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一章 无声电影
  • 第五十一章 无声电影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门不是风吹开的,而是被人给推开的,可那是人吗?应该不是吗?因为他的身体显得很虚幻,可是又比我从小到大见过的鬼真实很多,在我的认知里,鬼不可能有推门那种动作,它也推不开。

        关于鬼这种存在,我和师父是特地讨论过的,我们认为它是另外一种生命形式,就像存在于空气中的电流,电波,各种波段一样。

        现在的科学技术,其实从侧面也展示了这一点,就比如收音机,接收波段,解码,然后我们听见声音。

        而鬼的存在就类似于这种东西,只是人类现在还没有一个有效的手段去捕捉它,而它的神奇在于对人大脑直接的影响,让我们可以‘看见它’‘听见它’‘感觉它’,当然这也是有诸多限制的,这个限制是什么,我和师父讨论的结果就是大脑的波段和鬼的波段正好对上。

        先不论鬼究竟是何物,但是现在看见的一幕确实超过我的认知,在没开眼的情况下,我能如此清晰的看见一个‘鬼’,看见它推开门,这

        我有些艰难的转过头,习惯性的望向师父,我从师父脸上也第一次看见吃惊的表情,我想说点什么,可师父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表情,我便不好多言。

        就这样,我们三个愣愣的看着这个鬼从房子里出来,还带着生动的,焦急的表情,朝着一个地方走去,整个过程中,它根本看都没看我们一眼,就仿佛站在院子外的我们几个人不存在一样。

        看着它走远,我刚想说话,却不料从房间里又出来三个,这次是一个女人,带着俩个孩子,一边说着无声的话,一边也是神情沉重的朝着刚才那男人走去的方向走去。

        这一次,我没有轻易的开口,等了好一阵儿,我刚准备说话,却听见‘噗通’一声,是马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有些茫然的说到:“对不起,我这腿有些软。”

        马乐扶着围墙,深吸了一口气,说到:“姜师傅,我们刚才是见鬼了吗?”

        我师父没有回答,他当道士这么多年,估计这么诡异的场景也是第一次见到!有这样的鬼吗?师父也回答不出来。

        师父没回话,马笑从地上爬起来后,倒是接了一句:“哥,我们跟着出了几次任务,深山里的怪物也见过,鬼也模模糊糊的在地底下遇见过,我觉得这玩意儿真不像鬼,可我就是觉得比鬼还可怕,怕的我腿都软了。”

        师父听到这句话后,很严肃的望着马笑说到:“你刚才说什么?”

        马笑一愣,搞不懂我师父为啥忽然那么严肃,有些愣愣的说到:“我说我吓得腿软。”

        “前面那句。”师父认真的问到。

        “我说,就是觉得比鬼还可怕”马笑彻底迷糊了。

        师父深吸了一口气,转头问马乐:“你也见识了不少,你觉得呢?”

        “我觉得很恐怖!”马乐直言不讳。

        “师父,我也觉得从心底感觉到非常的可怕,就是那感觉简直是我见到的最恐怖的事儿,比饿鬼墓还厉害。”我知道师父会问我,干脆直接答到。

        师父望向高宁,而高宁的脸色非常的难看,沉默了许久,他才开口喃喃的说到:“曾经我听我师父说过一个传说,死去的,没办法投胎的人,总是会不停的重复死去的那一瞬间,非常的痛苦。”

        这番话,似是高宁在对自己说,又似在我师父说。

        可是明显的,这话不靠谱啊,高宁的意思是这里的是鬼,他们在重复死去的一瞬间,可是他们是在祠堂死去的,刚才看见的,也不是他们死去的时候啊?什么意思?

        师父叹息了一声,说到:“竟然和大师兄掐算的不谋而合,高宁,你是看出什么来了吗?”

        高宁摇头不肯再说,只是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

        师父摸着下巴,自言自语的说到:“为什么会让人害怕?为什么?”

        是的,我也想知道一个为什么,大不了就是鬼,鬼能让我们觉得恐惧到如此地步吗?这个村子因为一出惨剧,竟然出现了那么多让人不解的谜题。

        “走吧。”师父沉思无果,开口说到。

        马乐有些战战兢兢的问到:“姜师傅,咱们要继续深入吗?”

        师父望了马乐一眼,说到:“害怕是一回事儿,要做什么又是一回事儿,你总不能因为害怕就放弃要做的事情了吧?别忘记了,就算普通人也不能这样,何况你的身份是XX部的一名战士,也就是特工。”

        师父这番话仿佛给了马乐马笑两兄弟无穷的勇气,他一下子站直了,说到:“姜师傅,我们要去那里,那个位置比较方便勘测。”

        “那就去吧。”师父平静的说到。

        一路无话,我们沉默的走到了马乐两兄弟指定的位置,这一路上,经过了3栋民居,我们都看见有鬼!

        有的是从房间出来,有的在房间里忙碌着什么,一样的,他们都像没看见我们,也同样的,一切都是无声的在进行,压抑到了极点。

        其实我明明有看见那些鬼表情很生动,也明明有看见他们在说话,可就是听不见声音。

        我恍惚中有种感觉,我们一行人就像是走在一部无声的电影里,嗯,这电影还是一部恐怖片。

        马乐,马笑两兄弟忙着勘测,我们就坐在一旁等待着,无聊中我四处张望,却发现更加诡异的一幕,明明是荒草丛生的田间,竟然有人在里面像模像样的在劳动?!

        这算什么?师父显然也看见了这一幕,他的神情比我还怪异,他摸着脸,他又看了一下手上的表,那表情似哭似笑,眼里还有一丝狂热,师父这是怎么了?他想到了什么?

        估计是发现我在盯着他,师父的表情一下就恢复了正常,可是眼里却有一丝哀伤,很淡,如果不是我和他一起生活了十几年,我根本察觉不到。

        师父不对劲儿!

        我立刻问到:“师父,你想到了什么?我咋觉得你不对劲儿呢?”

        师父沉吟了一阵儿,说到:“高宁的话有道理,这里这里的村名在重复的过着日子。也许,他们的死并不能平息他的愤怒,或者说愤怒已经控制了他。恨这种事情,如果不能化解,那就会成为一颗毒苗,直至长成参天大树。”

        什么啊?我有点儿不理解师父的话,可我直觉师父一定还想到了什么,给我说的只是一部分,我还想再问,却不想从刚才开始一直很沉默的高宁说话了:“有一种怨气,连老天都怕,活在这怨气里的一切,到死都不能解脱,我师父说过,我们这一脉,有一位极其厉害的师祖就遇见过,也差点死在里面。”

        “高哥,那是怎么样的怨气,你说说看啊?”我一向对传奇的故事非常好奇。

        “什么样的怨气?你看见的不就是吗?”高宁声音飘忽了说了一句,不知道为啥,我背上一下子起了一大片儿鸡皮疙瘩。

        “高哥,不带你这么吓人的,你意思是咱们走不出去?”我一下子声音都大了。

        高宁并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说到:“你发现没有,这里的鬼都朝着哪个方向走?”

        我对这个村子并不熟悉,我咋知道他们朝着哪个方向走?不过高宁这么一说,我倒是特别的去注意了一下,这村子的小路原本就多,分岔也多,一眼望去,我才回想起来,他们都是朝着一个方向走的。

        那边有什么东西吗?老村长在那里指挥它们?

        我忽然觉得很害怕,有一种离老村长很近的感觉,明明是我们要想办法把他诱惑出来的啊,咋忽然有一种他在引我们上勾的感觉呢?

        我正在思考间,高宁忽然说了一句:“这该是第几天呢?”

        我吓一跳,什么第几天,怎么到了这个村子,人都变得神叨叨的呢?

        可是,这时,马笑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