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九十一章 斗蛊
  • 第九十一章 斗蛊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那只来去如电的飞蛊,让对面的5人神色罕有的严肃了起来,在我看来,这样的虫子是可怕的,如果它还身藏剧毒的话,更是可怕,因为人的躲避速度根本比不上这只虫子的飞行速度。

        但这5人也只是脸色严肃了一些,但没见得多惊慌,下一刻,其中一人竟然扔出了一件儿物事,那件物事落地之后,我就听见了一声熟悉的鸣叫声,这声音我太熟悉不过了,因为小时候在乡下,几乎夜夜都能听见它们鸣叫。

        趴在地上的,是一只癞蛤蟆。

        这只癞蛤蟆不过拳头大小,身上的花纹很神奇,五条五条的拧巴在一起,看起来色彩很丰富的样子,已经脱离了癞蛤蟆灰黑灰黑的低级趣味,是只蛤蟆中的贵族。

        要不是它身上坑坑包包的疙瘩,我会以为它已经升级到了蛙类的层次。

        这啰嗦五人组放出癞蛤蟆以后,其中两人开始闭上眼睛,嘴中念念有词,一副很吃力的样子,而另外三人则开始了‘深情’的解说:“我看你怎么办?我这蛤蟆蛊专克一切飞蛊。”

        “什么虫子能逃得过蛤蟆?哈哈哈不然田地里的庄稼早被害虫吃光了。”

        “这蛤蟆蛊的蛊祖可有百年历史,这已经是很多代的子孙了,厉害无比。而且,我们用意念控蛊,那可是灵活的很啊。”

        嗯,那个年代没有樱桃小丸子,但我想,如果樱桃小丸子在场的话,面对这解说三人组,一定会做出那个经典的满头黑线的表情。

        虽然这几人给人的感觉有些扯淡,可是他们的蛊术的确不含糊,那只蛤蟆蛊闪亮登场以后,左蹦右跳的,一条长舌时不时的伸出,才速度,根本不是肉眼能捕捉的,在我看来,也只能看见那蛤蟆嘴巴一张一合,和解说三人组‘相映成趣’,只是非常偶然的时候,看见过一次它把舌头缩回去。

        许是天敌相克,从那只贵族蛤蟆出来以后,那飞虫就踌躇着不敢靠近那五人了,在凌如雪的催动下,勉强的靠近五人,也被那只蛤蟆逼得左右翻飞,好几次,差点被蛤蟆的一条长舌卷进了嘴里。

        “哈哈,如果这只飞蛊就是你的本名蛊,那么你们最好跟着我们走吧。”

        “就是,我们还有更厉害的家伙。”

        “真是的,就是这种小角色怎么要我们出手。”

        解说三人组得意之极,说话间颇多的威胁之意,高宁在一旁翻了一下白眼,小声说到:“白痴,要是我的话,肯定趁现在放出蛊虫压制敌人了。”

        凌如雪面对这些人威胁的话语,只是叹息了一声,从嘴上取下了那片不知名的叶子,手一翻收了回去,然后解开她的头巾,然后我看见了头巾之下,是如雪的盘发。

        这盘发编的精致,让原本就国色天香的如雪看起来更是女人味十足,我看了,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手也忍不住握紧了,难道如雪准备色诱啰嗦五人组?

        也就在这时,慧根儿哼哼唧唧的醒来了,不满的嘟囔到:“哥,你捏额屁股蛋儿干啥咧?”

        我脸一红,原本是我一直背着慧根儿的,刚才一紧张,手一紧,竟然捏到了这小子的屁股蛋儿,我都不知道,我只得故作严肃的说到:“没啥,怕你昏过头了,你继续昏着吧。”

        慧根儿乖巧的嗯了一声,竟然又趴在我背上睡了过去,看来召唤金刚法相确实让这孩子疲惫至极。

        那只飞蛊失去了如雪的指挥,下场就比较悲剧,终于是被那只大蛤蟆一下子卷进了嘴里,那只蛤蟆得意的鸣叫了几声,然后竟然朝我们这边蹦来。

        “这只蛤蟆有剧毒的,而且还会喷涂毒液。你们跟我们走吧”头巾哥得意洋洋的说话了。

        而如雪根本不理会啰嗦五人组,也不理会不靠谱的我和慧根儿,而是从头上拔下了一根钗子,一条乌黑光亮的大辫子就落了下来,摇晃不已!

        我第一次见到如雪的时候,就惊叹她的长发及腰,看起来风情万种,没想到编成辫子以后也那么好看,只是我眼尖的看见这条长长的辫子梢上绑着一把薄薄的,寒光四射小刀片。

        如雪向前迈出了一步,我只看家她头一甩,那条大辫子就跟鞭子似的挥舞了出去,那片寒光闪闪的刀片正巧划过了那只蛤蟆,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只蛤蟆竟然倒地,就一动不动了。

        辫子功?这是清朝时比较流行的一种功法,练到高深处,辫子如鞭子一般犀利,我没想到如雪也会这一手,只不过我很疑惑,这只蛤蟆的伤口明明就不深,为何这样就倒地不起了,看起来死翘翘了?

        这时,如雪已经收回了她的辫子,很帅的把鞭子咬在口中,我不能指望她给我解说什么,可是我有啰嗦五人组啊,果然,其中一人说到:“头发蛊,在药引的激发下,根根发丝都含有剧毒。”

        “配合辫子功使用,怪不得在清朝的时候头发蛊会那么兴盛。”

        “嗯,这头发蛊极难练成,这女的什么身份,竟然有头发蛊。”

        “我有听说,凌如雪,貌似是月堰苗寨的蛊女,可是白苗寨子的蛊女有什么可怕的?”

        他们竟然开始若无其事的讨论,可是手上却没有闲着,这一次五人各自拿出了一个布包,其中一人嚣张的说到:“有本事就敌过我们从小温养的本命蛊吧。”

        五人齐放本命蛊,看来这头发蛊已经深刻的刺激到了他们了,其实换我面对这诡异的头发蛊,也会这样如临大敌吧。

        本来鞭法就已经远距离的控场,和神鬼莫测的方向打击而闻名,如雪发梢有一把小刀,只要被那小刀划开一个小口子,再被剧毒的发丝扫过

        那结果,就参考地上那只贵族癞蛤蟆吧。

        面对五人拿出的布袋,高宁脸色变了一变,低声说到:“秘密部队的本命蛊,都是一种剧毒的飞蚁,本身就很坚硬,而且几乎什么东西都要吞噬,身上穿着一层防护衣也得被这些飞蚁给吞光了。一只或者没什么,但是一群的话”

        高宁分明就是在提醒凌如雪,而我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当秘密部队一起出手,一群铺天盖地的飞蚁,这样的东西已经可以划归于大规模的生物武器范畴了,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而且如雪对付得了这些飞蚁吗?

        要知道,成群的蚂蚁在昆虫中几乎没有天敌。

        如雪咬着辫子,一如既往的平静,从她的脸上看不到什么表情的变化,到是对面那五人已经扯开了那个黑色的小布袋,当小布袋一被扯开,一只只的蚂蚁就飞了出来。

        很快,就在这五人身前聚集成一朵小小的虫云,我粗略看了一下,每一朵虫云大概都有2,300只所谓的飞蚁,这些蚂蚁单独来看,个头已经算是很大的了。

        怕有人的半个小手指那么大,身上有着透明的翅膀,全身是红黑相间的花纹,那对相对于身形,巨大的有些夸张的口器,证明了高宁所说之话不假。

        我不懂本命蛊同一般的蛊有什么区别,但是这五人指挥这堆飞蚁显得毫不费力的样子,比起刚才指挥贵族蛤蟆轻松多了。

        那群飞蚁在五人的指挥下,开始散开,虽说每一个人的数目不多,但是五人的加起来,怕也有1000多只的样子,加上本身个头不小,这一散开朝着我们飞来,竟然有一种铺天盖地,我们根本无力逃跑的感觉。

        在这期间,凌如雪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抛了一个小竹筒给我们,说了一句:“快,把这个药粉洒满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