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九章 激斗犬灵
  • 第八十九章 激斗犬灵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没有理由不信任慧根儿,就如慧根儿一如既往的相信我,我恨恨的放开高宁,也不想理会他,只是带着如雪和慧根儿埋头继续奔跑。

        事已至此,该来的也躲不掉,我们不可能放弃。

        至于高宁,我们继续朝前,就是如了他的愿,他哪儿还能说什么?

        几乎是没有歇息的奔跑,这条上次我和高宁一路小跑用了四十分钟才跑到尽头的通道,我们四个人只用了半个小时不到,就跑到了尽头。

        后面几乎已经听不见苗人追赶的脚步声了,他们被我们远远的甩在了后面,是啊,他们只是追兵,只是被动的接受命令,哪里是像我们是在逃命,几乎是压榨了全部的潜力。

        通道的尽头,一阵犬吠声此起彼伏,我们站在离通道尽头有100米的地方,大口的喘息着,我第一次觉得犬灵是如此可恨的存在,尽然恪守在通道的尽头,这种成功在即的压力和失落,远比普通情况来的严重。

        “姐,额要喝水。”慧根儿喘息了一阵儿,忽然说到。

        凌如雪从背包里拿出水壶,递给了慧根儿,慧根儿一连喝了好几口水,喘了几大口气,然后忽然就取下了脖子上挂的佛珠,挺直了腰杆。

        我担心的望着慧根儿,凭他一人,能对付犬灵吗?我尝试着运行了一下功力,发现情况比刚才好一点儿,但依旧不能顺利聚集功力。

        这时,我仔细的体会过了,果然是一阵来自灵魂的虚弱,让我难以聚集功力。

        就在我脸色阴晴不定的思考时,忽然听见慧根儿闷哼了一声,我一下子担心的望着慧根儿,以为犬灵已经开始袭击他,却不想他一口舌尖血喷在了佛珠上,然后用手一抹,整窜佛珠都沾染上了他的舌尖血。

        咬舌头很疼的,我有些心疼的摸了摸慧根儿的圆脑袋,他却一把抹掉了嘴角残余的血,豪情万丈的对我说到:“佛珠打不死它,就加上额的血!师父说咧,我的血阳气灵气都很足,效果好得很咧。”

        我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算是鼓励慧根儿,心中却自责不已,陈承一啊陈承一,你怎么要沦落到要慧根儿来保护大家。

        同样,凌如雪的脸色也不好看,9只犬灵,交给慧根儿一个小孩子来对付,于心何忍。

        只有高宁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而且他还说了一句:“这小孩子不同寻常,背后有金刚罗汉的影子,比一般的高僧厉害太多。”

        我瞪了高宁一眼,我已经懒得追究高宁怎么还知道慧根儿的事,我只知道不管慧根儿是金刚罗汉也好,还是佛陀转世也好,他都只是小孩子,是我的弟弟。

        而慧根儿此时已经掐了一个奇怪的手诀,开始念起咒语,那个手诀我看着很陌生,却隐隐记得师父对我说过,慧觉这个老头根本没有门派之限,无论是大乘佛教,小乘佛教,或是藏传佛教等等对于他来说,都是追求佛家至理可以借鉴的路,我怀疑慧根儿用的是密宗的手诀,但也不确定。

        随着慧根儿的行咒,我仿佛感觉到了一股庄严的佛意,这股佛意不同,充满了惩戒的意味,而不是常人所看见的所谓大慈大悲,随着慧根儿脚的连跺三下,这股佛意达到了顶点。

        一下子,小小的慧根儿忽然就睁开了眼睛,双眉皱起倒立,怒目圆睁,这是慧根儿请到了金刚法相吗?

        慧根儿的这股气势,不要说我,就连凌如雪和高宁也感觉到了,凌如雪明显有些紧张,而高宁则‘啧啧’称奇,连呼,怪胎,都是一些怪胎。

        也许是受到慧根儿这股气势磅礴的佛意影响,我的天眼竟然自发的启动了,这种情况原本在我身上很少出现,因为从小师父就教会了我控制,这当真是我学会了控制天眼之后,第一次出现这样的现象。

        我首先看见了九条面容狰狞的恶犬,全部虎视眈眈的守在通道的尽头,呲牙咧嘴,那样子非常的可怕。

        接着我就看见慧根儿小小的身影背后,竟然站着一个金刚法相,这个金刚法相面目模糊,身形也有些不凝聚,可是完全不影响它那股威严之意的流露,还有那种公道惩处的权势。

        这小子比我本事,我欣慰的想着这个的时候,慧根儿已经冲了上去,当慧根儿靠近那些犬灵五十米的时候,率先有三条犬灵扑了出来。

        犬灵当然是不受所谓身体的物理限制的,它们扑过的时候,几乎是天上地下,全方位的封锁,慧根儿根本就无路可躲。

        可是空间对灵体一样是有限制的,否则我怀疑它们会全部的扑过来。

        面对这样的攻击,我拉着凌如雪不自觉的就前进了几步,我生怕慧根儿吃亏,而我来不及救援,要知道,如果我拼着亏损元气,也可以用一些秘术暂时激发自己的功力。

        我是顾忌着高宁,所以不敢用这样的秘术,我怕用了之后,慧根儿和如雪面对高宁会吃亏,但如果慧根儿遇见危险,我就顾不上那么多了。

        但慧根儿这小子确实争气,面对扑过来的犬灵,慧根儿掐起了一个手诀,开始行咒,那行咒的速度估计在金刚法相的帮助下,是如此的行云流水,非常快速。

        随着一个禁字的响起,慧根儿单手一合,有两只扑过来的犬灵竟然被生生的禁锢住了,剩下的那一只迎面朝着慧根儿扑来,却被慧根儿一个铁板桥倒仰,生生的躲了过去,一回神,那窜儿佛珠,就打在了犬灵的背上,直打的那只犬灵哀嚎连连,不住的后退。

        别人不明白灵体为什么会受到攻击,而哀嚎,可我却看得清清楚楚,慧根儿的佛珠所过之处,那犬灵身上的怨气所形成的灵体,就会生生的被剥落一团出去,然后散开,这佛珠本就是高僧舍利,加上慧根儿的舌尖血,充满了正能量,犬灵身上的负面气场,当然会被这样的正能量打散,很是正常。

        就好像化学实验里,一样试剂中和或者溶解一样试剂,把它变了一个性质,再说简单点儿,跟血清解毒是一个效果。

        所以,当一个人正能量强大,阳气强大时,怕什么鬼怪?鬼怪一般都会对比避之不及。

        犬灵后退,不代表慧根儿会放过它,现在有九只犬灵,能灭一只是一只,慧根儿乘胜追击,一窜佛珠硬是被他舞出了双节棍的效果,打得那只犬灵连连后退,连原本跟小牛犊一样大的身体都变小了很多。

        可那只犬灵退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不退了,而是发出一种奇怪的吼叫声,随着它的吼叫,其余的几只犬灵分为两拨,都朝着慧根儿扑来。

        慧根儿此时好像毫无畏惧,手下不留情的对那是受伤的犬灵继续攻击,而另外一只手,又掐起了禁字诀,再次禁锢了三只扑过来的犬灵。

        但好像这已经是慧根儿的极限了,禁锢五只犬灵,我分明从他的小脸上看出了一丝吃力的感觉。

        可是他却毫不退却,面对剩下四只犬灵的进攻,一窜佛珠舞的滴水不漏,那四只犬灵根本占不到任何的便宜。

        但是,我的眉头却皱了起来,因为我发现慧根儿的禁字诀根本无法完全的禁锢犬灵,道家也有类似的法术,但是不是禁锢,而是镇压。

        师父给我讲解这个法术时,曾经演示过一次,这种镇压类的法术由师父施展开来,那才真的是禁锢镇压住了目标对象,可以让目标对象丝毫不能弹动,而且师父如果不给解咒,那就是想镇多久镇多久。

        慧根儿毕竟年幼,就算有金刚法相的帮助,能施展到这个程度已经算不错了,我看着那些被禁锢的犬灵挣扎的越来越剧烈,心里开始着急起来,脑子里一下子闪过了很多念头都是怎么帮助慧根儿。

        照慧根儿的实力,对付四只犬灵绰绰有余,如果不分心禁锢另外五只犬灵,一定会更快解决,就在我绞尽脑汁的时候,我的手一下子摸到了手腕上的沉香窜珠,看着身边同样焦急的如雪,一个想法忽然在我脑中成形。

        犬灵是什么,那时候我不了解,可我知道,灵体大致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干净的灵体,就是全部由阴性气场组成的纯灵体,一种是污秽的灵体,充满了怨气和秽气。

        犬灵当然干净不到哪里去,但沉香是什么?驱邪避秽最好的材料,如果是这样的话

        想到这里,我立刻扯下了我的沉香珠,同样一狠心,咬破了自己的舌尖,一口舌尖血喷向了沉香窜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