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六章 虎魂镇猫灵
  • 第八十六章 虎魂镇猫灵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凌如雪让我先进洞,然后她才跟着下来,一根腰带就是连接着我和她的生命线,原来她是怕我在猫灵附身的情况下,没有办法爬完这恐怖的血线蛾之洞,她要用她的生命负载着我的生命。

        我感动的几乎想落泪,我真的想不出这个世界上,除了我的亲人和师父以外,还有谁能够把我的生命置于自己生命之上的,这个女孩子却这样做了。

        就是这样一根腰带,让我想好好的爱她一辈子,对她好一辈子。

        她的表情依然平静,可这平静之下,是怎么样的深情?或者,有其它的原因,让她不得不保住我的性命,可我就愿意相信这是一番深情。

        在洞里,我战战兢兢的往下爬着,我生怕出错,连累了凌如雪。

        尽管她用她的本命精血暂时克制住了猫灵,但是只是奇痒难耐的感觉稍微好了一些,我全身依旧冷的非常僵硬,每一步几乎都要用尽全身的气力。

        洞里非常的安静,只有我们下爬的脚步声,呼吸声,那里面呆着的血线蛾如同死了一般的,附着在洞里。

        我希望就这样平安的爬过这个洞,可是头顶上出现的火光,预示着我们这一路不可能太安静,因为那些苗人追上来了。

        他们在洞口议论着什么,相信这些血线蛾对于他们来说依旧危险,没人往下爬,跟着追上来,他们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而我的心情就跟擂鼓似的,开始狂跳起来,恨不得自己能爬的快一些,再快一些。

        但是这猫灵太过厉害了,我们下爬到一半的时候,我的身体忽然开始慢慢的再次痒了起来,然后冰冷僵硬的感觉更重了。

        我紧咬着牙关,努力的克制着不舒适的感觉,愤力的往下爬,只是每次身体和那土壁接触的时候,我都忍不住去蹭一下。

        仿佛是感觉到了我的异动,凌如雪在上面说到:“不要用任何方式去止痒,抓过的地方血肉会掉下来,成为不可恢复的外伤。”

        凌如雪的话刚一说话,我一低头就注意到,我的领口往下一点儿,已经被我蹭出了鲜血,那里的皮肤往外翻着,露出了鲜红的血肉,我竟然毫无知觉。

        这个发现让我一下子头皮发麻,我只是去蹭了蹭,要是动手去抓的话,这后果

        幸好刚才在坟洞那里忍住了,不然我的脸,想到这里,我的冷汗一下子布满了额头。

        胸口往上的地方,鲜血默默的流淌着,流过皮肤凉凉的,我感觉不到痛,就只剩下这样的感觉,几乎是一步一挪的往下爬着,我能感觉自己的鲜血已经流到了一直挂着的虎爪上。

        虎爪这个东西最怕污秽,也不知道沾染了猫灵的血,算不算是污秽了它,想起师父曾经为我温养了好几年,又想起曾经在荒村,虎爪出现了一次奇异的反应。

        我努力的想着这些来转移注意力,不然身上的奇痒,会把我折磨疯,可是想着一些别的,精神下难免出现恍惚,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洞口处一阵嘈杂,然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了那里。

        那人说的是苗语,我听不懂,之所以觉得这个声音熟悉,因为他就是猫灵的施术人,他的声音在小树林里鬼哭狼嚎了那么久,我想忘记都不行。

        这个人一定有什么办法整我吧?我这样想着,无奈身体僵硬,动作也快不起来。

        果然,那个人又开始在洞口鬼哭狼嚎起来了,应该是巫术的一种施咒方法吧,随着他咒语的念动,我感觉身体里就像有什么东西开始发疯了一般,在我的身体里乱滚乱动,这样的感觉让我痛苦不堪,一下子趴在洞壁上,动也动不了了。

        是猫灵,我身体里的猫灵在做怪,可是知道了又能如何?

        痒,奇痒无比,简直是发自灵魂的痒,然后痛,内脏器官被牵扯着疼痛无比,那一刻我想死,我是真的想死了。

        也就在这时,上面传来一个声音,是用生硬的汉语在对我喊话:“你若是束手就擒,我可以解除你的痛苦。”

        是的,我想要屈服了,那感觉真的可以把一个铁一般的汉子折磨到崩溃。

        可也就在这时,高宁在下面喊话说到:“你要忍住,你屈服了,你是个死。慧根儿和凌如雪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是啊,我不能屈服,我紧咬着牙关,趴在土壁上大口的喘息,脑中猫叫个不停,我连思维都要崩溃了,我只想快一些爬下去,我只剩下这样一个本能,一片迷蒙中,我只想着不要屈服,下去,下去就好了。

        就是这样,我再次开始挪动,却不想一脚踩空了,整个人控制的不住的一下子下滑了一下,头重重的撞到了土壁上。

        可是,我没有掉下去,系在我腰间的带子拉住了我,猛然的惊惧让我清醒了一下,我抬头看去,是凌如雪,她一只手趴在土壁上,一只手紧紧的拉住了那条带子,而她的腰因为我的猛然下落,被拉成了弓形,可就是如此,她还坚持拉着我。

        我没想到有一天,竟然有个女人会对我说这样一句话:“不要害怕,我不会放手。”

        我无法形容自己的感觉,只是这一瞬间,泪水一下自己迷蒙了我的双眼,在带子的支撑下,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洞口,稳住了自己的身形,而也只是通过这根带子,我感觉到了我头上那个女人的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可见刚才她是有多么的吃力。

        上面的咒语还在继续,我身体的猫灵似乎发作的更加厉害了,可这时,我的心情是说不上来的心疼,感动和愤怒,几乎已经达到了情绪的顶点,我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嘶吼了一声:“你在上面鬼叫什么,给老子闭嘴。要是老子的女人出了事,我要所有人陪葬。”

        随着这句话吼完,一股带着强烈不甘的愤怒也随之爆发了,在这一刻,我的神思一下子恍惚了,感觉有一个与我性命相连的东西在我的心口,忽然醒来了。

        它睁开了眼睛,它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我的脑子‘嗡’的一声,就听见一声‘吼’,是我的虎魂,那个师父说已经和我灵魂共生的虎魂苏醒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了一声虎吼,但是周围是真的安静了下来,接下来,我听见高宁兴奋的声音:“我早看出来你的灵魂里有虎势,这样刺激下果然把它给刺激醒了。”

        高宁是怎么看出这个的?我一直以为他是普通人。这是我脑子里的最后一个念头,接下来,我就不甚清醒了,我在没开天眼的状态下,就已经恍惚的进入了一个奇妙的状态。

        我现实看见一只只形体狰狞的猫从我的身体里争先恐后的跑出来,可是第一只还没有跑远,就被一只不知道从哪儿伸出来的虎爪给拍了个稀巴烂。

        老虎的危险岂容猫来挑衅?!

        我心里莫名的兴奋,我看见一只威风凛凛的大虎猛然的从我身体里窜出,那只大虎好大,比我在荒村里见到它时还要大,这才是百年虎妖的本色吗?

        接着,我看见猫灵狼狈逃窜,可是能逃到哪里去?在老虎威猛的,虎虎生威的气势下,它们一只都没能逃掉,全部被拍碎,而大虎所过之处,带起的是一股炙热的阳气,和锐不可当的煞气,那些阴沉沉的血线蛾在虎魂所过之处都纷纷掉落,扬起了很多粉尘。

        我仿佛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我好像又知道很多的样子,我知道哪些血线蛾是受不了虎魂刻意没有压制的煞气而纷纷死亡的。

        我下意识的掩住了口鼻,这仿佛也是我剩下的本能,我没想到,虎魂竟然会这样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