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七章 犬灵现 为回形镳加更
  • 第八十七章 犬灵现 为回形镳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一切终于安静了,那些乱七八糟的,让人热血沸腾的,如同幻觉一般的画面,也在虎魂窜入我身体的一刹那,彻底消失不见了。

        洞里安静了几秒,我就听见我们头上传来了一阵闷哼的声音,然后是那些苗人慌乱的声音,那声闷哼,是猫灵的主人发出了,他的七只猫灵被虎魂俱灭,他本人不受牵连才怪!

        就如哪一天,我的虎魂被灭,我也会受到很大的牵连,灵魂之力,也就是功力最重要的构成部分,会减弱很多,要是严重点儿的话,我甚至会陷入元懿那种活死人的状态。

        以魂养魂的共生魂,就是这样,有利也有弊。

        相对于苗人的慌乱,我听见慧根儿在下面欢呼了一声:“太帅了,大老虎太帅了。”

        我很奇怪的问了一句:“慧根儿,你能看见?”

        慧根儿很是轻蔑的说了一句:“我修佛三年后,就能看见很多魑魅魍魉了,只要周围有气场厉害的东西,我自动的就能看见。”

        我默然,慧根儿果然是个慧根儿,这佛家的天眼通不比道家的天眼简单,他竟然不用自主的开天眼,就能看见,或许他灵觉没我强大,但论起修行的慧根,我是拍马也赶不上这小子了。

        我默然,原本想问高宁为什么能看见我的虎魂,可是现在不是问话的时候,猫灵已除,我恢复了正常,当然是尽快的爬下去再说。

        身上火辣辣的痛,是刚才我蹭伤的地方,不过比起那些猫灵附体时的难受,这绝对只是小事儿了。

        就像人生一般,你原以为你不能承受某种小磨难,遇见了你的人生就完了。却不想在承受了更大的磨难以后,你才发现原本的小磨难说不定已经是幸福了,然后才学会领悟,学会珍惜当下。

        谁,不是这样跌跌撞撞的越来越明白和洞彻人生?

        这样感慨着,高宁和慧根儿已经爬完了这条往下的通道,站在下面等我们了,而我和凌如雪也还有几米的距离,就快爬到了下面了,这让我很振奋,说不定逃出去真的有希望。

        可也就在这时,一个生硬的汉语声又再次响起:“你们过了不了这里的,已经有人唤醒了通道里的犬灵,你们过不了的。”

        是那个猫灵的施术之人,他好像恢复了一些,就忙着威胁我们了,我懒得理他,在心里默默的对他比了个中指,就继续往下爬。

        道家手段那么多,大不了就和犬灵拼了,反正老子是不会回头。

        终于爬了下来,脚下踩着的感觉是一片滑腻,这时,我才看见,这洞底竟然堆满了血线蛾的尸体,这些尸体证明了刚才的一切不是幻觉。

        高宁见我和凌如雪下来了,明显的很高兴,非常张扬的说到:“快走,这些克制血线蛾的药膏,就只有那些老怪物还有一些,可是那些老怪物不能轻易出来,唤醒他们也比较麻烦。但时间过了那么久,我也不能保证那些老怪物会不会来了,赶紧走吧。”

        高宁是一叠声的催促,可是凌如雪却根本不走,她望着高宁说到:“你到底是谁?有何居心?你竟然敢怂恿陈承一去以身饲猫灵,你是想要害死他吗?”

        凌如雪忽然说起这个,是高宁预料不到的,她知道阻止不了我去承受猫灵的诅咒,只能默默的帮我,因为我的性格又二又愣,决定了的事情不让做,可能会做出更激烈的行为。

        虽然我最后成功的度过了危险,但这也不能成为她不防备,不忌讳高宁的理由,所以在暂时安全以后,凌如雪果断的发难了,看起来,如果高宁不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她是情愿我们自己行动,也不会让高宁带着我们继续冒险了。

        高宁一愣,讪讪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沉默了快半分钟,他才说到:“我是不会让陈承一去送死的,因为到后面,必须需要他,否则我也不会一次次的不死心的找他合作。而你们,要逃出去,必须需要我,这点请你务必相信。另外,我知道陈承一身具虎魂,猫灵是不能拿他如何的,我就是在赌这个。你们也知道,逃出去本来就是拿性命在赌,我不敢保证任何事都是百分之百的把握,我相信你们也不会那么无理吧?”

        是啊,这原本就是风险重重的事情,我们又怎么敢让高宁保证我们百分之百的安全?高宁已经拿话堵死了我们,他好像有很多秘密的样子,可是他的秘密不愿意说,凌如雪又能怎么样?

        剩下的路,无非也就是相信和不相信他的问题,可是我们敢去赌一个不相信他,自己跑吗?我想起那个巨大的,奇形怪状的大虫子,不寒而栗。

        凌如雪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问到:“你避重就轻我也无奈,的确我们是互相需要,可你至少也应该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身穿黑岩苗寨大巫的全套服装吧?而且是祭祀祈祷用的全套正装?”

        高宁斜了一眼凌如雪,说到:“这有什么奇怪?你身为蛊女该不会不知道这些骨环,骨链中含有灵魂之力,可以增加施法时的灵力吧?这些图腾也可以唤醒微弱的图腾之力,助于行法,我当然要这一身行头了!至于我为什么会有这一套衣服,还有我在寨子里的事儿,这涉及到我的秘密,恕我无可奉告。”

        凌如雪还待说什么,我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说到:“走吧,问了也是白问,我只想带着你和慧根儿跑出去。”

        凌如雪的手在我手中挣扎了一下,无奈我用力根本就不放开,凌如雪叹息了一声,任由我牵着她走了几步,忽然用力,把手挣脱了。

        我脸色难看的望着她,她却不接触我的目光,只是平静的说到:“守护你,是我该做的。别误会!”

        一下子我的心里就憋屈了,如果只是责任,那那些若有似乎的暧昧又该怎么解释?在为我做一切时,不经意流露的感情又该怎么解释?

        可偏偏这些东西只是两个人的感觉,根本就无法说出口,我只得闷声说了一句:“我知道。”然后闷头朝前大步走了起来。

        可就是这样,高宁还嫌我们速度不够快,竟然带着我们小跑起来,跑了没有几分钟,我听见身后传来了嘈杂的声音,然后打着手电回头一看,在那个离得已经很远的洞口,有一个人影正在模模糊糊的动着。

        我看不仔细,可一下子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儿,是那些苗人不死心追上来了,那个人影是手电光映照出来的,显得很大,我就算看不仔细,也看见了他的腰间绑着一根绳子,是他们把人用绳子绑着,给吊下来了。

        那些血线蛾没有攻击,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已经有了防备的药,那不就意味着有老怪物醒来了?

        不仅我们发现,高宁他们也发现了这一个情况,高宁脸色变了变,然后喊到:“他们下来还需要时间,我们快点跑!”

        这还用说,再一次的,我们几人在通道内飞快的跑了起来,在我的想法里,只要顺利的跑到了那间虫室,从那个洞里爬了出去,外面就是山林,任由他们再本事,也没办法在山林里把我们找出来。

        到时候,我再布一个简单的迷踪阵,也就真正安全了。

        但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在我们剧烈奔跑的时候,前面的通道内,响起了一阵阵的咽呜声,那种声音就像狗要咬人时,发出的那种低低的警告声,警告人们不要靠近,再靠近它们就要咬人了。

        妈的,犬灵,那个人说过的话果然实现了,才除了猫灵,犬灵又来捣乱了,这一路到底要怎样折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