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九十四章 秘术与遏制
  • 第九十四章 秘术与遏制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不论我杂乱的思维想到的是什么,可我已经无退路,我喜欢的女人,我疼爱的弟弟,现在都在我的身边,我不可能伟大到因为大义,就把他们的生命献上,我做不到。

        这就是凡人和高人的区别?也许是吧!

        我愿意用生命补救因我的自私所带来的后果,就是不能在现在放弃他们的生命。但愿,高宁不是所谓的枭雄,希望他的图谋再大,都是自己的一点儿私利。

        想到这里,我手里香烟竟然被我夹断了,高宁在旁边看着我脸色不定,忽然说到:“世人都道神仙好,说不定我只是想做个神仙。做个神仙碍着谁的事儿了?你放心。”

        “呵呵。”我淡然的笑了笑,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听懂了点儿什么,终于了解高宁一点儿了。

        但这种感觉终究是难受的,如果是你做神仙,凡人如蝼蚁呢?那是不是有一天,你得飞升,我今天的所做的一切,就是不自知的手上沾满鲜血的助纣为虐?

        就在这时,一双柔软,带着淡淡的温暖的手,抓住了我因为各种复杂情绪而冰冷的手,凌如雪在我耳边说到:“退回去,我也是无所谓的。如若你今后会后悔,退回去又如何?”

        我的眼中莫名的泛过一点儿泪光,一下子握紧了那只手,我笑着对凌如雪说到:“不退,不管是什么后果,不退。以后就算有个天大的因果,我都担着。”

        “我陪着。”凌如雪这样说着,手在我的手里停留了几秒,然后忽然就抽了回去。

        这一次,我没有想要再握住,不管她在想些什么,我总是喜欢她的,如果是喜欢她的,又何必去做她不愿意的事情。

        上一刻,我不懂怎么来的慌乱与不心安,情绪一下子各种慌乱。这一刻,我却分外的坦然与通透。

        高宁仿佛也察觉到了我过了情绪犹豫这个坎儿,忽然对我冒了一句:“虫人怕的是雷电,或者说这种幼虫怕的是雷电,我要你灭了虫人。至于母虫,就不用你来操心!而那老怪物,我们只需要牵制住他一会儿就可以了。不管用什么办法!”

        我此刻已经平静,望着高宁,问到:“引雷?你如何知道我能引雷?这种术法要求颇高,万一我不会呢?再说,我现在连功力都凝聚不起来。”

        高宁有些胡乱的摆了摆手,说到:“你别问我为何知道,我今天一举,也是把自己逼到了绝路,你不知道我为此付出了什么,得到这点儿情报又算什么?至于你的功力凝聚不起来,我有办法,到了如今,你可愿一试?”

        我都懒得问后果是什么了,摸着慧根儿的圆脑袋,说到:“你一路牵着我的鼻子走,知道我放不下这俩个人的命,也知道补周逼得我必须带着凌如雪走吧。我还能怎么拒绝?来吧。”

        高宁摸摸鼻子,似是无奈的说到:“你,补周,和凌如雪,实在是意外,不在我的算计之内。当是老天帮我吧!其实呢我也只是个普通人,可是谁也别小看普通人的执着,会放出很大的光和热的。”

        说完这句话,高宁的神色有些恶狠狠的,目光带着让人觉得心惊的执着。

        ﹡﹡﹡﹡﹡﹡﹡﹡﹡﹡决战前的分割线﹡﹡﹡﹡﹡﹡﹡﹡﹡

        我的身上此刻被扎了十二根奇怪的骨针,这骨针坚硬无比,却是中空的。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动物的骨头,更不知道这中空的骨针里所装的冰冷液体是什么?

        我只知道,每一根骨针扎在我身上的时候,那感觉有些疼,比中医针灸所用的针疼很多。我只知道,骨针扎进来之后,高宁拨弄一下骨针,我被骨针所扎的地方就会感觉到一凉,然后一股液体就会流进所扎的地方。

        那液体进入身体的时候是冰凉,可当它进入人体循环的时候,带来却是炙热,一阵阵的炙热,这种炙热不是具体的物理感觉,只是一种心理上的错觉。

        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兴奋,感觉自己强大到一圈能打死一头牛,我豪情万丈,不可抑制的狂躁。

        “这是一种古老的兴奋剂,作用是人的灵魂,刺激灵魂力!副作用是,一旦药效过后,你会虚弱无比,不是身体虚弱,而是灵魂虚弱,每一天需要大量的睡眠,足足要一个星期才会好。”高宁在旁给我解释到。

        与其说给我解释,不如说是给旁边那个担心,所以冰冷的盯着他的凌如雪解释。

        当十二根针扎完,我全身都在颤抖,高宁拿出一包淡青色的粉末让我吞下:“太过兴奋,会把人刺激到失去理智,这包药粉是好东西,凝神而集中思维,你吞下之后,不会因为这种兴奋剂而发疯,狂躁。”

        我毫不犹豫的吞下药粉,因为那兴奋剂的作用,我都已经狂躁到忍不住冲进去找母虫单挑了,我正好是需要这药粉。

        “再等一刻钟,你完全吸收了以后,我们就可以进去了。”高宁如此说到。

        而凌如雪却在此时,忽然手一扬,我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就听见高宁愤怒的对凌如雪嘶吼到:“你对我做了什么?”

        凌如雪说到:“你懂的太多,好像也很厉害。可是无论你怎么故作神秘,我不会让你就这样轻易的牵着陈承一的鼻子走。刚才只是弹了一颗虫卵进你的肚子,至少现在对你没有任何影响的,我们平安逃出去之后,我会给你解蛊。但陈承一出了任何你所说之外的后果,你就算成了神仙,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杀了你,如果我不行,就下一任蛊女,下一任不行,就再下一任。我希望你自知。”

        凌如雪说这些话的时候,神色依旧平静,只是目光里的认真,让任何人都不敢去赌她做不到。

        高宁松了一口气,苦笑到:“凌如雪,都如此了,你怎么敢说你不喜欢陈承一?好吧,我认了,因为我没有撒谎,也不用怕什么。”

        凌如雪无视掉了高宁的第一句话,直接说到:“你应该是修了巫术,不然不会敏感到我弹了一颗蛊卵进去,你都能感应。”

        “那又如何?再厉害的蛊苗在中了对方的蛊以后,都是件很麻烦的事,特别是蛊卵,它没成长,没发作之前,你永远不知道是什么蛊,该如何拔蛊。可发作的时候,又晚了点儿,不是?何况,我还不是蛊苗,只是一个大巫。”高宁感慨了一句之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到:“你比她厚道,她比你聪明。”

        我闭着眼睛,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大战在即,我如果还在想,我和凌如雪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显得太扯淡了,可是

        算了,我只是静静的坐着,等着身上所施的秘术发挥作用。

        我的心里越来越炙热,仿佛力量到了一股顶点,而我的脑子却没有刚才那种狂躁,清明无比。

        高宁的药粉果然有很大的效果,不然我就会变成一个笑话了,不是孙悟空,却想打上南天门!

        这狗日的兴奋剂,怎么就那么厉害?

        其实,我心里知道,这兴奋剂一点儿都不神秘,就像任何毒品,都是作用于灵魂的,但不同的是,这种古老的兴奋剂兴奋效果更大,成瘾性却很小。

        但因为珍贵稀少,所以不能大范围的传播,也不能去拯救在毒海沉沦的人们,高宁拿出这个的时候,我没有抗拒的原因,是因为道家也有这样的丹石,其中一颗就在我的背包里好好的躺着。

        那是我暂时不想掀开的底牌,是为了遏制高宁,却不想如雪比我出手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