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二章 换人
  • 第五十二章 换人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是这个我素不相识的大巫阻止的?我很疑惑,不由得小声问到凌如月:“为什么他要阻止?”

        “我不知道,大巫有占卜的本事,他要做什么,又不用对我们解释。”具体情况如月不好对我细说,只得在我耳边小声嘀咕着。

        就在我和如月小声交流的时候,如雪扶着大巫已经走到了我们的面前。

        “如月,大巫算到你要和陈承一偷跑,我们提前等在这里,果然是如此。”凌如雪开口对凌如月说到,那语气带着几分严厉。

        如月吐了吐舌头,过来摇着凌如雪的手臂说到:“姐,我们原本隐瞒消息就是不对的,那酥肉和沁淮万一有危险呢?”

        “波切爷爷不是说过,这件事充满了变数,未来晦涩不明,但酥肉和沁淮暂时没有危险,不允许小辈插手的吗?”面对如月的撒娇,凌如雪并不为所动,只是严厉的警告着如月,至于我,完全被她忽略了。

        “让他们去,变数已经发生了,我们再阻止就是逆了天神。”一直没有说话的大巫忽然开口说到。

        这句话,让在场的我们都愣住了,凌如雪有些不甘的说到:“波切爷爷,这样让他们去那个寨子,岂不是很危险?不,我不能让如月去。”

        那名为波切的大巫笑着说到:“如月不去,那就你去吧。”

        “好。”凌如雪非常的干脆。

        ——————————————————————————————————————————————————————————

        如月拧不过大巫和如雪,最终哭着回了寨子,原本是如月和我同行,最终变成了如雪,这感觉很奇怪,我也很不适应,站在美丽的月堰湖,我对如雪说到:“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去就好。顺便你把慧根儿也带回去。”

        少了如月的帮忙,我自觉一个人没办法照顾慧根儿,即使慧根儿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一个小孩子。

        “你知道那个寨子怎么去吗?”如雪的语气很平静。

        “额,不知道,不然你跟我说怎么去也可以。”在内心深处,我并不想和如雪同行,我对和她在一起有一种本能的排斥,因为和她在一起,我不自在,情绪也不能自我掌控。

        “我和你同去。”如雪回答的很简单,依然很平静。

        “为什么你一定和我同去?”我有些恼怒。

        “因为大巫让我和你同去,我便要和你同去。”

        “大巫说什么你都要做,是不是?”我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古板,不知道变通的人。

        “是的,大巫的占卜之术很少出错,在混乱而不清的未来中,他总是会给我们正确的提示。”

        我无奈了,知道拧不过这个女人了,同时我心里也有一百个谜团不解,就比如现在我知道了大巫有一样本事和我们道家的命卜二脉一样,是什么未卜先知,那他为什么会一开始,在我没去寨子之前,就警告酥肉和沁淮的事儿不能对我说,又为什么在我知道了,冲动的要前去救他们的时候,又说是命运的选择呢?

        这不是很矛盾?

        道家的卜算之术,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知道了也绝无改变的可能,除非付出大代价改命或者用邪术转移于他人身上,而巫术的卜算之术是什么?感觉充满了无数命运的选择。

        我很想让李师叔和这个波切大巫交流一番,看看谁是正确的。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心里也很是没谱,我对凌如雪说到:“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要带着?我等你。”

        “没有,我们走吧。”凌如雪淡淡的说到。

        我发现这个女人是一个很光棍气质的女人,说走连东西都不带一件儿就跟我走了。

        好吧,随便她,连换洗衣服也不带一件儿,算她厉害,反正苗女都是叮当猫,指不定她就给变出来了。

        几天以后,我们出现在了贵州的边境,确切的说是湘西的边境。

        原本月堰苗寨就在云贵川三省边境处,我们走出密林后,就直接取道重庆,马不停蹄的过了重庆,再随便搭了一辆客车,就到了这个湘西边境的小镇。

        在镇子上,如雪问我借了500块钱,再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换上了普通汉族女孩子所穿的衣衫,然后背上多了一个行李袋。

        怪不得那么光棍,原来是打算问我借钱啊。

        不过,经过两天的相处,我面对如雪的时候,已经不是那么不自在了,她依然是不多话,依然是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样子,可是一天一夜的密林跋涉,都是她在照顾我和慧根儿。

        她很厉害,有一双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无论是什么食材,经她做出来,就好吃的让人停不下口,本着这层交情,我觉得借钱给她也是很应该的。

        我们在镇子上停留了一天,在如雪逛街的时候,我和慧根儿就无聊的呆在旅馆,才从密林行走出来,我们比较累,也没有那逛街的心思,所以就选择呆在这里。

        因为无聊,所以我也逮着慧根儿问着在我看来很无聊的问题。

        “慧根儿,你觉得如雪姐姐咋样?”

        “聊砸咧(很漂亮呢),哈哈哈”慧根儿正在看电视,一边傻笑,一边就很直接的回答了我。

        “你觉得如雪姐姐漂亮?你不觉得她冷冰冰的很凶吗?”

        “不凶,其实对额可好了。如月姐,团团姐都说如雪姐姐不爱表现。额也不知道她不爱表现嘛(什么)。”慧根儿忙着看电视,面对我的问题已经不耐烦了,回答我的时候连头没有回。

        我也不好意思再问,忽然想起一个场景,当她看见我痛到皱眉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然后划开了自己的指头难道她是不忍心看我疼,然后才换了一个办法,情愿用自己的血?

        难道她就是这样的人?对人好,也不屑于解释,外冷内热?

        这个想法让我觉得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悸动,恨不得立刻找她问问,忽然又觉得自己有够无聊,干嘛要想这些,为了强迫自己不想,我干脆一把拧过慧根儿,把他摁床上呵痒痒,弄得慧根儿哈哈直笑,一边笑一边大骂:“坏哥哥,哈哈哈哈欺负额哈哈”

        就在我和慧根儿疯闹的时候,如雪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汉女的衣衫,多了一个行李包。

        这个边境小镇原本就是比较落后的地方,显然也没什么流行的,好看的衣衫,但是我不得不说,人漂亮,穿什么都好看,穿苗女服饰的时候,如雪很漂亮,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风情。

        穿普通衣服的时候,她依然很漂亮,感觉整个人就像换了一个味道。

        面对我的目光,她就像没看见似的,只是进屋说了一句:“去吃饭吧,吃完饭后早点休息,去那个寨子的路不比去我们寨子好走。”

        这时我才回过神来,抓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恼怒自己为什么盯着别人看的有些肆无忌惮,或者我也有些恼怒,为什么她能无视我的目光。

        饭是在镇子上的普通小饭馆吃的,比较有当地的特色,可我吃的索然无味,因为这些菜和如雪亲手做出来的菜,味道还是差了许多,可是我是她的谁?有什么理由要求别人为我做饭?

        因为这个想法我又有些懊恼,不过这只是我一个人在想东想西,不论是如雪还是慧根儿,都没有察觉到什么。

        当夜,我们三人就在这个镇子简陋的旅馆里过了一夜,而在第二天,我们就踏上了去那个寨子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