候,也和普通恋人没有什么不同,抱着她时,我会很温暖,吻她时,心跳也会很快。我们偶尔也会拌嘴,但常常又很快和好,

        我会对着她说傻傻的情话,而她也会为我很幸福的做饭。

        如雪做饭是很热闹的,因为她一做饭,我师父,慧大爷,承心哥,饭饭团团全部都会来蹭吃蹭喝,因为如雪做的饭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吃。

        “古风菜,怕这个世界上能完整复制出来的人不多了,如雪丫头就是一个。”这是我师父给予如雪的评价。

        而每当这种时候,如雪也只是很平静也很安静的靠在我身边很浅的笑。

        她还是那样,对着谁都淡淡的,可我就是喜欢她这份淡然。

        这一日的中午,又来蹭完饭以后,师父眯着眼睛对我和如雪说到:“你们出去走走吧,如果所有腻歪的时间都在这个寨子,也是很遗憾的。三娃儿,你不是念叨着想带如雪去看一次电影吗?去吧。”

        一听闻这话,团团就很紧张的问到:“姜大爷,他们出去会不会危险?”

        饭饭也跟着团团担心的看着我师父。

        我师父大手一挥,说到:“这个时节,快入冬了,黑岩苗寨那些狗崽子们不敢动的,不过我们也快要行动了。这次回来以后,你们就分开了吧,别腻歪了。”

        师父尽量轻描淡写的说到,但是他低着头,我也看不清楚师父的表情。

        只是那一刻,我一下子就握紧了如雪的手,而她的手也微微的一颤。

        从7月初,到现在,已经快5个月了啊,半年之约那么快就到了?我还在恍惚中忘记了时间,如雪怕也是一样。

        ‘哐当’一声,是正在盛汤的艾琳,汤勺掉了的声音,她喃喃的说到:“姜大爷,要行动了?你就要让他们分开了?不可以再让他们在一起?”

        师父抬起头,眼神有些深沉的看着艾琳,说到:“是要分开了,这一次行动的结局谁也说不好。就算事情过去了,承一和如雪也应该有各自的事情要做了吧,现在就刚好。”

        艾琳很生气的放下碗,对着我师父说到:“你真的很无情,怪不得当年你能那么干脆的抛下凌青奶奶。你一定也非得让徒弟跟着你学吗?你徒弟的爱情是他自己的。”

        师父没有说话,也没有辩解,而是叹息了一声,站起来走到长廊的边缘,望着艾琳问到:“艾琳啊,爱情对于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重要到超过一切吗?”

        艾琳迎上了我师父的目光,很是坚定认真的说到:“重要到超过我的生命,我不知道别人,我只知道我,我是为爱情而生的。我不理解别人,别人也不需要理解我。”

        师父怎么和艾琳这样说话?我尽管在难过,但也很诧异。

        而如雪已经温和的握住了艾琳的手,说到:“艾琳,你不用这样的。我自己的选择,我不会后悔,难过我也承受的起。”

        艾琳看了一眼如雪,说到:“如雪,你很傻,我们都很傻。”

        慧大爷念了一句佛号,师父只是望着长廊外的寨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