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一章 背叛(为W无语ing加更)
  • 第六十一章 背叛(为W无语ing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哼”我只听见那人用冷哼声回应了我师父,我艰难的回头,只看见一行人远远的,很是着急的朝这边走来。

        他们刚刚从山脚下出来,离这里大概又一里路的距离。

        接着,我听见巨大的直升飞机的轰鸣声,飞机已经降落,晟哥要被带走了吗?可惜我没有一丝的力气,我只是趴在地上,虚弱看着这一切。

        我看着那个老人把那年轻人拉走,看着两个人夹着晟哥,开始朝飞机上走。

        “晟哥”我艰难的喊了一句,可惜由于虚弱那声音大小,连我自己都听不清楚,何况在这巨大的轰鸣声中。

        “杨晟,你不要走,你可以什么都不要,可是你不要我了吗?不要我们的孩子了吗?”一个带着哭腔的尖厉女声传来,声音是如此的大,如此的撕心裂肺,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在如此大的轰鸣声中,竟然都能听清楚,可见呐喊之人,是多么的痛苦,是用怎么样的情绪在喊?

        我一愣,我听见了什么?不要孩子了?晟哥自己要走?

        嫂子有孩子了?晟哥我不敢往下想,我的心忽然开始刺痛,不,这不是真的。

        虚弱中,我看见正要踏上飞机的晟哥身子一震,不由得的转身,回头,目光放向远处,我知道他是在看嫂子。

        可他旁边那个人,也不知道跟他说了一句什么,然后拍了拍手中那个显得很精致的箱子,然后我就看见晟哥头也不回的上了飞机。

        晟哥我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还需要阻止自己去想吗?这一切已经是最好的证明了!我满心的苦涩,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

        我看见那个和我斗法的年轻人上了飞机,然后转身,似乎是不甘心的望了我一眼,接着对我比了一个无比挑衅的手势。

        最后是那个老人登上了飞机,他回头说了一句:“老李的徒孙,不错,年纪轻轻,呵”他说话的中气十足,每一个字都清晰的传到了我的耳朵,然后他进了机舱,有人关闭了飞机的门。

        呵,我这叫不错?他是什么判断标准?我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个菜鸟而已。

        直升飞机开始缓缓离地,我看着,心如刀绞,不论怎样,晟哥有句话说对了,有的人,你和他相处十年,也不是朋友,有的人,只是一分钟,你也可以认定他是一辈子的朋友。

        是的,我把你当一辈子的朋友,然后换来的就是欺骗吗?

        泪水滴落在了尘土里,然后消失不见,晟哥的存在就像这滴泪水一样吗?消失在尘土里,然后在某一天被阳光蒸发,也会在我心底蒸发吗?

        直升飞机已经上升的很快,轰鸣的声音也渐渐小了,我不知道,在飞机上的晟哥,看着地上这些人可有流泪,可是伤心?

        不,他是个疯子,他不会的,他已经抛弃了我们,抛弃了一切。

        想到这里,我握紧了拳头,我觉得那种异样的难受根本挥之不去,我经历过离别,生生的承受着对家人的思念,我以为这就是最苦的事情。

        没想到,还有更苦的事情,那就是背叛,这意味着一段真心的付出被践踏,一段真挚的感情被抛弃,不论感情还是付出都是发自内心,发自灵魂的东西,背叛刺痛的是灵魂。

        一声叹息在我耳边响起,一双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说到:“要走的,谁也留不住。就如缘分散了,强留的,只是自己的执念。起来吧。”

        是师父!

        我转头望着师父的脸,千言万语都感觉无从说起,任由师父扶起我,却又忍不住腿一软,跪在了地上,鼻子一酸,抱着师父的腰,开始放声痛哭。

        这一次,23岁的我,又恍然回到了7,8岁的时候,那么放肆的在师父面前,宣泄着自己的情绪,就跟一个小孩子似的。

        “8年不见,你倒是越长越回去了。”一个好听的女声在我耳边响起,那么的熟悉。

        我忍不住回头一看,有些陌生,却有那么的熟悉,是她是凌如月。

        8年了,她早从当年那个小女孩变成了如花的少女,漂亮的让人不敢逼视,简直不敢想象,这就是当年赖着要我背的小女孩。

        如月她到这里来了?

        我不好意思再哭了,一把抹掉眼泪,站了起来,望着凌如月,想说点什么,却说不出来。

        这不像我和晟哥,我们都是男人,再见面会少一些拘谨,她是女孩子,在男女有别这件事儿上,注定我们再见面不可能太亲密。

        “老姜,额就说三娃儿瓷马二楞的,赶不上我徒弟机灵,你说咧?”很熟悉的陕西口音,除了那个慧老头儿还是谁?

        “你给我闭嘴啊,这叫成长,你懂个屁。”师父毫不客气的还击。

        可这一次慧大爷没说啥,只是走过来,想习惯性的摸摸我的头发,无奈我已经长到了1米82,他没我高,摸不到,最后只能拍了拍我肩膀,说到:“没啥,万事看开看淡。”

        我心里一阵感动,却看见有一个有些痴痴傻傻的立在那里,不是嫂子又是谁?

        我的手伸进裤兜,摸到了那根链子,想要交给嫂子,却不敢面对嫂子,要说错,不是我的错吗?如果我不带晟哥来这里,晟哥就

        但不容我多想了,我忽然感觉大脑一阵儿不清醒,思维也开始变得迷糊,然后我开始站立不稳,周围也变得天旋地转,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啊?

        这是我最后的一个想法,下一刻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迷糊中,我最后听见师父在对谁说:“他妄用下茅之术。”

        ———————————————————————————————————————————————————————————

        我感觉很温暖,也感觉很疲惫,我在努力的思考我在干什么,在哪里,却感觉自己的反应老是很慢的样子,想了很久很久,我才想起我晕倒了。

        然后呢?我又在哪里?我想努力的睁开眼睛,却发现眼皮子很沉重。

        这时,一只手‘啪’的一下,拍了一下我胸口,接着又‘啪啪啪’的连续拍在我脸上,接着一个有些稚嫩的声音说到:“是不是想醒醒不了,额来帮你。”

        什么人啊,我心里一阵儿无奈,不过他的方法确实很有效,迷迷糊糊中,我终于睁开了双眼,还没反应过来什么,就看见一颗跟灯泡一样亮的大光头处在我的眼前。

        接着,我看见一张跟大光头一样圆圆的脸蛋儿,而且还长着圆圆的眼睛,机灵十足的脸。

        此时,这张的脸的主人,离我不到两厘米,鼻子都快处我鼻子上了,眼睛里带着笑意看着我。

        “额师父说,你是额没见面的伙计,不,大哥,大哥你好啊。”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我一阵迷糊,感觉施展了下茅之术以后,我的思考能力都变弱了,也就在这时,师父和慧觉走进了房间。

        慧觉一把就把那孩子拧开了,教训到:“给额念经去,别在这儿添乱。”

        “额念了,念了好多遍了。”那小子全身都在扭动,抱着慧觉的大腿撒娇。

        “额叫你年,你就念,少墨迹。”慧觉眼睛一瞪,貌似凶狠的吼到。

        这时,我反应再慢,这知道这个小光头是谁了,这是慧大爷的徒弟啊。

        师父朝我走来,说到:“醒了?没变白痴?正常的?没变疯子?”

        “嗯,没变白痴,也没有精神病发作。”我平静的说到,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正是晟哥和嫂子的小房间,一想起晟哥,我的心里有一阵儿刺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