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五章 猫灵附身
  • 第八十五章 猫灵附身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我的印象里,高宁绝对是一个现代人,尽管他狡猾,谨慎,也是属于一个生意人的本色,就算他知道那么多黑岩苗寨的秘密,在我心里那也是和他奶奶有关,我从来没有把高宁当一个苗人,更别说是几乎脱离了现代社会的苗人。

        但此时高宁已经颠覆了我的印象,因为他穿的是一身波切大巫才应该穿的衣服!

        骨链,骨手环,一身大巫袍,包括脸上的图腾,都跟波切大巫一模一样。

        要知道,在平日里,高宁虽然融入了这个寨子,可是我连一次他穿苗族汉子该穿的衣服都没有看过。

        不仅我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凌如雪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她几乎是不由自主的问到:“高宁,你是这个寨子的大巫?”

        高宁却不回答凌如雪的问题,而是对我们说到:“必须在这里解决了猫灵,否则猫灵进入洞里纠缠,那么危险的地方,后果不用我多说。”

        是的,后果的确不用高宁多说,就算没有那些血线蛾,就那条下去的路,已经很危险了,根本不可能还有空闲应付猫灵。

        “要怎么解决?”我沉声问到。

        可高宁还没回答我,凌如雪已经接话了:“猫有九命,猫灵是最难缠的一种蛊灵,不像犬灵,威力虽大,但是灭了就是灭了。除非杀死施术之人,否则猫灵不死不灭。另外”

        凌如雪说到这里不说话了,此时我们呆在坟包里都能听见猫灵凄厉的叫声了,高宁飞快的说到:“倒不是猫灵不死不灭,而是它的一丝魂魄和施术之人共生。要消灭它,除非完全的把它在外面活动的灵体打散,那么一丝魂魄也需温养很久,才能成为新的猫灵。可是打散它很难,要以灵破灵。我不想解释那么多了,总之,现在要解决,就只有承受猫灵附身,为我们争取时间。”

        凌如雪一下子冷冷的望着高宁,说到:“你怎么知道那么多?连我都不是很了解猫灵!”

        可高宁却不回答凌如雪,而是望着我问到:“考虑好没有?猫灵附身,不是要死。和犬灵一下,它只是一种恶毒的诅咒术,只要我们跑出去,有了时间,猫灵的诅咒总能解决的。”

        时间已经来不及让我多思考了,既然只是诅咒,那承受了又如何?我大声说到:“慧根儿,如雪,赶快跟着高宁下去,这里的猫灵我来应付。”

        高宁听闻我如此说,已经掏出了他那个小罐子,开始在自己身上涂抹尸油,也让慧根儿和如雪涂抹在身,凌如雪却一把拉住我,说到:“你知道猫灵诅咒的可怕吗?不要,那跟死了没什么区别!”

        我望着凌如雪,几乎是吼着说到:“不要啰嗦了,快照高宁说的做,不然大家都死了,又有什么意思?”

        凌如雪深深的望了我一眼,并没有说话,而是拿出一部分罐子里的膏体,在我身上涂抹起来,我却不耐烦的在身上随便抹了两下,然后径直爬出了这个坟包,在爬出去之前,我对凌如雪说到:“下去,好好照顾慧根儿,我等下就进来。”

        刚爬出坟包门口,我就听见嘈杂的人声,因为有一定的距离,所以不是太大声,但是我能感觉人群是往我们这边聚集了,跟着猫灵的指引,那个施术之人,一定知道我们朝着这里跑来了。

        情况真是糟糕,我苦笑了一声。

        却不想刚刚站定,我就听见一声凄厉的猫叫在我耳边响起,然后脸上一凉一痛,就感觉是什么东西抓了我一下。

        那种痛很抽象,不是什么锋锐的利器抓过的痛,而是一种紧缩的,仿佛是你精神上想着那里痛,那里就有种痛兼凉飕飕的疼痛。

        我感觉自己的脸那一部分似乎冒出了什么东西,伸手一摸,竟然是一串儿燎泡,手上湿漉漉的,竟然是黄色的脓水。

        而且,奇痒无比,让我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抓,但自觉告诉我,如果去抓了的话,后果一定很可怕,我强忍着没有去抓。

        这一切,看似很久,不过就发生在几秒钟之内,接着越来越多的猫叫声在我的耳边响起,我感觉越来越多的爪子抓过我的身体。

        我知道我只要不反抗,这些猫灵最终会附身在我的身上,我干脆站在坟前,任由这些猫灵上上下下的攻击我,我不敢想象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只求它们快一些,别耽误太多的时间。

        在恍惚间,我感觉身子一凉,感觉什么东西进了身体,然后整个灵魂都在因为那股阴冷而颤抖,我还来不及有更多的体会,就感觉那些猫灵接二连三的窜进了我的身体,我一阵一阵的发冷。

        最后,我感觉我身体里进入了7只猫灵,整个灵魂都被冻结了的感觉,我全身发抖,然后很多燎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布满了我裸露出来的双手,痒,很痒。

        如果说身体外的奇痒还是我可以忍受的,那身体内,五腑六脏中的奇痒才是要人命的,能想象自己的内脏被猫抓的感觉吗?就是这种感觉。

        冷,整个人冷到僵硬,我自嘲的想,就如凌如雪所说,这跟死了有什么区别?比死还难受!可是,我又有什么选择?难道让我喜欢的凌如雪来承担?或者让慧根儿来承担?那不可能!

        至于高宁,不用考虑了,他有什么义务为我承担猫灵。

        此时,人群的喧哗声已经越来越大,我只知道越来越大,却根本听不分明,因为我脑中萦绕的全是猫叫,要是普通人,光是脑中那凄厉的叫声,就能把人折磨疯,可我还勉强能在心里反复的默念师父最初教我的清心明台的口诀,保持住最基本的理智。

        只是两分钟不到,我就被这猫灵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可我还知道我要做什么,忍着难受的感觉,我转身想爬进坟包,却在这时,一双温暖的手拉住了我。

        我回头一看,是凌如雪,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的背后。

        “不要看我。”我几乎是咆哮着对凌如雪说到,被猫灵附身,长满燎泡的样子一定很难看,我虽然不是太在意皮相上的事情,可是也不想喜欢的女人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样子有什么重要?先进去。”凌如雪很平静,甚至摸了摸我的脸。

        很奇怪的是,她摸过的地方,竟然莫名的泛起一阵温暖的感觉,让我感觉那一部分不是那么的阴冷,也不是那么奇痒难耐了。

        是我的错觉吗?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却不知道要说什么,我没有忘记我们现在的处境,转身爬进了坟包,而凌如雪跟在我的身后,一起进了坟包。

        高宁和慧根儿此时已经涂抹好了那个膏体,慧根儿一见我的样子,就愤怒了,大喊到:“哥,是虽(谁)把你弄成这样子,额去给你报仇。”

        说完,慧根儿就掐诀行咒,我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却被高宁一把拉住了,他对慧根儿说到:“现在先逃命吧,他的诅咒以后可以解决的,你要耽误时间,就是浪费了你哥的心意。”

        我看见凌如雪冲慧根儿点点头,表示认同高宁的说法,我也点头表示认同,慧根儿是个懂事的孩子,两个眼睛含着眼泪,但终究还是没有乱来,随着高宁一起下去了。

        而此时凌如雪却用手,分别在我的额头,心口,手心抚过,待她做完这一切之后,我忽然感觉轻松了很多,这才发现凌如雪脸色苍白,而拂过我的手上全是干涸的鲜血。

        “本命精血,可以暂时帮你压制猫灵,让你舒服一点儿,我怕你在高宁的眼中只是刻意压榨的棋子,用完抛弃了也没有什么。”凌如雪依旧是平静的说到。

        说完,她解下了腰带,一头系在了我身上,一头系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是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