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九十九章 诡秘
  • 第九十九章 诡秘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终于,最后一道天雷被我指挥着落下,化为了无数的电火花盛开,然后湮灭,虫室中终于迎来了热闹以后的沉静。

        打斗声,呼喝声,惊叫声一切都已不在,连母虫也停止了鸣叫,安静的只剩下高宁一步一步的脚步声,和他激动的喘息声。

        我的力气像是被抽空,只是无力的望了一眼如雪,然后不由自主的重重跪在了地上,如雪面色苍白,只是咬着下嘴唇,颤抖着,努力的忍耐着,看来刚才的疼痛并没有随着母虫的安静而消逝

        接下来,接下来会是怎样,我根本不知道,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就趴在了地上,望着高宁,其实我也不知道望着他做什么,他现在就算要做什么,我也无力阻止。

        高宁看也不看我们一眼,只是保持着怪异的神情走向母虫,这个时候我还能看见他的侧脸,从他的侧脸,我看见了渴望。

        母虫仿佛很戒备高宁一般,随着高宁的一步步走进,它的翅膀张成了一个奇异的角度,两只类似人手臂的虫爪伸出,我怀疑我是不是产生了幻觉,我分明就看见它的虫抓长有三个分岔,看起来像三根指头。

        高宁就跟没有看见母虫的抗拒一般,继续的走进着,母虫的腹部开始剧烈的收缩,我不知道这只母虫要干嘛,却看见一个分外恐怖的场景,母虫连接着的那个老怪物忽然就睁开了双眼。

        他睁眼的一刹那,原本在我趴着的这个角度并不容易看见,但他的眼睛就像是有吸引力一般,偏偏就让我看见了,我一点都不否则,在那一瞬间,我的心陡然就收紧了,接着连呼吸我都无法控制,开始忍不住‘吭哧’‘吭哧’的喘息,我很紧张,也很害怕。

        因为那双眼睛的光彩不是正常人的光彩,有谁见过正常人的眼睛能烁烁闪光,带着紫芒?

        接下来,我们的命运是什么?我更没有底气了!我只是在狂骂高宁,他是疯子,绝对是个疯子,明明这母虫和老妖怪就如潘多拉的盒子一般邪恶,让人心惊胆颤,他却能狞笑着打开!

        当那老妖怪张开双眼以后,他的神情先是流露出了一丝疑惑,接下来,他一只光滑却枯瘦的手在第一时间就握住了那根与虫相连的吸管,然后用一种不容抗拒的声音对高宁说到:“停下来,然后自己了断吧。”

        接着,他的脑袋转了一个诡异的角度,然后望了我一眼,再望了凌如雪和慧根儿一眼,接着说了一句话:“不管你们是谁,也自我了断吧。”

        我趴在地上‘哼哼’的冷笑了两声,使出吃奶的力气一把拔出了颈后的金针,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那老怪物狂吼了一句:“放你妈的屁!”

        我道家之人,何时要为妖魔鬼怪折腰了?!你竟然敢要求我自我了断?

        “就是,放你娘的屁。”回应我的是慧根儿,同理,身为佛门之人也岂能为妖魔鬼怪折腰?

        面对我和慧根儿的嚣张,那老怪物哼了一声,手握那根吸管就要拔出来,于此同时,母虫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鸣声。

        这虫子真的很奇怪,一举一动,都能让人感觉它的情绪,哪怕是虫鸣声,也是这般,这一次的虫鸣声,除了痛苦的哀鸣,竟然还有一种无奈的愤怒。

        那老妖怪看样子像是要收拾我们,但无论如何,我是要和慧根儿,如雪在一起的。

        此时,除了慧根儿稍微有些力气,能勉强站立以外,我和如雪都分外的狼狈,我咬着牙,几乎是以蠕动的速度爬向慧根儿和如雪,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儿,我都要挡在他们身前,我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的爬动,而另外一只手,已经悄悄伸进了包里,那里有一颗药丸

        也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了一阵嚣张的狂笑声,是高宁的声音,然后我听见他喊到:“你没有机会拔出那根管子了”

        我回头一看,高宁此时已经走到了母虫跟前,而母虫全身后退,做出了一副哺乳动物才会有的后退,然后准备前扑的姿势,非常怪异。

        因为虫子怎么会有这种动作?

        可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母虫只是虚张声势,它仿佛有极大的负担一样,我觉得它好像不太能反抗的样子。

        这种虫子难道在隐忍什么吗?

        但现在根本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我抬头一看,是如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由慧根儿扶持着,半爬半挪的到了我的跟前。

        我苦笑了一声,这一路跑来,我们三人竟然狼狈成了这个样子,如雪在慧根儿的帮助下,吃力的把我扶了起来,我半靠在如雪的膝头,慧根儿倚在如雪的旁边,一时间三人竟然有了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

        可在这时,我们三人仿佛成了无足轻重的配角,主角是高宁和那个老妖怪。

        面对高宁威胁一般的语言,那老妖怪发出了不屑的哼声,然后开始念动奇怪的咒语,并且手上用力的开始拔动吸管,他的表情很是愤怒,那种愤怒很深,如同刻骨铭心。

        我想这应该并不是单纯的因为高宁的挑衅,说不定有其它的原因,但具体我根本猜不出来。

        随着那个老怪物念动咒语,那只母虫也开始挣扎嘶鸣起来,甚至翅膀也开始不停的煽动,特别是那根吸管样的东西,在不停收缩,仿佛是要配合那个老怪物抽出吸管。

        小小的虫室,那么大的虫子在挣扎,动静非常的大,‘轰隆,轰隆’的声音不绝于耳,我忽然有些担心,难道黑岩苗寨的人真以为我们进了虫室,就万事大吉,然后对于虫室里的一切就熟视无睹了吗?

        我一边抓紧时间恢复着,一边思考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趁这时,一片混乱的时候,我已经悄悄的塞了一颗药丸在嘴里,也给慧根儿塞了一根。

        那是珍贵的养神静心的药丸,我第一次吃它,就师父忽然给我塞进嘴里的,想起来已经好久了,那是我第一次遇见蛇灵的时候吧

        如今的情况比遇见蛇灵时,危险了一百倍,可是那个为我塞药在嘴里的人却已不在身边。

        我们就这样在两方争斗的缝隙中,抓紧着时间恢复,而在那边,高宁已经彻底的神经了,他竟然伸出一只手,有些‘深情’的摸过了母虫的一只虫抓,然后柔声的安慰到:“小乖乖,别闹,你很快就会得到解脱!”

        然后他也是同样愤怒的看了那个老妖怪一眼,愤怒的大喝到:“你竟然还用秘术通知他人,但你没机会了!”

        什么没机会了?虽然这一切都在我眼前上演,可是我根本这一切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特别是高宁对母虫如此深情,可我看那虫子根本不领高宁的情,反而有一种特别的烦躁与狂躁,而且还有一种不屑的鄙视。

        他妈的,在老子面前上演人虫情深,苦恋不得,虫子拒绝了人类一番深情的戏码吗?我忽然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但高宁不可能知道我的内心的想法,他此刻像个疯子一半的,掏出一个又一个的小瓷罐子,然后极快的打开,全部泼洒在了虫子的身上。

        那罐子里装的全部是鲜红色的液体,当第一个罐子被打开的时候,整个虫室就充斥着一股强烈刺鼻的血腥味,闻之欲呕,可是高宁根本不在乎,只是一罐一罐的朝着虫子身上喷洒着那血红色的液体。

        那液体到了虫子身上以后,竟然诡异的浸入了虫子的身体,虫子身上的紫色越发的明亮了!

        而高宁的动作,仿佛刺激到了老怪物,他的眼神中流露了出惊恐与愤怒两种情绪,可他嘴上却并没有示弱,只是狂喝到:“你死定了,你绝对要付出代价,我要拿你活祭,用最残忍的办法活祭给最可怕的魔鬼!”

        高宁手上的动作不停,面对老妖怪的疯狂叫嚣,他只是爆了一句粗口:“献你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