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零六章 生命与生命之重
  • 第一百零六章 生命与生命之重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面对凌如雪的坚定,我心里大急,可是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得动也不动的任由凌如雪有些吃力的把我扶到石床旁边去靠着,看着她吩咐慧根儿把我扶着。

        原本石床下有着很多的虫卵和血线蛾,很神奇的是,在高宁抱着那颗诡异的虫卵离开后,全部都死掉了,也呈现一种怪异的灰白色。

        我不知道我怎么还有心情看这些,总是觉得看着眼前的女子,忽然有一种生死与共的安心,甚至在想,和她一起死了又如何,只要让慧根儿活着,我也就没什么遗憾的了。

        所以,在这种安心下,我还有心情看一看虫卵。

        是的,我怕死,可是和普通人比起来要好得多,毕竟神神鬼鬼的事情看多了,对自身的生死总是要淡然一些的。

        我静静的看着凌如雪解开她的头带,解开她的腰带,把两根绳子连在一起,然后吩咐着慧根儿帮忙,一起把我吃力的扶起来,最后用绳子把我结结实实的绑在了她的背上。

        我一个大男人,此时竟然被一个女人背在了背上,我忽然就有一种感动到想哭的感觉,要知道,每一个男人这一生中,总会趴在一个女人的背上,也是这样被系着,可那个人只可能是自己的母亲。

        没想到,有一天,我陈承一会再次被一个女人背起来。

        我的个子比她大太多,所以,我的脚被她仔细的蜷起来,绑在了她的腰间。

        在她背着我站起来的那一刻,我感觉到这个女人的身体都在颤抖,可下一刻,她就稳稳的站住了,然后对我说到:“陈承一,你一定要撑住。”

        我的泪水无声的流下来,面对这样坚持着不愿放弃我的如雪,我有什么理由不撑住?

        “慧根儿,你先进去。”如雪带着喘息吩咐到,慧根儿此时非常听话的钻进了洞里,而如雪就这样背着我,也一步一步走到了那个洞口。

        洞口离地大概有半米多高的样子,如雪非常吃力的也跟着钻进了洞里,一进洞里,我们才看见,这个洞是一个斜斜的,向上的洞,那高度和斜度根本不能让人站着走,只是爬着出去。

        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个洞里,莫名其妙的堆满了人骨,和一些动物的骨头,爬在里面的感觉一定非常难受。

        这个洞总共也就十几米的样子,于山腹来说,够深。于人来说,距离却不算长,十几米外就是明亮的洞口,此刻在我们眼里,犹如天堂一般,身后则是地狱,我们能跨越这个距离吗?

        高宁在我们艰难挣扎的时候,早已爬出了这个洞口,不知去向,我们成功的成为了他计划里的垫脚石,他达到了他的目的,还有什么理由管我们的死活。

        慧根儿趴在洞中,回身伸出手来,想拉凌如雪一把,却被凌如雪拒绝了,她说到:“你先出去,三个人在洞里挣扎反而慢些。”

        她和我的想法是如此的一致,慧根儿还是个孩子,无论如何,要先保住他。

        慧根儿是个懂事的孩子,无论他能不能理解我们此刻的想法,可他明白不能添乱,所以我看着这小子眼泪汪汪的看了我们一眼,就开始向前爬去。

        如雪也开始艰难的爬动了,她的重量加在我的重量,她的生命加上我的生命,如此沉重的爬动着,每一寸都是如此艰难。

        我说不上此刻什么心情,心疼,担心,安然,生死与共的决绝,都在虚弱的强势下,一点都表达不出来,只能木然的任由如雪驮着我这样前行。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蛇灵完蛋了,我的心中大急,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那股心火憋在心里,梗在喉头,竟然让我在一急之下,吐出了一口血。

        血喷在了如雪的肩膀上,她感觉到了,也看见了,因为鲜红的血喷在雪白的衣服是那么的刺目,她没回头,用一如既往平静却坚定的声音对我说到:“你不会死的。”

        我不知道怎么回应她,如果我没记错,这是这个女人第二次背负我的生命了。如果可以,我多希望,此刻是我背负着她的生命,在艰难中前行,我不会像她如此平静,我只是会对她说一句,如雪,放心,我死也不会放开你。

        嘈杂的人声在虫室中响起,接着怒吼和惊呼声不断,想必虫室中如此‘凄惨’的一幕,已经让这些苗人们疯狂了吧。

        慧根儿在这个时候,已经爬出了洞口,蹲在洞口,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可怜兮兮的望着我们,显得无助又不能承受我们出任何事的样子。

        我们没有催促慧根儿快走,如果我和如雪真的逃不掉,我会选择用身体堵住这个洞口,为慧根儿争取逃命的时间吧。

        我听见了人声,相信如雪也听见了,这个洞口是如此的明显,我相信那些苗人在下一刻就会看见。

        果然,在洞口的那一头,已经响起了喝呼声,马上就要有人追上来了。

        如雪停了下来,我看不见她的表情,可是我听见她低低的在重复一句我听不懂的话,通过她身体的颤抖,我感觉到她在做一件很吃力的事。

        在下一刻,一只奇怪的虫子竟然从如雪的嘴里飞了出来,那是一只洁白的虫子,全身肉呼呼的,像一只蚕,可是比起蚕,它更洁白,还有一层薄薄的,却显得异样坚硬的壳子。

        另外,它有一对翅膀。

        这条虫子,让我想起了补周那条五颜六色的蛊,莫非这也是金蚕蛊的一种?

        但无论这只虫子是什么,可我都知道,这虫子是如雪的本命蛊了,只有本命蛊才会与主人同生,也才会从主人的嘴里钻出来,不会蛊,不懂蛊的人也许无法想象,可见识过的人,却知道这很平常,但也很不平常!

        放出本命蛊,那就是准备拼命了。

        那只虫子从如雪的口中飞出以后,在如雪的头上亲热的盘旋起来,如雪轻声说到:“我的金蚕蛊是最厉害的一种金蚕蛊,恶魔虫死了,其它的蛊虫,包括灵都休想轻易克制它。它会为我们争取时间的,你安心的撑住把。”

        我哪里是不安心生死?我是不安心你曾经说过的,本命蛊一旦死掉,主人也有很严重的后果,可我依然没有力气说话。

        面对飞舞的本命蛊,如雪轻声的,带着一种不舍又悲伤的感情,说了一声:“去吧。”然后就不再回头的,继续背负着我前行了,仿佛在时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只是要到达那个洞口。

        本命蛊早就和主人共生,就算用最复杂的意念控蛊,也不会有吃力的感觉,而且在正常的情况下,它会完美的执行主人的命令,哪怕哪怕是去死。

        也许如雪很多次都想动用本命蛊了,但有那恶魔之虫的压制,她还是理智的没有冲动,如今没有了虫王的压制,她毫不犹豫的动用了本命蛊。

        她,根本没有考虑过自己。

        蛊虫忠实的执行着如雪的命令,一个盘旋,然后飞了下去,只是过了几秒,我就听见了洞口有人开始惨嚎起来,然后听见波切老头儿惊怒交加的怒喝,还有补周恨恨的声音:“这是她的本命蛊,你们不要伤到。”

        “放出蛊虫,马上杀了这只蛊。”回应补周的是波切老头儿愤怒的声音。

        可是,如雪至始至终没有回头,只是背负着我向上爬着,我相信如雪的本命蛊很厉害,可是我知道这只虫子到如今也只是起到拖延的作用。

        随着如雪的向上爬,那些嘈杂的声音我渐渐的听不清楚了,洞口就在我们眼前了,我听到她大声的喘息,我看见她已经翻起来,泛出血痕的手指。

        终于到了洞口,看着我们爬出来了,慧根儿忽然就咧嘴开始傻笑,他伸出了手,这一次如雪没有拒绝。

        但也就在这一刻,一口鲜血从如雪的口中喷出,是本命蛊出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