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二章 生死时速(一)
  • 第八十二章 生死时速(一)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的态度很强势,但‘胡搅蛮缠’的始终不是重点,因为在波切的眼中我还是一个幻想着自己能活着,自己要被取走大量鲜血的人。

        愚蠢的可怕,估计这就是波切对我的所有想法,但是我这个愚蠢之人所说的精血有伤,又不得让他不重视,他肯定相信桥兰没有伤到我,因为他应该比较相信桥兰的技术,他所担心的也只是那个他不甚了解的道家功法。

        气氛仿佛是凝固了,我握茶杯的手心流出了滑腻腻的冷汗,我很担心,我会不会一不小心握不住它,让它掉地上碎掉。

        我也必须很用力的让能让自己的手不至于颤抖,让自己貌似很镇定的脸不至于抽筋。

        终于,当气氛已经入绷紧了的弓弦,快要射出那一箭的时候,波切开口了,他有些阴沉的说到;“不能再拖太久,明天,最多明天我就会来找你。”

        我相信他所说的明天,是明天一大早,看他那样子,也有拖不下去的理由,换谁不想让自己的‘药’质量好一些?

        但是波切永远不会那么简单的放过我,估计是我对他太重要,他在转身之前,对那两个跟随他进来的苗人说到:“派十个人来看住这个屋子,要每一个角落都看住。”

        然后对我说到:“对不起,你就好好休养吧,从现在开始,你就只能呆在屋子里。”

        我低着头,眼中闪过一丝阴霾,波切这个老狐狸到底不是真的相信我的装疯卖傻,他只是不敢拿我‘珍贵’的精血去赌罢了。

        我的默认也算是一种顺从,当这一行人匆匆走出屋子的时候,我深吸了一口气,小心又小心的把手中的茶杯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整个人忍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凌如雪第一次从背后抱住了我,只是短短的一瞬,就放开了。

        ﹡﹡﹡﹡﹡﹡﹡﹡﹡﹡拼命的分割线﹡﹡﹡﹡﹡﹡﹡﹡﹡

        很快十个人苗人汉子就来到了我们的屋子,占据了屋子里的每一间房间,每一个死角。

        不知道波切是不是另外有吩咐,站在窗前的我敏锐的发现,在屋子外站了不下二十个精壮的苗人汉子,这种阵仗,恐怕只有武侠小说里的高手才能破得了了,现实中的武功高手都不行。

        我夹着烟,无所谓的吐了一个烟圈,阴霾的天空下,我们房间的窗口,一窜新挂上的竹片儿风铃正在发出并不怎么清脆的响声。

        那是我在屋子里无聊时做的。

        但愿,高宁啊,你别让我失望,无意中,我看见高宁的身影在窗前晃了一下,嗯,他也是负责看守我的人中的一个。

        下午,我,慧根儿,凌如雪在苗人的监视下美美的睡到了晚饭时间,凌如雪告诉我,她不想和那个苗人汉子单独同处一室,所以很是坚决的睡在了我的旁边。

        我不是绅士,自问也需要休息,当然也不会让床出来,于是我就这样和她并排睡着。

        醒来的时候,她的发梢正好落在我的脸庞,有一股独特的清香,我无意的呆了一呆,只是想着如果能逃过这一劫,我可不可以每天早上都在她发梢的香气里醒来?

        但这是苗人独有的火辣辣的奔放吧,也许客气的同睡也不代表了什么,我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思。

        却不想在我们吃晚饭的时候,凌如雪却对我说了一句:“真怕你撑不住,总觉得在你身边会好一些。”

        这是什么意思?可是时间已经不容我多想,在紧张的气氛下,时间转瞬就到了12点。

        午夜12点。

        我们三人都在我的房间,当然包括一个不速之客,那个监视我们的苗人汉子。

        但我们三个人的气氛很轻松,谈笑自如,视那苗人汉子为无物,当分针跃过12点的时候,我忽然摸着慧根儿的脑袋说到:“去吧,快去快回。”

        慧根儿很是若无其事的伸了一个懒腰,就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那个负责监视我们的苗人汉子莫名其妙,问了一句:“他去哪里?”

        我只是和凌如雪谈笑,并不理他,而慧根儿则用他那圆溜溜的眼睛瞪了那个苗人汉子一眼:“去厕所,要跟着吗?”

        “不用了,那边有人盯着。”那苗人汉子颇有几分自得,我看在眼里,忍不住捏了捏拳头。

        过了不到一分钟,客厅里响起了苗人汉子的呼喝声:“你这个小孩儿要做什么?”

        听到这里,我笑着双手插兜站了起来,凌如雪稍微挪了一下原本站在窗前的身子,正好角度正对着那个苗人汉子。

        那苗人汉子原本听到客厅里的动静就有些不安,盯着我吼到:“坐下!”

        我无辜的耸耸肩膀,说到:“难道在房间里不允许站起来吗?别紧张,请你抽根儿烟。”说话间,我其中一只手从裤兜里摸出了烟,讨好的递过去。

        那苗人汉子却如受惊的老鼠一般跳开,大吼到:“你坐下,我明天就要汇报大巫,你根本没有练功恢复,你在拖时间。”

        好吧,给脸不要脸,也不能怪我,我反手就把手里原本握住的烟收回了手掌,然后握掌成拳,一个滑步就窜到了那个苗人汉子跟前,一圈已经狠狠的砸向了他的脑袋。

        人的脑袋很硬,所以我的拳头很痛,但是只有痛击脑门,这个苗人才会乖乖晕眩,单挑,我能怕你?

        可是那苗人汉子却不像我所想的那样,晕眩了,而是直挺挺的就倒在了地上,然后我眼尖的看见,一只花纹诡异的蜘蛛正在那人的脸上爬动。

        “那么快?”我估计那只蜘蛛是花飞飞的亲戚,但是还是惊异于凌如雪的速度,这是她第一次在我面前出手。

        面对我的无奈,凌如雪只是望着窗外,都不带看我一眼的说了一句:“那么慢。”

        我苦笑,同时屋子里的温度陡然下降,莫名其妙的四面来风,甚至能听见哭号声,百鬼困灵阵发动了。

        慧根儿知道阵法的生门在哪儿,如何走动,我自然不用担心他,现在所做的只是等着他回来而已。

        望着地上那个一动不动的苗人汉子,我问凌如雪:“他不会死吧?”

        “不会,只是一天之内,会昏睡到连喝水的自主吞咽都做不到。倒是你,你的百鬼困灵阵,有百鬼吗?”说话间,那只蜘蛛已经诡异的回到了凌如雪的手掌间,美人与蜘蛛,这一幕,年少时,凌如月已经给我上演过一次,我很适应。

        “如果他们幸运,这里请来的老鬼可能就是小猫两三只,如果倒霉,几百只老鬼也有可能。就看死在这里的冤魂有多少了。”是的,百鬼困灵阵是一个比较缺德的阵法,把一处的阴气阴魂全部强聚于一处,可谓杀人不见血。

        我怕背因果,所以不敢妄取人姓名,不敢用道术妄加害人,这一次那么阴损,就当我自大的要以天道之名,惩罚一下这个邪恶而自私的寨子吧。

        当布阵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再无任何心理负担,所以此刻我很轻松。

        屋外,已经传来了哭号声,说着我听不懂的苗语,不过看样子是害怕之极,但愿你们不要被吓死,我轻松的点上了一根儿烟。

        凌如雪看着我,忽然就‘扑哧’一笑,说到:“那他们注定倒霉了。”

        是啊,他们注定倒霉,这个寨子几百年来的冤魂会少吗?我轻轻皱了皱眉头,只是说了一句:“但愿慧根儿快一点儿,不然等下我们就只能祈祷自己长了4条腿儿。”

        是的,屋里那么大的动静,外面那些看守的人怎么会没有反应,我看见很多人已经冲了过来,也看见有人吹响了代表警报的哨子。

        我相信,再拖一会儿,来找我们的就不是这些小猫小狗了,而是波切老头儿那种老妖怪了。

        而也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慧根儿的声音:“哥,快开门,额再被缠着,可要念经驱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