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夜谈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在高宁的带领下,我最终回到了屋子里,其实我心知肚明,我除了和高宁合作,已经别无选择,但是如果我什么都不知道,就与他合作,冒那么大的危险,我是不会心安的。

    因为,要逃跑的话,我是打算要带上凌如雪和慧根儿的,我可以拿自己的命赌,但我不能拿他们俩的命去赌。是的,不和他合作,我会死,但是我死了之后,至少慧根儿和凌如雪能活着。

    这就是我执意找高宁要个真相的原因,我不能迷迷糊糊的被他带到一个危险的地方,见识了那么多虫子,然后说一句大虫子背后有逃跑的路,然后就赌上了。

    知道真相,我至少能明白自己的处境,判断一下,我是不是带着如雪和慧根儿一起赌了。

    回到房间以后,我还来不及休息一下,就看见了严肃的像个小大人一样的慧根儿,和面有忧色的凌如雪。

    看着他们那神情,刚从窗户里跳进来的我,心里一下就‘咯噔’了一下,难道是慧根儿这小子出卖了我?这样想着,我的表情有些讪讪的,想说点儿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却不想慧根儿见我站在那里,一下子就扑了过来,紧紧的抓着我,那样子,好像我下一刻就会消失一样。

    “哥,额都怕你不回来咧。”说着,这小家伙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看得人心疼不已。

    我不知道该对慧根儿说什么,只是摸着他那圆圆的脑袋,表示着安慰。

    也就在这时,凌如雪忽然走过来,伸出手递了两页纸给我,轻声说到:“你很不想我嫁给补周吗?”

    那两页纸,我当然知道是我写的遗书,上面写了一些我身后事的处理,其中一条就是希望师父师叔们能阻止凌如雪嫁给补周,没想到,遗书没递到师父师叔那里去了,反倒被凌如雪先看见。

    同样,我也不知道对凌如雪说什么,只是沉默不语,有太多的情绪梗在心头,千言万语,反倒不知如何说起了。

    见我不语,凌如雪说到:“不管你做什么,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冒险。这样,会显得我做得一切很傻,很没有意义。”

    我愣住了,我不知道凌如雪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难道她一直是在默默的做着什么吗?

    可是,不容我多说,黑岩苗寨的人已经照例进来巡视了,我们三个同时闭上了嘴。

    只是我的心里不由得恨恨的想了一句,慧根儿果然是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新年快乐的分割线﹡﹡﹡﹡﹡﹡﹡﹡﹡

    夜晚,总是那么的安静,我和凌如雪倚在窗口面前,我在低声的对凌如雪诉说着一切。

    “就是这样的,我见到了那只蛊虫,确切的说是母虫,村子里的那些人就是虫卵的‘营养液’,那母虫产的虫卵在那些人身上吸取着‘营养’,成虫之后,会被黑岩苗寨的人用特殊的办法取出来。然后放置在那些老不死身上,或者是一些重要的将死之人身上,然后那些人就和虫子一起活着,用的是别人的寿命,太具体的我也不清楚,高宁就知道那么多。如雪,我们必须逃出去,高宁说这个寨子的野心在复活,他们好像有了特殊的依仗。你知道的,如果这个寨子再来一次以前发生的事情,那是多么大的灾难。”

    我终究是把一切告诉了凌如雪,抛开了一切怀疑,一切不安!只因为她对我坦白了一切,让我感动,却也伤心,我觉得我有必要对她说出一切。

    原来,凌如雪来这个寨子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我,当发现我有性命之忧的时候,她就会假意接近补周,用自己的本命蛊控制住补周父子,然后为我争取一丝活路。

    至于她自己,她是这样说的:“其实做为月堰苗寨的蛊女,我的命运早已注定,有些人的一生都在追求幸福,而有些人出生就已经失去了幸福的资格,我就是这样的。”

    我不懂凌如雪话里的深意,可我能感觉到那股悲凉,她说当大巫让她跟随我同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要怎么做,整个月堰苗寨,也只有她才有一些遏制黑岩苗寨的办法。

    “补周非常的受宠,而黑岩苗寨也不是你看见的铁板一块,他们分为了两个部分,一部分就是寨子里普通的苗人,另外一部分就是那些有资格享受‘长生’的人。太具体的事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控制住了补周,烈周一定会不计代价的救补周,那个时候,烈周一定不会再听命于那些老妖怪”这就是凌如雪的所有底牌。

    她忍受着疼痛,忍受着补周父子的侮辱,一切都只是为了保住我的性命,尽管代价很可能是牺牲自己。

    面对这样的凌如雪,我怎么可能不和盘托出一切,包括我即将有的性命之忧,我不管她是为了寨子的利益这样救我,还是纯粹只是为了我,这样的情意分量太重,这样的结果也太沉重,我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当然,寨子里有叛徒的事情,我还是没有告诉凌如雪,叛徒有可能是任何一个人,凌如雪不知情的情况下,天知道会不会打草惊蛇,万一叛徒是她亲密无间的人呢?

    听我说完这一切,凌如雪的脸色也变了,她自小听闻这寨子的传说,没想到本质的真相如此的恐怖,残酷,她喃喃的问我:“那些虫子,是要经历十个人才能成熟一只吗?”

    “我不知道,高宁说过看那个人本身的寿命,或者说生命力有多强悍了。我问过高宁,他们为什么需要我的血液,高宁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他说他还不能接触到一些最核心的秘密,他知道,那些老妖怪说,我的血液有效果,接下来就需要我全部的精血了,你知道生命的本身蕴含在精血里,说不定他们会在我身上放一个更可怕的虫子。”我是这样回答凌如雪的。

    “为什么他们会盯上你?知道你的血液不一般?”凌如雪无疑是聪明的,她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可是我不能告诉她寨子里有叛徒的事实,面对这样的问题,我只能推说我也不知道。

    “你告诉我这一切,是想让我知道,你会跟随那个高宁逃跑吗?”凌如雪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而是直接问我结果。

    “不是我要跟随高宁逃跑,而是我们,包括你和慧根儿。高宁有必须仰仗我的事情,那就是虫腹底下的老怪物需要我去对付拖延一下。如雪,我不可能牺牲你,我只有相信高宁,和他赌一把,除了这个我没有退路,我甚至等不到我师父师叔他们来这里,你知道吗?”我很认真的对凌如雪说到。

    “不,你不能这样,我去找补周吧,我”凌如雪太看重我的安全,她不敢冒这个险,这个傻女孩儿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牺牲自己。

    我一把抓住她的肩膀,然后强迫她看着我,对她说到:“不,如雪,你不能这样。我只是想说,和我一起走吧,看你嫁给补周,对我来说,是比让我死更残忍的事情。如果,你不跟我走,非要这样做,那我会选择明天就去让那些老妖怪抽干精血,死掉算了。”

    凌如雪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她望着我问到:“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我点头对她说到:“是的,是在威胁你。你的话无时不在告诉我,你嫁给了补周,你会去死!因为你说,命运你不可决定,但命是你自己的,我承受不起你的生命,就只能放弃自己的生命。你说过,你不喜欢我,你又何必为我卖命?而我,你不喜欢我,我不可能接受一个陌生人的命那么大的因果,而你如果喜欢我,那我更不可能看着你去死。我就只有一句话,你到底跟不跟走?”

    凌如雪扭过头,不再看着我,而是说到:“这个时候,你竟然还能对我说喜欢或者不喜欢,我对这件事没有兴趣。但是你的命成功的威胁到了我,好吧,既然就是要冒险,那我跟着你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