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一百零四章 最后时刻
  • 第一百零四章 最后时刻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高宁回到虫室以后,先是紧张的盯了一眼母虫,然后才对我说到:“那波切是一定有办法驱除蛇灵的,在不伤害到虫卵的情况下。大不了就是费些手脚罢了,所以那些虫卵也拖延不了多久,最多二十分钟。”

        我恢复了一些气力,已经可以站起来了,我无所谓的笑了一声,然后走到高宁的面前说到:“所以,你要做什么,就尽快做吧。”

        我刚说完这话,在我和高宁身边的母虫忽然挣扎了一下,很是吃力的样子,这一动吸引了我的注意,我绕着母虫仔细观察了一下,忽然发现这母虫原来在吃力的产卵,那个卵呈诡异的紫色,此时已经露出了一小半的样子。

        看到这里,我的心底生出一丝疑惑,难道高宁要为当个接生婆,为母虫接生?这个想法当然很无稽,我猜想高宁一定有更大的目的。

        果然,母虫的挣扎引起了高宁的紧张,他皱了皱眉头,对我说到:“我的计划需要你,第一是因为需要道家的引雷术,第二就是为了这母虫的进化。我高宁自问不是什么大恶之人,也不是想害你陈承一的命,所以在这之前,我也做了一些努力,但是从现在的情形来看,是不行的。我直说吧,我需要你的精血。”

        这母虫不是在产卵,是在进化?我一下子也皱紧了眉头!这样邪恶的虫子,高宁竟然还要让它进化,高宁的目的何在?

        需要精血?想到这里,我苦笑了一声,原来高宁和黑岩苗寨这些人的目的没什么不同。我他妈是唐僧吗?个个都想要我的血肉?

        我紧皱着眉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个人已经走到了我的身前,用异常坚定的语气对高宁说到:“不行,我绝对不同意。精血对于一个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你不知道吗?你原来千辛万苦的把陈承一带来这里,也是为了害死他?”

        面对凌如雪,高宁苦笑了一声,用一种罕有的真诚语气对凌如雪说到:“我知道你在我身上下了蛊,看是我无所谓,真的。而且,你要相信,我绝对有办法暂时压制这个蛊虫!姑娘,我不管你怎么想,我要说的是,我精心谋划了几十年的计划,可不能因此功亏一篑,我要陈承一的精血,但不会害他的命,只需要一点点就可以。你以为我刚才在虫子身上洒的是什么?”

        说话间,高宁弯腰从地上拣起一件儿东西,是一个碎片,这个碎片是用来盛那个血腥味十足的东西的碎片,那老妖怪也曾嚷过里面装的是精血。

        然后高宁把碎片递到凌如雪的跟前,说到:“你身为蛊苗,不可能不认识这东西,你仔细看看吧。”

        凌如雪皱着眉头,仔细的闻了闻碎片上残余的液体,然后又沾了一点儿在手上,搓开之后,又仔细闻了闻,然后说到:“是人的精血,加入了一点儿苗寨特有的药物,保存下来的精血。可这又如何?”

        高宁说到:“这些精血是我这几年以来精心收集的,我承认我是一个杀人犯,不过在这个寨子,杀人与不杀人也不是多大一件事。我高宁是一个自私的人,我也只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不想与天下为敌,也没那个野心,我杀的也是该杀之人。多的我不想说了,只想说,以前我没有成功的把陈承一骗进寨子,所以只能收集一些代替的精血,不过效果不是那么好。”说话间,高宁竟然满含感情的摸了摸虫子那狰狞的脑袋,像是给虫子鼓劲一般。

        这样做了之后,他才说到:“效果不好,不是没有效果。所以,我只需要再一点点陈承一的精血,我就可以彻底的实现我谋划了几十年的事情,真的,就只要一点点。”

        说到最后,高宁的目光中已经闪烁着一股疯狂的神色,他盯着凌如雪,几乎是情不自禁的抓着凌如雪的双肩说到:“你不明白我的计划,虽然我只是为我自己,但说不定就是带领人类走向一个新世纪的伟人。你不能阻碍这个计划,知道吗?你不能阻碍!”

        看到这里,我忍不住了,一把拉过凌如雪到我的身后,然后大声对高宁说到:“好了,不就是一点精血吗?我给你就是,但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非得我的精血不可,有什么不同吗?”

        高宁忽然就笑了,说到:“你难道不知道你与人有什么不同吗?你那强大的灵觉都让你脑后生了个胎记,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不然你以为你小小年纪就能动用下茅之术?你去问问你师父,他是累积了多少年的功力,吃了多少药丸,才能使用下茅之术的?别拿现在和以前比,以前的天才地宝可比现在多多了,就算如此,你师父在这方面拍马也赶不上你,你明白没有?”

        明白什么?我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师父只是提及过我学习一些术法会特别轻松,而这三年我也验证了这件事,有了一张非常秘密的底牌,可这证明了什么,需要我明白什么?

        高宁干脆很直接的对我说到:“你的灵觉强大,也就是灵性强大,你的精血中包含了灵性,灵性是这世界上越来越稀少的东西了,因为人们仿佛越活越蠢,很多人已经蒙蔽了灵性,这灵性之血已经越来越难找了。可这虫子的进化”

        说到这里,高宁的眼中又闪现出了疯狂,取出了骨刀,挥舞着,对我狂喊到:“快点,时间已经不多了,让我取一些精血。”

        可这虫子的进化,偏偏需要灵性之血,不是吗?高宁没说完的话,在我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现在这个情况我们已经没得选择,除非我们和高宁拼命。

        就算以我们三个现在的状态,能拼得赢高宁,但外面那群虎视眈眈的人呢?药丸只有一颗,我一点都不抱希望,我凭借一个药丸,能拼赢这里所有的人。

        望着如雪和慧根儿,我的心反而坦然了,对着他们微微一笑之后,我说到:“你取血吧。”

        凌如雪忽然挡在我身前,只是对我摇头,而慧根儿则对高宁说到:“不能取额的血吗?”

        高宁用一种可惜的眼神看着慧根儿,说到:“你也是一个灵性十足的小子啊,可惜的是,道佛终不同,佛家的血与那个地方的虫子可没什么关系,呵呵,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我隐隐觉得这和我师祖有一定的联系,但高宁应该不会告诉我的,我轻轻的把凌如雪拉到我背后,对她说到:“不要这样,我相信我死不了的,只要死不了,什么都可以再来。而且,这里是三个人的命,再退一步,就算你和我不要命了,慧根儿还小。”

        凌如雪动了动嘴唇,终究没有说话,倒是慧根儿这小家伙很义气的说到:“额也可以不要命。”

        我只是呵呵笑了一声,摸了摸慧根儿的圆脑袋,没有说话。

        在取血之前,我问了高宁一个问题,那是我一直想问的:“高宁,你为什么知道我们那么多情况,你凭什么知道的,你很早之前的那套说辞,是对我说谎了吧?”

        高宁听闻我这个问题,眼中竟然出现一丝罕有的畏惧,但过后,疯狂又重新浮现在他脸上,他大声吼到:“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知道了对你半分好处也没有。你只需要知道,老子是孤注一掷就行了,老子天不怕,地不怕,得罪的神仙再多也就那么一回事儿了。”

        我不懂高宁话里的意思,就在我凝神思考的时候,高宁的那把骨刀一挥,已经到了我的眉心,下一刻,他开始念动起了咒语

        他首先取的是我眉心的精血,如他所愿,一滴鲜红的精血流动到了他的骨刀上,而我的感觉很奇妙,流血是多普通的感觉,却不想流逝一滴精血的感觉,就像流逝了一段生命。

        高宁小心翼翼的呵护着那滴精血,让后把那滴精血滴在了虫子的眉心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