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章 疯狂的组织
  • 第六章 疯狂的组织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师父在这一天一大早,就和慧大爷去看元懿了,他也告诉我,既然他回来了,元希他是要带一段日子的,我当初仓促的决定,师父并没有评论对错,他只是说:“事情既然已经做了,那么事后的因果坦然去承担就好了。至于是对是错,那只是在事情发生之前需要思考的问题。”

        我没有跟随师父他们去看元懿,而是睁着一夜未眠,充满血丝的眼睛继续思考着我该如何选择,原来我和如雪在一起所需要做的选择真的是如此艰难。

        “当年我和凌青也有一段感情,你知道其实道家人是不忌婚娶的,当然蛊女也不会忌讳嫁人,那在你看来,我们是不是该在一起?凌青该不该是你的师娘?”

        “为什么没在一起?因为我做出了选择,她也做出了选择,这就是我们俩没在一起的原因。你是我的徒弟,我却没想到我们师徒之间羁绊深到了如此的程度,连你要走的感情路也和我一样。”

        师父的话反复在盘旋在我脑海,我从床上一跃而起,用冷水冲了一下脑袋,望着镜中眼睛红彤彤的自己,我终于下了一个决定。

        剩下的只是看如雪怎么决定,如果她是真的喜欢我。

        想着心中的决定,我望着镜中的自己苦涩的笑了一下,原来人生的过程真的不是在不停的拥有什么,而是要不停的舍去什么,直到最后连生命都要舍去。

        而中间要学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在舍去的过程中,你要学会放下和面对。

        所以,看透的,都超脱了,看不透的,继续轮回。

        神仙逍遥,原来也只是一次次舍去,最终成了一颗金刚不坏之心。

        道理简单,可我,能舍去吗?

        ——————————————分割线————————————————

        在两天以后,我再次离开了北京,难过的是我的家人,原以为的相聚总是那么短暂,儿子(弟弟)总是那么漂泊,而他要面对的事情,自己帮不上忙,甚至一无所知。

        我一手揽着爸爸,一手拥抱着妈妈,歉意的望着姐姐,我尽量轻松的说到:“从我小时候到选择,我以为你们都习惯这样了。别难过啊,说不定啥时候,我又忽然出现了。再说,师父不也说了吗?再过些年,我还是可以经常见见父母家人的。”

        我不知道我的安慰有没有作用,可是有没有作用,我都只能背上行囊继续出发。

        相比于以前一次次的分别,到了这一次我已经没有了眼泪,成熟淡定了许多,只是在车窗上看着家人逐渐模糊的身影,心里的哀伤却莫名的重了一层。

        师父坐在我旁边,看着这一幕,他忽然说到:“三娃儿,师父唯一比你幸福的地方在于师父是个孤儿。其它的苦是一样的。”

        在当时,这句话的深意,我并没有去思考,在后来,我才真的知道,那苦是一样的,师父和我比起来,不见得就是那洒脱的人。

        我们同样都是性情中人。

        这一次的行动,不是我们私人的行动,就和老村长那一次的行动一样,背后有着相关部门的影子,甚至这一次的行动更加的‘盛大’,因为会排出一只上百人的真正部队,配合我们的行动。

        但这部队在前期并不会出现,这是考虑到很多方面的问题,只有在我们行动顺利以后,他们才会出现配合工作。

        至于黑岩苗寨悄悄的放在国家里的‘炸弹’,师父告诉我,经过了长年的研究,很多的人努力,找了一个有很大可能的解决办法,必须冒险一试。

        而且这一次,随行的人员也有了很大的增加,我们这一脉除了我和师父,陈师叔还有承心哥也参加到了行动里来,另外,部门的随行人员也有二十几人。

        师父告诉我,这二十几人中有二十个人都是我们道家的人,剩下几人传承的是巫术。

        他们会先去湘西那个小镇,做一些准备,而我们这一脉要去的是月堰苗寨,找到几个大巫配合行动。

        行动的日子定在这一年的冬天,因为要做很多准备工作,而且也必须是冬天。

        师父说了,在冬天,黑岩苗寨的虫子会比较好对付。

        他还告诉我:“从现在到冬天,你有半年的时间。”

        我知道这个半年的时间是指的我和如雪,呵,我们有半年的时间。

        在车上,师父也按照他的承诺,给我讲述了一些事情。

        “还记得饿鬼墓吗?你曾经拣到了一块奇怪的玉?”师父是这样给我提起整个事情的。

        我怎么可能忘记饿鬼墓?而那块玉我也还记得,上面有一个奇怪的笑脸,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那奇怪的笑脸。

        面对师父的问题,我点点头,虽然我不知道整件事情怎么牵扯到了饿鬼墓。

        “和黑岩苗寨合作的那个组织的标记就是那个笑脸,所以说那个组织也是修建饿鬼墓的组织。”师父淡淡的说到。

        我很吃惊:“修建饿鬼墓?我从小就在那一片儿长大,师父你也在那里,那么大的工程怎么可能悄悄的进行?只能说明,饿鬼墓存在很久了,难道那个组织?”

        “你的判断没有错,那个组织在清初就存在了,他们的存在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成神成仙!或者说,是追求永生。他们没有道德上的约束,他们有着很多背后势力和资金的支持,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不要说追求永生的人,就算是想多活个一二十年的人也大有人在。而最怕死的人往往是有钱有势的人。”师父这样对我解释到。

        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肖承乾,他就是这样的疯子,他的确没有任何的约束,在他眼里,也只有那个目的最重要。

        师父拉开了车窗,点起了一杆旱烟抽了一口,继续对我说到:“其实那个组织,在我年轻的时候就有耳闻,但我觉得他们离我的生活很远,甚至我都不能肯定他们是不是还存在着,直到发现了饿鬼墓,我才确定他们的存在,也才直到原来那个看起来邪里邪气的笑脸就是那个组织的标志。或许是这些年他们已经成势了,所以活动才猖獗了起来,或许”师父咬着旱烟杆子不说话了。

        还有个或许是什么?师父紧皱着眉头,始终没有对我说出口。

        反而是叹息了一声,师父说到:“说起来,也是我害了杨晟。当初如果不是我让他去联系调查组织,查一些饿鬼墓的事情,他也不会和那个组织联系上。杨晟他始终不明白,疯狂的想法最终得到的只是疯狂的毁灭,从来不会是正道。否则,永生的诱惑,会诱惑整个世界。为什么没有诱惑到整个世界?是因为在高层人士中,清醒的还是大多数,而普通人还是过着普通的生活,不必去烦恼这个问题。”

        我沉默,是啊,就以这个组织的行径,根本就是毁灭式的,不计较任何的后果。如果这样的放任他们,赌上一个世界被他们毁灭去换一个或许有的永生,大多数高层是绝对不愿意看见的。

        没有人能去承担这个罪名!就算这样的永生是肯定的,也很少人敢去承担这样一个罪恶的永生,面对一个荒芜的世界!那不是永生,那是永远的折磨。

        晟哥为什么如此执着?

        “黑岩苗寨有什么?你是知道的,从我发现那个组织开始,我就知道黑岩苗寨他们一定不会放过,只是没想到来得那么快。”师父咬着烟杆继续对我说到。

        黑岩苗寨那逆天的虫子我当然知道,那可能已经很接近所谓永生的概念了,但是我想起了那根连接人与虫子的管子,心里就一阵发冷。

        可我也想起了一个更严峻的问题,我忍不住问了出来:“师父,那个组织和我们这一脉有什么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