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七章 植物
  • 第五十七章 植物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有人说过,你可以在一个地方跌倒一次,但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就是笨蛋了。

        可现实的情况是,人们往往就是爱在同一个地方摔跤,因为有人爱钱,他就容易在钱这个事情上犯错,有人贪酒,往往教训是一次又一次,可他最终还是放不下酒,这就是人骨子里的弱点,明知而又故犯。

        我呢?算不算明知而又故犯?

        在小村,夏日下午的阳光也是懒洋洋的,因为那一层薄雾的原因,我就这样,蹲在门前,望着天上的太阳反复的思考这个问题。

        小时候,饿鬼墓的经历一幕幕的在眼前回放,是的,好奇心加点儿冲动,只要给我一点儿火星,我就不知所以了。

        那么,现在呢?还是那样吗?好奇心加冲动?我自己问自己,应该不是了,因为村子里是什么样儿,我已经见过,还好奇吗?我眼前浮现的始终是晟哥的那一双眼睛,热切,期待,信任,或者还有别的。

        我叹了一口气,终于发现我这是为什么了?是因为我放不下对别人的感情,拒绝不了,就头脑一热的开始承诺,就算在自己的能力以外!这,才是我骨子里的弱点啊。

        可是,我现在有些后悔,因为我发现我背负不了那么一大群人的性命。

        我之所以冷静下来之后,在这里烦闷了半天,就是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去找晟哥,说出那拒绝的话。

        叹息了一声,忽然有双手搭在了我的肩膀,我抬头一看,是晟哥。

        拼命挤出了一点儿勇气,我开口说到:“晟哥,我想”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知道我今天太冲动,提出的要求太过分。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不会答应的那么快吧?”晟哥边说边从上衣兜里掏出了一支烟递给我,然后自己也点上了一支。

        晟哥是个很自律的人,以前从不抽烟,放烟在兜里也是嫂子教给他的人情世故,毕竟在男人的交往,一支烟很容易拉近距离。

        所以,看见晟哥抽烟,我觉得很惊奇,心里忽然又心软了,要不然就冒险吧,但是不带上沁淮啥的,就带晟哥,看他那样子真的很在意这件事儿啊。

        “咳咳”晟哥吸了一口烟,开始剧烈的咳嗽,可是咳嗽完了,他又狠狠的吸了一口,对我说到:“三娃,想听故事吗?”

        “晟哥,你说。”看着晟哥愁闷,我也跟着闷,吸烟也吸得分外的狠。

        “我,其实是个孤儿,4岁的时候就没了爸妈,我是我老师带大的。你知道吗?我爸妈是咱们国家最早一代的科学家,然后因为某个科研项目牺牲了。而我的老师是我爸妈的朋友,同事,好战友,然后我是他养大的,为了我,他一直没要孩子。”晟哥的表达能力一向不是很好,除了说他的科学的时候,这段话他说的结结巴巴。

        我拍拍晟哥的肩膀表示理解。

        晟哥再次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有些晕晕乎乎的说到:“我老师是在十年前去世的,他这一生只有一个愿望,能够解开那个谜题。那个谜题关系到某些机密,我不是太好跟你透露,但是我可以说一点点,那是70几年的事儿,为了那事儿,首长还亲自去了那个地方。那那里曾经有一次轰动性的科考,不过结果很不好。我老师是其中的一员。”

        我没听太懂,总觉得这事儿仿佛包含着我不能触及的层面,我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总之,那是一种神奇的植物吧,我不知道怎么说。其实在一次,不是全是我们国家的人,还有苏联的专家,牵涉的很复杂。三娃,这一次,如果我能找到这种植物,意义太重大了,我实话跟你说吧,我怀疑那条河里,有那种植物。”晟哥的眼神再次变得狂热起来。

        “晟哥,你是说,你要到那条河里去找那种植物?”那条河简直是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如果不是那个虚无缥缈的河神,这里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三娃,我这样说,当然是根据的,我老师给我留下了一本珍贵的笔迹。其实,如果我把这事儿上报,也许会得到国家的重视,然后开始大规模的科考。但实际上又不能那么做,因为这牵涉的很复杂,那个项目被国家停止了,你师父,你师父他也会阻止我的吧,在你们道家也许觉得这事儿有伤天和。可是,三娃,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痛苦,我必须要去做,这是我老师的愿望,哪怕是我研究出来一点儿成果,烧给他,也可以告慰他在天之灵。我我不是为了我自己。”晟哥说到这里,竟然痛苦的流下了眼泪,我的心一阵儿刺痛。

        晟哥是我的朋友,我很在意朋友!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潇洒的人,可是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自己是个心软,耳根子也软的人,对我好的人,对我付出过,或者我在意的人,我总是不能忍不住的心软。

        沉默了一阵儿,我望着晟哥说到:“晟哥,我刚才的确后悔了,不想擅自行动,因为一不小心,后果就会很可怕。这一次,我会慎重的考虑,你得告诉我,那植物到底是什么,我发誓我不会说出去的。”

        “一种可以让人神志不清,却能异样的激发人体潜能的植物,有很多的副作用。简单的说,这种植物可以让活人变成僵尸。”晟哥不打算隐瞒了。

        而我听到之后,却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种植物用恶魔来形容都不为过,可是对于军事上的意义却不言而喻,怪不得国家当年会那么重视,也怪不得国家会放弃,因为世界局势微妙,不会允许一个国家在这方面

        常常和一群公子哥儿们接触,其实我对国际形势什么的,很了解!一想就能想到其中的关键点。

        “可是晟哥,你知道昆仑吗?”我盯着晟哥认真的说到。

        “昆仑?那是不能说的秘密,我也只知道一点,那种植物和昆仑有关系,所以听你说起昆仑,我就想到了它。但具体的,我不知道。”晟哥认真的回答到。

        “好吧,晟哥,你容我想想。”我是这样回答的。

        ————————————————————————————————————————————————————————————

        我和晟哥告诉大家行动取消了,接下来的日子,沁淮的情绪被我安抚了,嫂子的情绪被晟哥安抚了,至于孙强,其实他不是太在意进村与否,他知道,总有一天,所有人都会进村的,而且那一天不会太遥远。

        但是行动真的取消了吗?没有,在我和晟哥谈话之后的那天晚上,我告诉晟哥,我愿意和他一起冒险一次,因为晟哥的这些动作,必须在行动真正开始以前进行,但这次行动只有我和他。

        师父,老村头儿,马乐依旧是天天进村,算下来已经是第三天。

        这两天,师父的情绪越来越沉重,老孙头儿更加的沉默寡言。

        至于马乐,我觉得他变得神经了,天天在那里念叨:“第七天,第八天”什么的,让人莫不清楚头脑。

        第三天晚上,师父回来以后,我照例给师父揉着肩膀,这几天我分外的殷勤,因为我需要从师父那里拿点儿东西。

        我也很内疚,不知道这算不算对不起师父。但是,面对我的朋友,我又不忍心。

        也在这天晚上,师父说了一句话:“明天,明天援军就应该到了,明天,明天之后就可以行动了。”

        我知道,我和晟哥的时间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