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二章 近乡情怯
  • 第二章 近乡情怯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那哥们见一直沉默的我忽然说话,挺惊奇的,转头同样用四川话问到:“哥子,你也去过湘西苗寨啊?”

        我笑着说到:“是啊,那里风景不错,听说国家要搞旅游开发啊。”其实,那个时候我压根儿没有去过湘西,只是随口一说,可没想到到现在,那个地方倒真成了旅游地点了,很多神秘的事情被刻意的一渲染,反而把很多真相都掩盖了下去,唯一不能掩盖的就是当地的民风,由于很多原因,依旧非常的彪悍。

        “这个我倒是不晓得。不过说起来,我倒是真的想去次湘西,看看我婆婆的故乡,我都没去过。”那人很感兴趣的说到,听完这句话,我知道,这人多半没有吹牛自己的经历,只是夸张了一些。

        我装作很懂的样子,问到:“你婆婆哪个寨子的嘛?你说来听听,说不定我去过,也可以给你描述一下嘛。”

        那人略微有些皱眉的说到:“我婆婆对她自己的寨子很忌讳的样子,很少说起,我只是在她快去世的时候,大概听她提起过一次,在XX地儿那一片的寨子。”

        XX地,我对湘西一无所知,当然也就不知道他说的是哪里,但是我默默的记下了那个地方,要知道去苗疆找蛊苗可不容易,有一些线索总是好的,而且蛊苗不和一般的寨子接触,但是蛊苗之间倒是互相都知道,还会有一些接触,听凌如月曾经提起过一次,蛊苗之间还有特殊的交易,如果我有了这个线索,说不定能摸索到凌如月她们所在的地方。

        想起来很惭愧,我和如月虽然在一起的时间短,但交情不浅,是真的如兄妹一般,我竟然不知道她所在的地方。

        可是她也没说过啊,好像不太提起的样子。

        问出了这个,我随便敷衍了两句,也就没多说什么了,更没吹嘘自己知道些什么,人前低调,不多言,我是知道的,就算我还没怎么面对过社会。

        不过毕竟和别人谈了两句,我倒是不好继续睡觉,很努力的想着干脆开朗点儿好了,可是还是融入不了,听他们吹着吹着,我竟然真的睡着了。

        当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看到四川熟悉的山水,我又再次回到了这里。

        没多久,火车就到了成都站,我还是礼貌的和几个同座之人道了个别,就匆忙下车了,这一次,我没打算在成都停留,我跟酥肉说过,半年内我会去找他,因为我要先陪我父母。

        想着爸妈,姐姐,我心里有些火热,恨不得立刻回家,可是当我踏上回家的客车时,却又害怕起来,怕见到父母,那么多年了,他们会对这个儿子陌生吗?

        姐姐们还好,毕竟她们在北京的时候,我一年总还能见着两次。

        越这样想,我的心就越是不安,所谓近乡情怯,就是这感觉吗?

        那个时候,全国的高速公路线路还没修通,客车颠簸了一天,才到了我故乡所属的地级市,可这时却没了到我家所在镇子的车,我只好在这里停留一天。

        这个城市是离我故乡最近的城市,可惜我竟然长这么大,一次都没有来过。

        此时,正是华灯初上,万家灯火的时候,我一个人提着行李默默的走在这个城市,看着这一切,忽然就想起我家的灯火,妈妈做饭的味道,爸爸微笑的样子

        心里有些温暖,又有些心酸,亲乡情怯的感觉更加厚重,师父啊师父啊,你说自然之心,只体会,不干涉,可是你要我怎么去放下这人家烟火的温暖,哪怕只是一丝温暖,此刻在我心中也重如万钧。我,还是,放不下。

        随便的吃了一点儿东西,在一个小旅馆凑合了一夜,第二天早起的时候,我望着自己的行李,竟然有种更加胆怯的心理。

        我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冲到这个小旅馆简陋的卫生间里,开始洗涮,非常认真的刮胡子,又非常认真的打理头发,完了之后,我翻出了我最好的一套衣裳,仔细的穿上了。

        做完这一切,我望着镜子苦笑,我发现我挺俗的。

        呵呵,一个俗气的道士吧,一点也没仙风道骨的感觉,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都一样,都有一种风光回家乡的心理,就算撑面子也要撑起来。

        其实,真不为别的,就为了那一颗盼儿风光,盼儿出息的父母心,要知道我可是在北京,我父母心里了不得的大城市呆了那么多年的人啊,我怎么忍心让他们失望?我要满足他们。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算像模像样,我提着简单的行李和给父母的礼物,终于踏上了回乡的客车。

        几个小时以后,我站在了那个熟悉的小镇子,到了车站,我差点认不出来这个小镇子,那么多年过去,竟然变得那么繁华。

        刚走出车站,我就遇见一个熟人,胡雪漫,大胡子叔叔。

        他望着我,我望着他,两人一时语塞,然后又同时傻笑,他忽然就走过来,想象小时候一样揉揉我的脑袋,却发现够不着了,他开口说到:“臭小子,长挺高了啊。”

        这一句话无疑破开了时间和空间带来的疏离,多年前的感情又再次回来了,我笑着说到:“不高,就1米82。”

        “哈哈”胡叔叔大笑,我注意到这个当年正当壮年的胡叔叔眼角已经有了皱纹。

        不由得有些酸楚,少小离家老大还,乡音未改鬓毛衰胡叔叔都已经这样了,我爸妈呢?

        胡叔叔见我望着他,不由得说到:“看啥啊,三娃儿?”

        我尽量轻松的说了一句:“胡阿姨,你老了啊?”

        胡叔叔佯装愤怒的在我胸口轻轻打了一下,说到:“咋跟小时候一样,还叫我胡阿姨?谁说我老了,我年轻着了。”说话间,他已经接过我的行李,然后拉着我走到一辆桑塔纳的面前。

        在90年代,这样的小镇,这车已经非常了不得了。

        我奇怪的望着胡叔叔,问到:“叔,你发财了啊?”

        “发屁,还不是守着这里的部门,不过混了这几年,升了点职,到大市去了,调一辆车的权力还有,你知道,我们这部门特殊,调车不算啥。昨天就打算在客车站接你,又怕错过,今天一早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了,果然等到你了。”胡叔叔也不知道是不是人老了,啰嗦,一见我就喋喋不休的说着。

        我听得心里暖呼呼的,总算有了回故乡的亲切感,不再那么近乡情怯了,于是问到:“胡叔叔,咋想着来接我的?”

        “废话,不是给你撑面子吗?开着小轿车回去,你爸妈脸上也有光啊。”胡叔叔随意的说到,我此时和他已经坐在了车上,听他那么一说,我心里又是一阵感动,不由得开口喊了一句:“胡叔叔”

        胡叔叔假装无意的从包里拿了一千块钱塞我手里,说到:“姜爷的情况我都知道,我们这个部门消息还算灵通。我找同事打听到了你什么时候从北京离开的,算着今天也该到了。姜爷一走。你小子比较困难,我也知道,所以钱你拿着,你知道你父母,包括周围的邻居,都觉得你是去北京了,风光的人啊。”

        说到这里,胡叔叔没说什么了,我懂他话里的意思,我捏着那一千块钱,眼睛发热,终究放进了兜里,这个部门津贴高,可是绝对不能和有钱人比,90年,一千块钱很不少了,这份情谊我记下了,我没有说还钱什么的俗气话,我知道我该怎么做。

        车子发动,朝着我家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