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三章 生死时速(二)
  • 第八十三章 生死时速(二)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慧根儿回来了,我的心一阵轻松,赶紧开门闪身让慧根儿进来,可在那一瞬间却也能感觉到慧根儿身上的‘阴风阵阵’。

        果然承了凌如雪的‘吉言’,这里的人一定比较倒霉,慧根儿走的可是一条生路,而慧根儿本人也是大佛法,大念力加身,竟然都被缠上,外面那些人的确有些惨。

        但无论如何,在慧根儿进屋的一瞬间,他的身上清明了,毕竟这里是唯一的‘生门’。

        使劲的摸了一下慧根儿的圆脑袋,我也不多废话,抓起早已藏在床下的黄色布袋背在身上,就说了一句走吧,除了这些法器,其它的东西我不需要了。

        当然,我也没忘记从黄色布袋里摸出一只骨雕的蛇,放在了我床下一个隐秘的阵纹当中,阴骨雕阴蛇为阵纹法器,阵纹已经启动,连接屋内大阵,生门已毁,你们就在房间里慢慢玩吧。

        我不无嘲讽的想着,先把慧根儿抱着扔出了窗外,在阴风乍起的时候,我也从窗台上跳了出来,至于凌如雪,人家动作快,早已经等在了窗台外。

        我在想我们的动作一定很拉风,一定也如黑暗中的明灯一样显然,胆敢就这样大喇喇的从窗户跳了出来。

        事实上,也是这样,在我落地的瞬间,我就感觉自己跟舞台上的明星似的,无数的灯光一下子汇集在了我的身上。

        当然,人家那是荧光灯,我他妈的这边是手电筒,外加——火把。

        “在那里,他要跑”人声开始嘈杂起来。

        “#¥%……”我听不懂的苗语,接着还有很多人朝我们跑来的脚步声。

        我从随身背的背包里拿出一块儿入手就凉的让人心惊的玉石,然后想着不想的拉着慧根儿和凌如雪就开始跑,这个时候不跑就是傻X。

        耳边的风呼呼作响,在这树林里,我第一次发现这些树是那么的讨厌,尽管我自己已经跑的很快,可它们还是能成功的降低我的速度。

        我不担心慧根儿,这小子从下习武,在树林跑得就跟一只猴子一样快,一样灵巧。

        我只是担心凌如雪,一个女孩子的速度始终不能跟男孩子比,我怕她跟不上,然后被补周逮去当媳妇儿。

        我有些痛恨我在屋外树林里布的大阵,因为阵法本身太大的关系,加上阵眼要隐秘的关心,我们必须要跑两三分钟才能到阵眼,这一过程很危险。

        因为,我看见聚集过来的人越来越多。

        但不是没有好消息,事实证明我对凌如雪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她用背影给我证明了她是一个风一样的女子,嗯,跑的跟一阵儿风似的。

        ‘啪嗒’在我粹不及防的情况下,凌如雪砸了一样东西给我,同时,也砸了一样东西给慧根儿。

        我被正中在脸上,心里不由得一阵儿火大,你是怕我跑得比你快,然后砸我一下吗?可凌如雪头也没回的说到:“快拣起来,抹在身上,你布阵眼,需要时间,另外我们需要更多的保障!”

        地上的是一个竹筒,听了凌如雪的话,我和慧根儿几乎不假思索的拣起了地上的竹筒,然后看也不看竹筒里是什么东西,倒出来就往身上乱抹乱涂。

        竹筒里的东西软滑软滑的,就像稀泥,摸在身上的味儿也怪怪的,我感慨我这人估计是天天洗澡的毛病不环保,然后老天看不下去了,故意要我脏点儿,前几天‘尸油’,这几天‘稀泥巴’。

        但此时,凌如雪已经跟小叮当似的,拿出了一个造型非常怪异且相对硕大的哨子放在了嘴里,然后‘呜呜’的吹奏起来。

        在这个过程中,凌如雪拉住了我的手臂,几乎是被我带着跑,不带着跑也不行,因为在吹奏的时候,她的眼睛是闭着的,让我不禁感慨,原来苗家用蛊也得存思。

        却不知道,其实这是苗蛊中,投蛊的最高境界,意念控蛊,几乎是传说中的技术了,所以凌如雪显得非常吃力。

        接下来,我看见了我一生都难忘的情景,在身后,不,四面八方的电筒光,火光的包围中,草丛中飞舞出了一只只不知道名的虫子,这些虫子什么样子我不清楚,但是它们无疑有一对很美的翅膀,透明的,折射着火光,竟然有了七彩的颜色。

        由于这一幕太美,我差点拉着凌如雪去撞树,幸好被及时睁眼的凌如雪拉了一下,才避免了这一场‘悲剧’。

        我们时间紧迫,撞不起树。

        “为什么现在才让我和慧根儿涂上药膏?”我们的身后,想起了一阵阵诡异的,发狂般的笑声,我在笑声中和奔跑中问到凌如月。

        “这药膏挥发太快,最多只能撑十分钟,我可控制不了一群虫子,我的哨声最多让它们狂躁不安,而且要让每只虫子感觉这种情绪,已经很耗神了。”凌如雪不愧为了风一样的女子,回答我那么长一串儿,竟然气定神闲。

        “那意思是十分钟过去以后,我们也会像他们一样开始狂笑?”我很震惊的问到。

        “不会,这虫子只是很普通的蛊虫,唯一的作用也只是让人发痒,控制不住狂笑,作用时间也很短。你是以为我有多本事,能控制一群厉害的蛊虫?难道你以为这个寨子就没有高手破蛊?”凌如雪一边跑,一边不忘白了我一眼。

        仿佛印证了她的话,身后已经响起了一个狂妄的声音,大喝到:“雕虫小技,大家忍忍,三分钟左右就好了,忍不住了跳冷水里去泡泡,马上就好了。把这林子给我围起来,我看他们跑到哪里去。”

        我无奈的看了一眼凌如雪,这蛊用冷水泡泡就破了?或者忍三分钟就破了?

        不过,她已经很了不起,给我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而此时,我们已经跑到了阵眼儿处。

        这个阵法比屋子里的百鬼困灵阵还要阴损,这是一个标准的十煞阵,聚十方阴气,煞气为一体,就算阳刚气十足的人也无法破解,除非远离这个大阵,从来没靠近过它。

        另外,这个阵法,要是没有高人破之,那就会一直存在,而且煞气和阴气还会越聚越多,最坏的结果那就是把这一片儿地方变成一个死地!这样的阵法背负的因果极大,可是用来打击敌人,甚至杀死敌人都是极其有效的。

        毕竟所谓百鬼阵中的鬼听起来吓人,但是鬼之一物,终究怕的是人的一身阳气,只要你不在第一时间被吓破胆,有时血气旺的人闭着眼睛反而能无意的破阵而出,因为那些鬼始终被限制在了一个小范围内,出了那个小范围就是你赢了。

        但是这阴气,煞气阵不同,这些阴气,煞气是诅咒的本源,你就算出了大阵,同样会被纠缠诅咒,有的血气弱者,甚至立刻就能出现幻觉。

        这样的阵法我布置了整整三天,连同晚上都在悄悄的布阵,可是启动它也不是那么简单,除了阵眼的法器有讲究以外,还要发功施诀。

        很感谢凌如雪为我争取到的时间,我把那块发凉的玉石放到了阵眼中,这就是阴玉,刻意养出来的法器,是道家几乎最为阴毒的法器之一了。

        玉能够聚集磁场,所以聚集了正面磁场的玉石对人的好处不言而喻,但同样聚集了负面磁场的玉,带来的结果也很悲惨。

        古玉不能乱碰,怕的就是其中聚气了太多的阴气,形成了负面磁场。

        这块阴玉,原本就是从坟墓中挖掘出来的古玉,而且是含冤而死之人的坟墓之中,然后用道家特有的手段阴养,不管它在古玩贩子里有什么价值,在道家人眼里,它就是一块最好的法器。

        当阴玉入阵时,我仿佛感觉身边都吹起了一股冷风,阴寒入骨,连我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这个阵法太损,天道不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