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八十八章 赶尸人孙魁
  • 第八十八章 赶尸人孙魁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下茅之术,我已经做过一次,这次再请也就顺利了许多,而这一次,我已经疯狂了,沟通的全部都是鬼仙一级的。慧大爷的模样,让我心底有说不出的痛,这种痛不是能用言语来表达的。

        师父也和我一样!否则,他也不会动用那个所谓有伤天和的拂尘三十六式。

        当我睁开双眼之时,一股强大的力量弥漫了我的灵魂,这股力量还是带有无比的阴冷之意,和上一次的狂暴不同,这一次我的心中竟有一种毁灭一切的杀戮。

        这是下茅之术的不足,你只能分清哪一个强大,却不能分清所请之鬼的性格,所以请鬼只能是下茅,毕竟鬼物就算修成了鬼仙,也还是鬼物,也许它只是因为强大,度过了劫数,不代表它没有沾染因果,没有作恶。

        而且下茅之术对身体的伤害是最大,它不像中茅,上茅之术,所带的是正能量。

        同时我看见师父和老村长战斗的很辛苦,师父全身上下很是狼狈,衣衫也破了,面色呈一种怪异的红润,这是功力透支的表现。

        毕竟师父不是师祖,也许由师祖来施展这拂尘,说不定就拿下了老村长,因为师祖功力深不可测。

        但还好的是,师父没有受伤,反倒是老村长身上多了很多冒着阵阵青烟的痕迹,不过和老村长战斗也不能受伤,第一是因为老村长下手的人几乎都死了。第二,我想起了师父说的,别让他咬到,咬到后果应该很严重!

        看见师父这个样子,我已经顾不得这许多了,面对僵尸,所有关于伤魂的手诀都没太大的作用,我起手就五雷诀,和元懿一样,我所引之雷是天雷,既然拼命,我也就不再留后手。

        奇怪的是,这一次雷诀的掐动不像上一次那样阻力重重,很是不顺。相反,我的手诀掐动的顺利无比,且已经和雷电建立起沟通,我能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狂暴的雷电,含而待发。

        慧大爷见我掐动五雷诀,忽然说到:“承一,停下来,慧根儿的超度就快完成,你克制五分钟,和你师父一起掐动雷诀。”

        我师父也看见我掐动了是雷诀,大吼一声,用拂尘扫过老村长的下盘,绊倒了老村长,然后吼到:“凌青,孙魁,行动!”

        此时,天空中乌云密布,狂风吹过,已经带起了呼号的声音,那浓浓的雨意,几乎用鼻子都能闻到,大阵已经快蓄势完毕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拖延五分钟,我生生的停止掐动手诀,却因功力被逼回去,吐了一口血,师父来不及给我解释这许多,一把拉住我,说到:“去外面。”

        我压制着心里的那股冰冷的杀意,恨不得毁灭再毁灭的意念,非常的辛苦,任由着师父把我跌跌撞撞的拉出祠堂。

        师父知道我在压抑上身之物,非常辛苦,也不和我计较,毕竟茅术要很快的完成才是最好,拖延的越久越是危险,但这个时刻,大家都豁出了性命,这一点儿又算得了什么?

        是的,每个修者心里都要有一条大是大非的界限,有些事不能做,而有些事必须做!

        当师父拉我出去的时候,老村长就毫无顾忌的扑向了慧觉,毕竟毁灭慧觉师徒,阻止怨气世界破,才是老村长最终的目的,我很担心,可这时,一道红色的影子快速的飞向了老村长,然后趴在老村长的后脑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已经被师父拉动着跑出了祠堂,在祠堂外十米的一个地方站定,刚站稳,我就看见,此时老村长的身上密布着那种红色的虫子,而老村长竟然一动也不能动。

        那红色的虫子是什么?凌青奶奶和如月终于出手了吗?我分辨虫子没有什么本事,我只是隐约能看出那红色的虫子像是蝎子,可又不完全是,蝎子什么时候有翅膀了?

        凌青奶奶的身影出现在了祠堂的院子中,手上拿着一个奇怪的乐器,在努力的吹奏,可是看样子是那么的吃力,她旁边站在凌如月,如月此时手上同样也拿着那奇怪的乐器在吹奏,看样子更加的吃力,因为我看见那丫头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就在这时候,一道闪电划过了天空,师父忽然对我说到:“承一,如果这一次我们要死去,你怕不怕?”

        “我怕,可是不拼一样的会死。”我大声说到,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很辛苦,因为在努力的压制着身体里的鬼仙,我恨不得现在就掐动雷诀朝老村长劈去。

        “这里是整个大阵威力最强的地方,你知道吗?我们的计划就是把老村长禁锢在这里,然后毁灭。可是老村长比我预想的还强,因为总之,我一个人引雷,所带来的天火不够,需要你。”师父说话好像颇多的顾忌,但他话里的意思我却非常的明白,因为阵法无眼,伤老村长也会伤我们。

        “师父,我还有那么多事没做,我不会死。”我大声的说到,因为风声太大,我必须这样大声的吼叫,可这样大声说话的感觉却很爽快,连带着我的话也多了几分自信。

        “是的,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没有做。我们不会死。”师父也大声的说到。

        “死了也无所谓,师父,你下辈子要再当我的师父。”我忽然间豪情万丈,在生死间徘徊,师父应该经历过很多次吧,我经历一次又何妨?至少,这一次,我不再是躲在师父背后那个小孩子了。

        “说了,我们不会死。”师父的声音平静了下来,天空中越来越多的闪电划过,照亮了师父的脸,我发现师父眼中有一种非常坚定的信念,我不知道是我的哪句话让师父有了如此坚定的信念。

        就在我们交谈的时候,老村长已经被那些虫子完全的压制在了院中,一动也不能动,我快两天没见着的孙强这小子也出现在了院中,我看见他用五色的绳子不停的在捆绑老村长,脖子,四肢

        虫子不停的掉下来死去,可是又有新的虫子不停的扑上去,我看见凌青奶奶和如月两个人都在颤抖着,我不懂蛊术,可我知道,要控制那么多虫子,一定非常的吃力。

        孙强在捆绑完老村长以后,就推开了,我看见他出去一盒物事交给了在一旁守候的他的爷爷,却不想那老头推开了那盒子,可能因为用力过度,盒子打翻在地,我看见一抹红色倾倒在地上,那盒子里是朱砂。

        我知道他们爷孙俩是赶尸人,可我却不懂他们具体要怎么做,但是孙强的爷爷为什么会拒绝孙强递过去的朱砂呢?

        容不得我多想,接着祠堂的光亮,我看见孙强的爷爷拿出了一把类似于锥子的东西,朝自己的心口戳去,他要做什么?

        我压抑鬼仙很辛苦,所以不敢叫出声来,却听见师父在一旁失声喊了一句:“孙魁,你干嘛?用自己的灵魂强行带动僵尸,你会死的!”

        我也听见孙强喊到:“爷爷!”喊话间,竟然要冲上去夺走老人手中的锥子。

        我第一次知道,那个老人原来叫孙魁,此时他大吼到:“人死或者重于泰山,或者轻于鸿毛。老姜,强子,你们不要阻止我,我多年赶尸,早已尸气缠身,医院报告出来,我已经患上了绝症,没有多少日子了。这次就让我干件轰轰烈烈的事儿,很多年前到现在,人们一直都不待见赶尸匠人,可他们不知道,我们也是很厉害的。哈哈哈”

        这又是一个第一次,我听见这个叫孙魁的老人说那么多的话,可他的话却如此的震撼我,我看见孙强颓废的蹲了下去,抱着脑袋,或许是在痛哭,可是不怪他不坚强,因为我也想哭。

        师父望着这一幕,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忽然对我说到:“承一,你也长大了,刚才都跑的比师父还快了。”

        我不知道师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师父,那是你没用轻功,这夜里”

        我想说这夜里不好动用轻功,却被师父打断,他说到:“孙魁这次怕是要离开了,我们老一辈的总要离开,而你们年轻一辈的总要长大。”

        忽然间,师父大喊到:“老孙,我会亲自为你做法事的。”

        “好,记得帮我下辈子找个好人家!”孙魁很爽快的回了一句。

        刹那间,我的泪水也跟着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