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七十二章 戒严
  • 第七十二章 戒严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老村长会来这里?我明明刚才还见过老村长的啊,我忍着虚弱发冷的感觉,对师父说到:“师父,我刚才遇见了老村长。他应该不会再来这里。”

        师父望着我,很疲惫的说到:“我知道,慧觉开了天眼通,看见了一切,我知道你遇见了他,先休息吧。一切都这件事情完了之后再说。”

        我闭上双眼,确实是很累,也很虚弱,有师父在,我还管他什么老村长,就算在死人堆里,我也能安然的入睡。

        只是我还有一件事情放不下,我问师父:“师父,赵军”

        师父望着我说到:“放心,他在这里。”师父摊开手掌,赫然是一张蓝色的符,我知道,师父已经成功的接引到了赵军的灵魂。

        我心头一松,闭着眼睛睡了过去,因为我再也无法抵抗从内心深处传来的虚弱感。

        ——————————————————————————————————————————————————————————————

        当我一觉醒来,外面还是黑沉沉的,耳边是此起彼伏的鼾声,我划燃一根火柴,才看见,我已经回到了指挥部,而大家都已经在熟睡。

        怎么回来的?我完全想不起来,将就那根划燃的火柴,我点了一支烟,准备好好理清楚最近事儿,缓解一下自己的心理压力。

        亲自看见了一个杀戮的现场,那种滋味是很难受的,心灵上刻下深刻的阴影是必然的,我不能让这种阴影去影响我,否则我的心境上永远有一个填不上的漏洞,这个漏洞是血腥造成,所以它会让我以后行事乖张暴躁。

        这样想着,我刚吸了两口烟,忽然就一个小小的黑色的物体朝我扑来,我惊了一下,本能的就伸出手,想挡住那个身影,却不想手却被抱住了。

        “承一哥,别打,是额。”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不是慧根儿那小子又是谁。

        我动了动身子,让慧根挨着我躺下,然后小声问到:“那么晚了,你不睡,在干啥?”

        “在照顾你啊,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还是额灌你喝的糊糊呢。师父要额注意你的情况,怕你魂魄不稳,刚才额不小心睡着了,吓一跳呢,结果发现烟头在亮,就知道你醒了,醒了就没事儿了。”慧根同样在我耳边小声的说到。

        毕竟这此起彼伏的鼾声,证明大家很疲惫,我们不想吵到大家睡觉。

        听了慧根的话,我心里一阵温暖,不自禁的摸着慧根的圆脑袋,说到:“那你睡会儿吧,好好休息一下。”难为他照顾我,师父他们咋会让一个小孩儿照顾我。

        却不想慧根儿趴在我肚子上,抬着他那圆乎乎的脑袋说到:“额才不睡呢,姜爷和额师父都没睡,额也不睡。”说话间,慧根儿却打了和呵欠。

        我借着烟头的光亮,看了一下手上的表,时间是凌晨1点多,师父他们为什么还不睡?

        可是慧根儿这孩子明显困了,看在他照顾我的份儿上,我不忍心‘凶’他去睡觉,而是一把把他从我肚子上提下来,按到我身边,跟他小声说到:“明天哥给你煮鸡蛋面,你想吃吗?”

        我听见了很明显的咽口水的声音,然后就听见慧根说:“哥,额想吃。”

        “那你现在听话睡,我就一定煮给你吃。”

        “可是额想看师父他们守到老村长没有?”

        “那你先睡一会儿,就一会儿,守到了我叫你。”我心里一动,师父他们在守老村长,这是咋回事儿?慧根不是说我睡了一天一夜吗?

        “真的?”慧根儿明显心动了,这小子原本就困了。

        “嗯,真的。”我刚说完,就看见这小子脑袋一歪,靠我身上,一下子就睡着了。

        呵,其实慧根儿真的挺可爱,我轻轻的掐了掐他脸蛋儿,直到手中的烟抽完,我才轻轻把他放进我的睡袋,然后摸出一个手电筒,借着手电的光,走出了房间。

        房间外,我非常意外的看见了天上模糊的星光,是怨气世界破了一丝缝隙,然后怨气淡了的原因吗?我深吸了一口气,看见院子里有一堆火堆,蹲在火堆面前的,就是我师父和慧觉。

        另外,我还看见几个关键的点上,都守着两个战士,看他们拿枪的架势,我知道,枪里绝对是上膛的子弹,我很疑惑,为何要在夜里,如此大张旗鼓,严阵以待?

        在我昏睡过去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迈步走向了火堆,师父平静的看了我一眼,可透过火光,我看见师父眼底有一丝欣喜,至于慧大爷也看了我一眼,然后也是很淡定的说到:“你醒了啊?也是,我就知道你会醒来的。”

        我蹲在师父和慧大爷面前,火光一下子就烤的我全身暖洋洋的。

        这片村子的夏夜是如此的奇怪,它没有冬夜寒冷,但绝对比秋夜要凉,在外面这样守着,没有一堆火,是绝对过不去的。

        “我难道还会不醒?”我觉得慧大爷的话奇怪,不禁开口问到。

        慧大爷不理我,只是从火上的锅子里舀了一碗姜汤递在我手上,说到:“喝点儿,我怕你是好多天身子都暖不过来了。”

        师父在旁边咬着旱烟杆儿,说到:“那不是吗!魂魄离体再回来,这身子要回阳,得好些天吧。”

        我慢慢的喝着姜汤,手脚总算温暖了一些,他们说的对,就算这么睡了一天一夜,我也觉得自己全身有些发冷。

        喝完姜汤,师父拿两块烤热了的压缩饼干给我,说到:“快吃吧,要不是在这鬼地方,我早就弄些好东西给你补回来了。但不管咋样,只有多吃东西,才能恢复的快。”

        我是有些饿了,估计慧根儿也没给我喂进去多少糊糊,毕竟我在昏睡。咬着饼干,我说到:“师父,不要瞒我,跟我讲讲咋回事儿吧,我咋会变成赵军,你们又在干啥?我”

        我话还没问完,就被慧大爷给打断了,他说:“三娃儿,你跟小时候一样,这问题总是一连串一连串儿的,你难道不知道,灵觉连着灵魂,你的灵觉碰到了老村长,他直接就拘住了你的灵魂,把你的灵魂扯进他的怨气里了吗?”

        我闷头咬着饼干,又想起了那一个杀戮之夜,想起了鲜血,想起了一双双绝望的眼睛。

        “鬼之一物,原本没有什么攻击力,能影响人的无非就两点,一个是自身的阴气,二就是给人造成幻觉。越是厉害的鬼物,造成的这种幻觉,或者是错觉也就越厉害。老村长是厉鬼中的厉鬼,他影响你,让你以为自己赵军,这是一件儿很简单的事儿。”师父望着我说到。

        是的,确实,厉鬼让人产生幻觉,让人发疯都是很普通的事儿,我的脸色很平静,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平静,可能我的脑中反复上演的还是那一夜的血腥吧。

        “啥时候,让慧根儿给你诵经七天吧,去你心中的戾气与怨气,你受影响了,三娃儿。”慧大爷说到,他是佛门中人,对于人心,他们是道家人更为敏感。

        “嗯。”我点点头,我确实需要一次净化,那一夜,我经历一次,就觉得如此恐怖,我无法想象,以15天为单位,在那个世界轮回了许多次的村民。

        “我们守在这里,是因为昨夜老村长很奇怪的没有出现,他的聪明已经出乎了我们的意料,也打断了我们的安排。为了安全,这夜里,我们必须守夜了。”师父说到。

        “是啊,现在我们由主动变得被动,偏偏此时异数还不能被动用,这一切,难,难,难啊”难得慧大爷那么不正经的人,发出如此正经的感慨,这事情究竟到了什么地步?

        可是,接触了一次老村长之后,我的好奇心已经小了很多,我更关心的是,为什么我在那天如果被老村长‘杀死’之后,或者说我动手,我就会沾染因果,再也出不来?

        我更关心的是,我身体里跑出来的老虎是咋回事儿?

        我想要知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