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七章 魂兮,归来
  • 第六十七章 魂兮,归来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随着慧根的诵经声,那原本包围我们的浓雾竟然开始渐渐淡去,浓雾中原本有一个又一个的面色苍白,神态狰狞的村名身影,也开始渐渐消散。

        雾气竟然退去,到了山脚下,和慧根的念力僵持不下。

        这小子那么厉害?我有些不敢相信!用经文中的慈悲念力化去怨气,这是得道高僧才有的本事啊。

        慧根的诵经声不断,此时我又能看见代表师父的光点,已经到了山顶。

        到山顶了吗?我站起来,顾不得再感慨慧根的厉害,我知道该我做事儿了。

        单手握住招魂幡的幡杆,右手掐了一个诀,这个手诀严格的说来不属于108手诀之内,只是一个单纯的集中自身气场与灵觉的手诀。

        师父说过,他到山顶之后,就要随时准备接应了。

        我紧张的盯着山顶,果然不到一分钟,一颗闪亮的信号弹就冲天而起。

        开始了!

        我紧握着招魂幡,下一刻就闭上了眼睛,尽量的把思维放了出去,脑子里想的就只有赵军这一个人。

        喊魂术!

        这是一个说不上有多高明的术法,术法的关键也就只有一点,深度存思,和指定的鬼魂建立联系,接着用自己的喊声为迷失的鬼魂指明方向。

        这个术法,说实在的,灵觉强大一点的普通人也许在无意中也可以做到,就比如太过思念亲人,而陷入了一种存思状态,说不定就能把亲人还没离去的魂魄招来。

        但是,这也只限于关系亲密的人之间,要是和陌生的鬼魂做到有联系,难度是非常大的,所以也就要求了大异于普通人的强大灵觉,这也是这个术法比较难的地方,没有天分的道士,就算潜修了几十年,也不一定能完成喊魂术。

        我的压力很大,我怕玩不成这喊魂术,没办法配合师父,可没想到的是,我才存思了不到一分钟,我就感应到了一股焦急,害怕,恐惧的情绪,这种感觉很玄妙,我能清楚知道这股情绪的主人就是赵军。

        这就是玄学不被人理解的地方了,就好比有人无意中看见了自己的亲人的魂魄,他的面目是那么的模糊不清,甚至只是在梦中,你都知道就是他,这个人就是你的亲人。

        可是感觉方面的事情往往是没有办法证明的,所以玄学想要被世人理解接受是非常困难的。

        赵军,是你吗?赵军,是你吗?我一遍遍的在脑中重复着这句话,当重复道第七次的时候,一个模糊又清晰的回应传来,我是赵军,你是谁?

        跟我走,我带你逃出来,我努力的和赵军沟通着,可这句话我全神贯注的在脑中重复了十几次都没有回应,就在我有些焦急的时候,又一道回应传来,他们在帮我,带我走。

        我松了一口气,民间也有喊魂,可是一般都要至亲之人前去,魂魄才会跟着走,陌生人是不可能把陌生人迷失的魂魄喊到指定的地方的。

        喊魂术,之所以区别于民间的喊魂,就是因为它必须由专业的人士来完成。

        感受到了赵军信任的情绪,我立刻开口喊到:“赵军,归来,赵军,归来”

        我的喊声回荡在对面的山上,传来了阵阵的回音,这一喊声我运用了丹田之气,只有这样,才能破开层层的怨气,为赵军的魂魄指引一条明路。

        我个人的功力和师父是没有办法相比的,所以师父亲自动手做的招魂幡是我的一大助力,招魂幡在魂魄的眼中,就如灯塔在迷航的船只眼中一样,是一个关键性的指引。

        但就是这样,我还是感应不到赵军在朝我靠近,老村长所布的怨气太过强大,我和他抢人,单单这样是根本不行的。

        所幸的是,随着喊声的一次次回荡,我感觉到了赵军感激,信任的情绪,闭着双眼,我恍惚中能看见赵军了,只是所见非常的模糊,只是层层的迷雾中,有一个恍恍惚惚的人影在其中的感觉。

        而且,我能感受到那迷雾中的恶意与怒意,是老村长要和我对持吗?

        心中陡然生出一股豪气,我一把拿起招魂幡,双手持住,脚下开始踏起步罡,这是我第一次正式踏步罡,借助星辰之力,心中多少有些忐忑。

        可是师父下午给我交代的话,却给了我莫大的信心。

        “承一,我从来没有评价过你的道法到了什么程度,也从来没有放手让你做过什么,只因为你心性不定。你从小我都让你坚实的打好基础,其实今天我想告诉你,你能做好很多事情。放心去踏步罡吧,你应该比我更能感应星辰之力。”

        是的,只要是涉及到感应类的道法,我原来都能做好,只是我自己不自知而已。

        脚踏七星步,我感受我整个人仿佛能沟通宇宙中一股神奇的力量,那股力量含而不发,却隐约有种莫大压力在其中,我很担心我承受不住。

        师父原本也担心这个,可是他只是说了一句,小鸟儿总要振翅高飞的,他应该放手,对我多一些信心的。

        我又怎么能让师父失望?

        步罡不停,我声声的呼唤着:“赵军,归来,赵军,归来"

        我能感受到赵军好像已经找到了一个目标,却冲不出来的感觉,我需要更多的力量去帮助赵军冲破阻碍。

        我踏的步罡是最简单的一种步罡,但也可以借助大力量,当最后一步步罡踏下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耳朵一阵轰鸣,一股冰冷而庞大的力量,忽然就落在了我的脑中。

        上天的力量是冷的吗?迷糊中,我就只有这一个念头。

        下一刻,我的大脑就涨的发痛,却又分外的清晰,有一股不得不发泄的感觉,我把招魂幡往地上一插,单手握住,把自己的力量传达在其中,只为了它能更加的‘明亮’,然后我大喝到:“赵军,归来,赵军,归来”

        随着我喊声落下,就像平地起了一声惊雷,瞬间照脸了整个黑暗的天地,我的脑中,赵军的形象分外的清晰起来,他的眉眼我都能看仔细了,每一个表情,没一个动作

        我‘看见’了他惊喜的样子,然后快速的朝我的方向赶来,我‘看见’了层层的雾气被我声音‘劈’开,给赵军让开了一条路。

        我感觉到了如此之多,可惜的是我看不见自己当时的样子,连鼻血从我的鼻孔中涌出,我自己都不知道。

        终于能帮到师父了,如果顺利的把赵军接进招魂幡,这次的异数突变的机会,我们就算抓住了。

        可是,有那么容易吗?

        就在赵军朝我快速靠近的时候,忽然一声冷哼的声音在我脑中炸开,我的心里一阵翻腾,好容易才稳住了心绪,是老村长来了吗?

        来了就来了吧,我知道我已经没有退路了,赵军的魂魄我一定要让他平安的来到这里。

        我看见了赵军恐慌的样子,老村长也盯上了我,他就像一条藏在暗处的强大的存在,此时终于露出了狰狞的爪牙,喊魂术不能停,此时我需要别人的帮助了。

        我举起手,打了一个手势,坐在我身后的八个道士,同时开始声声的呼唤:“赵军,归来,赵军,归来”

        而我,分明已经看见,一个血红的人影朝我走来,一步,一步,给人莫大的压力。

        这个身影,就是老村长吗?

        我原本有和他对持的勇气,可是第一次看见他的身影,我的心都在颤抖,我感觉到一股无力感在心中,我觉得我不可能和他匹敌,我完全没有想到,第一个要面对老村长的人是我。

        可是,我能放弃赵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