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艾琳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不得不做出这样的怀疑,因为从很多细节,我就发现,这个组织的人对我们这一脉很熟悉,荒村的相遇,肖承乾的话,他们不仅对我们熟悉,而且还非常的关注我们。

    面对我的问题,师父咬着旱烟杆沉默了,久久的都不回答我的问题,直到我都快忍不住再问了,师父才说到:“我说了,我原本以为这个组织不存在的,可他们竟然存在,而且有许多我意想不到的人在其中。这事情,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总之是很久以前的往事了,那个时候,你师祖都还很年轻吧。”

    明朝,又是那个神奇的大时代吗?

    我还想多问一些什么,师父却阻止了我的再次提问,他对我说了一句:“不用知道的太多,也是一种避免悲剧的方式。”

    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看着师父的侧脸,发现他竟然有了几道很深的皱纹,我忽然什么都不敢问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内心开始逃避抗拒一些问题。

    师徒俩就这样沉默了许久,师父才开口对我说了另外一些关于黑岩苗寨的事情,比如说黑岩苗寨的母虫其实有7只,高宁带走的那只,按照我的描述,应该是进化最快的一只。

    而黑岩苗寨的老怪物有整整11个,其中一个年纪最大的,快有200岁了吧。

    另外,黑岩苗寨传承了巫术,蛊虫不知道有多少。

    在上一次,我能逃出来,的确是我的幸运,因为在那种情况下,没人想到我会逃走,更没有人想到会有一个高宁和我如此的联系,但关于高宁,师父也觉得是一个谜,另外,他还是一个大麻烦。

    因为他带走了一只不知道进化到什么程度的母虫。

    ——————————————分割线——————————————

    车子经过几天的行驶,我们终于到了云南昆明,按照月堰苗寨的规矩,我们去寨子之前,是要先去那里的。

    在出发前,师父就和六姐联系过,所以我们一行四人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六姐多大的惊奇。

    六姐从来都是一个做事滴水不漏的人,看见我们的到来,很是礼貌的把我们迎进了她的店子,然后微笑着给大家打招呼说是亲戚来了,关了店门。

    当我们终于可以面对面谈话时,我终于忍不住第一个问六姐:“如雪,如雪她还好吗?”

    六姐习惯性的绾了一下耳边的头发,微笑着对我说到:“谢谢关心,如雪的身体恢复的还好。”

    这回答很官方,我总觉得六姐看我的眼神很疏离,难道她也觉得我连累了如雪?

    承心哥扶了扶眼镜,还是那一副温和的笑容,他倒是很直接的对六姐说到:“如雪是个让人着迷的姑娘,我师弟谜她也很正常嘛,六姐,你干嘛对我师弟那么不满?”

    望着承心哥,我心里有些温暖,其实如雪的事情,他也是不满我的!他对如雪,他在回杭州之前,和我深谈过一次,那种感情说不上是喜欢,是爱,但是是深深的欣赏,那种欣赏是不希望有人有一丝一毫伤害如雪的。

    但是却因为我,如雪连本命蛊都毁掉,这让他很不开心。

    可无论如何,他可以不满我,却容不得别人也这样。这就是我们这一脉奇怪的地方,彼此可以不满,甚至互不理睬,但枪口却是坚决的一致对外。

    面对承心哥已经算是比较犀利的话了,六姐脸上依然是那淡定迷人的微笑,她说到:“我哪儿敢不满承一啊?只是你们知道咱们苗女性子烈,感情也来得烈,心里要对一个人有感情了,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可是,我们苗女哪有你们道家的道统重要,师父如此,徒弟也是如此。与其这样,还招惹来做什么?”

    说完六姐假意伸了一个懒腰,站起来说到:“看我,尽忙着说话了,你们那么远来,还没吃饭吧?我去准备准备。”

    说完,六姐就转身去了后院的小厨房忙碌了,剩下我们师门四人,陈师叔望着师父苦笑,承心哥对着我摇头。

    凌青奶奶和师父的事,他们是知情的,那什么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他们也是知情的,我的手在桌子底下握成了拳头,满心的苦涩。

    倒是师父,一副淡定的样子,又拿了旱烟杆子出来咬着,说到:“在一起不是感情唯一的表达方式,有些感情在不在,深不深,自己的心是唯一的答案。我不会因为不在一起,就少一分关心,少一分牵挂。如果需要的话,命拿去都可以。在一起,重要吗?”

    “或者还是重要的吧,苦了两个人。”陈师叔仿佛很有感触似的。

    承心哥摸着下巴,说到:“换成是我嘛,会在在一起的时候,就把所有的感情用尽,那样就不苦了。”

    陈师叔望着承心哥说了一句:“幼稚。”

    而我没有答话,我知道,师父给了我他的答案,至于我自己的选择,那是我自己的事情。

    我的心有些微微的憋闷和疼痛,干脆站了起来,直接走到了后院,倚着门框,双手插袋,看着六姐在那里忙碌。

    六姐当然看见了我,她也不招呼我,只是忙着手上的活儿,这对她这种做事滴水不漏的人来说,已经是很出人意料的,明显的表现了。

    而我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好像是忘了拿什么东西,六姐要进屋,刚好我又杵在门前,六姐只好没好气的对我说到:“让让路吧,小弟弟。”

    我无奈的笑了一下,看着六姐,侧了一下身子,六姐就头也不回的迈了出去,但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开口对六姐喊到:“六姐,我是真的喜欢如雪,不,我爱她。”

    六姐的身子一顿,然后怒气冲冲的冲了过来,对我说到:“你爱她?你有什么资格说爱她?全世界的男人都可以爱如雪,唯独你们尊贵的,老李一脉就是不能。如雪这样的姑娘,莫说是我们寨子珍贵的蛊女,就算不是,她也不愁找个好男人的,怎么偏偏她和她姑奶奶要遇见你们师徒?”

    我无话可说,只是低下了头。

    六姐却没有走开,而是问我:“你是真的爱如雪?你的选择是不是和你师父不一样?”

    我喉咙发紧,这样的问题我根本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早在几天前,我心里就有了选择,剩下的只是如雪的选择,但我还是抬起头来看着六姐说到:“无论什么选择,都不妨碍我爱如雪的。就算快乐一天,也是快乐,不是吗?”

    六姐望着我,忽然叹息了一声,开口想说点什么,终究还是没说的走了。

    快乐一天是快乐,可剩下的很多,很多天是什么?思念吗?我不敢想。

    六姐永远是那么礼貌而周到,让我们师门四人舒舒服服的吃,舒舒服服的休息,只是对于我和师父,她始终不能掩饰她的‘愤怒’,所以显得疏离的多。

    她告诉我们,寨子里来接我们的人很快就会到,让我们安心的在昆明呆几天。

    这几天,慧大爷处理完一些事,也会带着慧根儿来和我们汇合,这倒是说好的。

    可我怎么安心的了?我心里记挂着如雪,恨不得马上就能飞去月堰苗寨,就算知道快乐只是短暂的,相见也许也是短暂,可谁又能拒绝和爱的人快乐和相见的诱惑?

    在我们在这里呆了两天之后,慧大爷带着慧根儿来了,其实他要处理的事情,不过是带着慧根儿去渐渐阔别已久的父母,等到慧根儿暑期完了之后,他还是要送慧根儿回北京去读书的。

    我有一个发现,总觉得慧大爷好像很是珍惜和慧根儿在一起的每一天。

    只是在以后的以后,我才知道,我一直都是发觉得了别人的事,发觉不了自己的事。

    在第四天的时候,寨子里来接我们的人到了,这一次不是饭团组合来了,而是来了另外一个姑娘。

    这个姑娘是一个典型的苗女,全身上下都充满了火辣辣的热情,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连眼神都是那么的火热奔放又充满了不羁。

    “我的汉名叫曹艾琳,你们叫我艾琳就好。我是特地来看看陈承一是谁的?”这姑娘一进门就大声的宣布。

    艾琳?一个苗女怎么取一个那么‘洋人’的名字?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而第二个念头就是,她为什么要单独来看看我?

    而六姐已经冲上去,和艾琳热切的拥抱在了一起,没人告诉我为什么?

    还好承心哥对事情有点儿了解,他在我耳边说到:“承一,你完了,这个姑娘是如雪最好的朋友,也是脾气最火爆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