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十七章 无耻与无敌之间
  • 第十七章 无耻与无敌之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这一喊,很多人愣住了,特别是云小宝,脸色那叫一个‘精彩’,估计因为陈大师的关系,他对我的印象肯定不好,现在我来和他攀交情,这算咋回事儿?

        我一把把酥肉从人群里扯出来,随手就把盘子放下来了,这是‘凶器’可不能放手上,我可是好人。

        不理会云小宝的精彩脸色,我特别温柔的跟酥肉说到:“肉儿啊,你看看吧,小时候叫你好好读者,你不好好读,连古文都不会。”

        酥肉立刻配合的说到:“三娃啊,我小时候哪有心思读书,不就跟你胡混去了吗?”

        我和酥肉一扯淡,别人就看得眼抽筋,这算哪门子的事儿啊?那么乱,那么紧张的情况下,这俩家伙还有心思‘肉麻兮兮’的扯淡,那是他们不了解我们,在饿鬼王面前都能扯淡的俩个人,这点儿事算个屁。

        陈大师可不想看我和酥肉表演,直说到:“让人报警去吧,我这脸上还有伤呢,对于这种暴力的行为,我绝不姑息。”

        至于云小宝则是有些惊疑不定的问我:“你是哪个?”

        酥肉指着陈大师说到:“报警是肯定的,不过现在你给老子站在那儿,沉默!”

        这话说的真精彩,陈大师立刻脸色就变得一阵儿青,一阵儿白,至于我,骨子里那痞子性格被激发出来了,争强好胜的性子也就来了,我望着陈大师说到:“你刚才那句竖子,尔敢喊的可真精彩,你身为道家之人,应该知道道家之人种种咒言的功法吧?别以为只有佛门才有狮子吼。”

        说到这里,我望着陈大师停顿了一下,然后一口气息已经暗沉丹田,轻声说到:“你是不是想这样喊?”说完这话,暗沉丹田的一口气息已经爆发:“竖子,尔敢!”

        这门功夫要的就是气息悠长,悠长的气息中也要暗含功力,这是相辅相成的事儿,我的功力不算丰厚,从小时候7岁算到现在,也不过16年而已,不过16年的累积也不是小事儿。

        岂是那种骗子可以比的?这门功夫不算太难,师父早教过我其中两种吼法,一种是喊魂归来,一种就是镇魂的喊法,这一招老李曾经用过,就是当即把人镇住,让人神思一片空白。

        如果是老李或者我师父卯足了劲儿来喊,可以让人一两分钟都是痴傻状态,我的功力尚浅,不过一喊之下,那陈大师也直接傻愣傻愣的愣住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在场的人们不是首当其冲的人,自然没有那么深刻的感觉,只是觉得我这一喊之下,声浪如同气浪滔滔不绝,甚至在这厂房里起了很大的回音,就如我手持麦克风在说话。

        这手功夫显然镇住了所有人,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平常人喊不出这个效果。

        而陈大师的徒弟,只管喊着师父,师父,可陈大师此时就跟一个白痴似的,哪里会答应?

        然后我才跳上供桌说到:“大家以为的道士是什么样子?仙风道骨?不食人间烟火?还是成仙得圣,高深莫测?我要说的是,道士也是人,更不神秘,就是所学不同而已。知道我为什么和这陈大师过不去?就因为他败坏我道家的名声,装一个仙风道骨,装一个高深莫测,最后他赚了一个盆满钵盈,我道家落了个声名狼藉。我原本不想说我才是个道士的,可是这骗子欺人太甚,仗着人多势众,就想尘埃落定,蒙混过去吗?”

        说到这里,我望着云小宝,马独独,曹二等一众人说到:“十五年前,成都骡马市,XX茶楼,我和师父曾去卖玉,你们可还记得?”

        云小宝脸色一下子巨变,马独独和曹二的表情也非常震惊,我不管这些继续说到:“当日,我记得云老爷子情愿用一半家产换我师父一块玉,我师父只收了两千。我道家之人,从不掩饰需要黄白之物,可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有劳有得才是正途。而且还要在不坏因果的时候出手,才换心安,钱财反倒是其次。哪有像他这样的,跟救火队似的,哪里有难,哪里出现?每次出现,必然伸手大拿而特拿?不怕被钱砸死?不怕因果缠身,修为不得寸进?这骗子真他妈的讨打!”

        我越说越是愤怒,此时云小宝已经激动的冲上前来,说到:“小师父,你可不可以跳下来,让我看看?”

        我勉强忍住火气,跳下了供桌,云小宝激动的双手搭在我肩膀上,对着我仔仔细细的打量,不单是他,连同马独独和曹二等人也围了上来。

        我任他们打量,眼睛却落在那个所谓的陈大师身上,我看见他那一群徒弟中,那个面色凶狠的徒弟终于站了出来,对着陈大师狠狠的抽了两个耳光

        这倒是个办法,我心里想着,可这时,曹二已经惊喜的喊到:“是了,就是他,当年那个小师父。我说看着有些眼熟,原来真是那个小师父。”

        曹二的话刚落音,马独独和云小宝也已恍然大悟,马独独非常急切的问我:“小师父,灵玉还有没有?无论如何请卖给我一块儿。”

        而云小宝则直接眼泪都出来了,对着我作揖,久久不肯起来,我没搞清楚是咋回事儿,连拉带扯的把云小宝拉直了,这云小宝很优雅的抹干了眼泪说到:“你师父是我们家宝根的救命恩人啊!”

        我迷迷糊糊的,啥救命恩人?我师父啥时候去救我云宝根,我咋不知道?

        “我家宝根一根独苗,从小备受宠爱,反倒是教育不足。十几岁时与人打架斗殴,闹出了大事,当时被人捅了很多刀,灵玉也在那个时候碎了。可那天一起被寻仇的三人,两人都死了,唯我家宝根抢救了过来,医生说那么多刀,没有一刀刺中要害,而且在那偏僻黑暗的地方,还有人路过,及时发现了他,也没有失血过多。诸多巧合,真的是挡灾玉救了他一命啊!”就在我疑惑的时候,云小宝娓娓道来,解了我的疑惑。

        我心里说不出来什么感觉,说实话,我知道人玉相养,诸多益处,是否挡灾,却不敢肯定,毕竟在道家更讲因果。如果是命定的死局,什么东西都挡不了。

        不过,是命里的灾劫,跳过之后,可以续命,倒是可以挡挡,这就是人生有坎的说法。

        至于我自己,童子命,可不是一个灵玉就可为我挡灾的,我需要大功德去消灾。

        此时,陈大师早已经被这些人遗忘了,至于看热闹的人们更是啧啧称奇,这峰回路转的,简直比看电视剧还精彩,真假道士,嗯,精彩!

        我想起这一茬,忽然觉得要拜托云小宝一件事儿,我说到:“云大叔,我师父一向不喜欢我太过高调,今天在场的人有5,60人,我希望借云大叔的嘴,让大家别把这事儿乱说,毕竟影响不是太好。”

        云小宝点头说到:“这个你放心吧,毕竟没有什么离奇事件,人们也最多议论一下,不会出什么乱子的!”

        我刚想对云小宝说那个陈大师的事情,而此时陈大师已经清醒了过来,被扇了两个嘴巴,一张脸肿的跟个水蜜桃似的,还假装风度的走了过来。

        然后厚着脸皮对我说到:“原来小兄弟也是道家之人,这倒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啊。既然都是道家之人,小兄弟也知道家之苦,这件事情,我想小兄弟也不是存心陷害我,我就不追究小兄弟了。也算是给小宝兄一个面子。”

        云小宝颇为意动的样子,我看出来了,他并没有因为我,而不相信那个陈大师,反倒是说到:“也是,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啊,我觉得大家说清楚,共同把这场法事进行完毕吧?毕竟这里陈大师不是说不太干净吗?之后,我亲自去摆一桌酒,然后大家就赏脸坐下来,说清楚误会就是了,呵呵”

        果然如此,云小宝只以为是误会,我才和那陈大师过不去,而我心里大骂到,你妈,咋有那么不要脸的人,还摆出一副你不和我计较的样子。

        我火大,直接说到:“这里面没有误会,他一定就是骗子,今天闹到哪里去斗是一样!云大叔,你要信的过我,你就把你们的遭遇详细的说出来,我来给你们解释,是不是有人存心害你们。”

        我很直接的说着自己的想法,而没注意到,那个凶狠之人一直站在酥肉的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