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四章 谜之村 为明澈归隐加更
  • 第五十四章 谜之村 为明澈归隐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面对我的问题,凌如雪犹豫了一下,然后说到:“来过,每五年就要来一次,不止是我,还有其它三个寨子的人”

        来过?还每五年就要来一次?据我所知,凌如雪比如月大2岁,今天是24岁,如果从小时候算起,那她不是已经来过这寨子4次了?

        就算我不出现,在明年她也会来这个寨子?这些寨子之间到底隐藏这着怎么样的秘密?可这个黑岩苗寨明明就是以邪恶著称的魔鬼之寨啊?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脱口而出:“凌如雪,黑岩苗寨是个如此邪恶的寨子,为什么你一次次的来这里?难道你就能容忍一些坏事儿在你眼皮子底下发生,而不阻止什么?你就这么冷漠?”

        面对我的问题,凌如雪只是很平静,异常平静的看着我,直到看得我不自在了之后,她才说到:“你,果然是个任性而冲动的男人,不,应该是男孩子吧。”

        什么意思?好像很了解我的样子?我心里一阵恼怒,她这话的意思摆明就是说我幼稚,可偏偏我在谁面前幼稚都可以,我却不想她那么以为,何况我已经26岁了。

        我说到:“凌如雪,你别岔开话题,我是在说大是大非的问题,你扯动我身上做什么?这不是任性,也不是冲动,而是我师父说过,我们这些继承了不一样的东西的人,心里应该有一份大义!”

        “哦?是吗?”凌如雪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耐,然后才说到:“你又知道我们没做什么?”

        我一愣,是啊,我又能了解多少?一想到这个,我就有些颓废了,莫非我真的是很幼稚?冲动之下,也就不再会拐弯抹角?

        “记得我的话,无论看到了什么,都不要多问,多说,一切到了黑岩苗寨再说。”凌如雪好像已经不想和我说什么了,转身就走到了前面,径直朝村子走去,而我心里百味陈杂,越是想在这个女孩子面前表现,反而自己就越是笨拙的样子。

        可现在也根本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放下慧根儿,叫醒了他,然后我牵着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慧根儿跟上了凌如雪的脚步。

        ————————————————————————————————————————————————————————

        走进这个小村,这个地方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穷,很穷!

        这里的房屋大多还是泥土和茅草做成的草房,再不济的连草房都没有,直接就是树皮房子,房顶上有缺漏的地方,就直接盖块儿塑料布,用石块压着,风一吹,那塑料布呼呼作响,就是站在外面,我都能感觉里面四面漏风漏雨的样子。

        这么穷的地方,我在别的地儿还真没有看见过,可能是我想象力贫乏,我是真的很难想象,在90年代,发展迅猛的中国,还有这样的村子存在。

        难道是因为封闭的地理原因吗?我看到这个村子的人穿着脏兮兮的衣裳,甚至衣不蔽体的样子,心里难免很是感慨,不由自主的找着原因。

        可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个奇特的事情,就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好像都很懒的样子,我和如雪走进这个村子,走过了大半个村儿,竟然都没看见一个在干活儿的人。

        这些村民不是蹲在墙根儿无所事事,就是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在村里的土路上乱晃荡。

        而且我还发现这个村儿,村里村外不是没有土地,而这些土地里也歪歪斜斜的栽种着快被杂草淹没的粮食蔬菜,说明他们还是以种地为生的农民,可这田地明显就疏于打理。

        莫非,他们真的就是这样过每一天?乱晃荡?或者蹲在墙根儿发呆?

        无疑,这个村子弥漫着一种懒散而颓废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觉得非常的难受,比曾经我见过的那个无限轮回的死村还难受,毕竟无限轮回还有破除的希望,这村子里的这种气氛无疑就是一种绝望。

        是什么样的绝望?是那种日子就这样了,没有任何变化,死气沉沉的绝望。

        我不太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农民都是勤劳的,无论他们的日子清贫与否,都不能改变他们的勤劳,我忍不住问到凌如雪:“这个村子都是以打猎为生吗?”

        “不是。”凌如雪回答的很简单,更没有说明什么,这感觉简直快把我憋疯了。

        可偏偏我还不能多问,因为一早进村的时候,凌如雪就给我说过,无论看见什么怪异的事情,不要多问,更不要多说。

        村民们对我们的到来没有一点好奇,我也很难想象一个封闭的村子,会经常有人来!因为只有经常有陌生人出现的村子,人们才会见怪不怪。

        而相对闭塞的村子,总是对外来人充满了好奇的,就包括我的家乡,那时候要是来了一个城里人,村民们总是要去围观的。

        可这村子会经常有人来吗?肯定不会,就冲那难行的道路,也不可能!

        那为什么这个村子的人会如此表现?我看见他们的表情,他们的眼睛,全部都像一潭死水,波澜不惊的样子,那种压抑而绝望的感觉再次泛起在了我的心中。

        现在已经是下午时分了,我们三个要去下一个村子已经是不现实的事儿,今晚是注定要在这个村子留宿的,可面对这样的村民,我真的不想留在这里。

        烦闷之下,我摸出了一支烟,还没点上,我就注意到有一个原本坐在大树底下打盹儿的村民朝我走来。

        同样是脏兮兮的衣服,头发也不知道多久没洗了,乱蓬蓬的像一个鸟窝,他走到了我面前,一笑,露出了一口黄黑的牙齿,然后很直接的对我说到:“给我几根烟抽抽吧。”

        我眉头微微一皱,倒不是嫌弃这个中年人脏兮兮的,而是我从来没有遇见过找人要东西要的那么理直气壮的陌生人。

        凌如雪很平静,仿佛她早就知道了这样的情况。

        至于慧根儿,他对人情世故原本就没有什么概念,别人问他要东西,只存在他乐意给和不乐意给这两个选择,他也不会想太多。

        我是一个不大会拒绝人的人,看着这个中年人,或者是老年人吧,我觉得几根儿烟也无可厚非,于是我把剩下的半包全部给了他,他接过烟,嘿嘿一笑,也不说声谢谢,转身就要走。

        我忍不住叫住了他,毕竟今晚还要在这里留宿,我问到:“大爷,我们路过这里,今天晚上想要在这里住,你知道这里哪户人家方便借宿吗?”

        那人正在贪婪的闻着香烟,一听我这样问,转过身,有些奇怪的对我说到:“你叫谁大爷?”

        我一愣,难道这里还有别人吗?不过农村人多少有些显老,我想也没有人乐意被别人喊成是老头儿,于是我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喊了一声:“大叔,我”

        “你这人怎么回事儿?又是大爷又是大叔的?我才28岁,咳,咳怎么就成了大爷,大叔?”那人毫不客气的说到,不过好像身体不是很好的样子,说话的时候不停的咳嗽。

        28岁?我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人,简直不敢相信28岁,只比我大两岁的人会苍老成这个样子!

        我很想问点儿什么,可是我一下就看见如雪轻轻的对我摇头,我只能闭口不言了,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那人倒是不在意,手一挥,说到:“你们要借宿,是不是?我家就可以,五十块钱就让你们住,吃饭你们再加十块钱,要吃肉的话,还给十块钱。”

        我觉得很神奇,这么偏僻的村子,这么慵懒的村民,竟然能对钱那么有概念?就算有了钱,他们哪儿花去啊?而且还能这样狮子大开口,要知道,在93年,五十块对于一个农民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小数目。

        另外,就他们这样,还有肉吃?

        我对这个村子越来越多的疑问,憋在心里很想一探究竟。

        看情况,估计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而钱我还有一些,于是面对这个对我狮子大开口的村民,我说到:“可以,你带路吧。”

        那村民的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然后带着我们三人去到了他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