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六章 出发
  • 第四十六章 出发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可是师父自己却没说什么,只是说到:“元懿,你也讲吧。”

        这是无形中在给元懿一种鼓励,也在给他竖立一定的威望,毕竟元懿这性格,一路上都把快把人得罪光了,师父不想看到这样,他帮元懿缓和同大家关系的同时,也认为元懿是一个有本事儿的人,应该得到相应的地位。

        这就是我师父,从来不开口说什么好听的话,也不喜欢把事情做到明面上,他的体贴与关心总是无声无息,却又让人倍感温暖的。

        元懿感激的望了我师父一眼,毕竟他也不想坏了自己爷爷的名头,无奈的是,他越是在乎,做的越是糟糕,这一次师父帮他,他能感觉的出来。

        有些许不好意思的,元懿说到:“这片地方阴气聚集,人在坐下来休息或者躺下的时候,很容易就被阴气不知不觉入体了!昨天我们在外村住了一夜,就已经受到了这样的伤害。所以,今天姜师傅让大家不停赶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毕竟人在走路的时候,气血是流动的,阴气也不容易侵入。”

        元懿解释的很简单,但也很明了,大家这下总算理解了我师父的用意,但同时也感叹起来,果然是有本事的人才能想得那么周全,元懿果然也有两把刷子,不然不能和姜师傅想一块儿去,姜师傅也不能找他一起布置阵法。

        看见大家有些佩服的目光,元懿有些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进入部分6年了,他一直想得到这样的目光,却一直得不到,没想到今晚就这样得到了,元懿忽然想通了点儿什么。

        原来人的骄傲从来不是靠说什么,摆高高在上的态度得到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做事才能给自己骄傲。

        发了一小会儿呆,元懿继续说到:“水肯定是要节约起来的,因为这一段儿的水一定也沾染也大量的阴气,喝了和这里的环境配合起来也不是啥好事儿。烧开来喝,可稍微化解一些阴气,至于放符你们也知道是为什么了吧?在这个地方,补阳,正阳都来不及了,哪里还能沾染带一点儿阴气的东西?”

        这样,也解释了师父一路上为啥让我们喝符水的原因。

        夜色不知不觉的变得浓重,大家默默的吃完晚饭,都各自躺下睡了,我有些睡不着,想着师父说过的,每次进村只能去5个人,心里就在盘算,我能不能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性格是啥,明明会害怕,但好奇心总会大过害怕的心情,小时候饿鬼墓的事情就是如此。

        正想着呢,就听见师父轻声对守夜的人说:“夜里注意着点儿动静,这火不能熄了,伤员不能离了火。另外,稍微移到那边去,无烟煤省着点儿用,晚上得加柴禾,有烟,熏到大家。”

        不知道怎么的,听见师父的声音,我觉得分外的安心,原本是睡不着的,忽然间就困意上涌,睡得非常的安心。

        ————————————————————————————————————————————————————————————————

        第二天,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日头儿正好,就算这薄雾笼罩的村庄,也难得的清明了起来。

        起床后,发现大家都还差不多起来了,没人嚷着再做同一个梦了。

        这看的我有些感慨,你说如果当年村子里那出悲剧发生的时候,我师父要在,该有多好?至少能阻止很多事情的发生吧?

        一边感慨着,我一边开始简单的洗漱,沁淮在我旁边说到:“哥们儿,我是不是眼镜花了,咋看咋觉得山上那雾气泛紫红紫红的颜色呢?”

        啥?我很吃惊,叼着牙刷一看,可不是,那山头的雾气泛起一股奇异的紫红色,很淡,可是看得出来。

        我赶紧吐了嘴里的牙膏沫子,胡乱的漱了漱,然后大声喊到:“师父!”

        结果,扭头一看,师父就在我跟前儿,他说到:“有啥好大惊小怪的,这又不是真雾,是阴气化形而起,这紫红色儿,是因为红色太浓,才泛起紫色。大红大紫,知道吗?”

        “师父,这跟大红大紫扯上啥关系了?”我不解。

        “说你笨,你还真配合,我不解释过了吗?红色太重,就泛起了紫色儿,那是血气,懂吗?死了那么多人,泛起了血气。”师父平静的解释到。

        我一听,有些惊恐的望着那雾气,竟然觉得心跳莫名其妙的快了一拍!

        一百多个人是很多,可也一定是死得很残忍,才血气冲天,从师父的描述里,我很难去体会那场面到底是啥样儿,可是从这雾气里我却能体会出一二。

        吃过早饭,师父开始说话,他说到:“我们上午翻山,得赶在中午12点以前爬过去,然后在村子里勘察三个小时,得赶在下午6点以前回来。任务是把村子里的地形详详细细的描绘出来,每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

        师父这是在布置任务,任务布置完了,他就开始点人。擅长绘制地图的人一定要带上,这次选得几个特工都有这本事儿,所以师父叫上了俩个特工。

        接着,师父又叫了一个道家的人,毕竟他需要一个人打下手。

        还剩下一个名额,很多人不想去,很多人也想去,师父还没来得及开口。

        我,元懿,晟哥,沁淮同时喊到:“我要去。”

        师父说到:“元懿,这里也不见得太平,你我必须在勘察期间,留一个来守住这里。沁淮,杨晟,你们不用去了,去送死吗?”

        那剩下的就只有我,我立刻得意了起来。

        师父看我一眼,说到:“里面情况复杂,自己记得保护好自己,别万事儿指望我。”

        我把胸脯拍的‘咚咚’响,大声说到:“放心吧,师父。”才学了请神术的我,觉得自己还是有几分本事儿的。

        师父点点头,也算默认了。

        很快,一行五人就整理好了行装。

        那两个特种兵,都带着机枪,手枪,很威风的样子,背上背着一些工具,估计是勘察地形用的。

        至于我们三个道士就简单多了,一人一个黄布包,不过里面装的东西可就复杂了,就不一一细表了。

        留下来的人有人送了一口气儿,有人却颇不服气,沁淮还在念叨:“你们不能用老眼光看我,我是在进步的,我绝对不是什么公子哥儿,我是一个有些朴实气质的劳动人民,我”

        师父直接踢了沁淮屁股一脚,然后说到:“我们走吧。”

        走出阵法的范围,我就感觉到了阵阵的凉气儿扑来,幸好这是阳气十足的上午,这凉气儿还不算厉害,踩着昨天的路,这一路走得也算顺利。

        师父走在最前面,说到:“等下到了山脚,三娃儿把你的药粉分出来,分成五包,在这个地方,还要防备着那些毒虫们,被阴气侵袭的太久,它们可是无法理喻的,幸好这药粉还能克制。”

        我记得昨天那白色的虫子,赶忙点头称是,不敢舍不得那竹筒里的药粉,想着反正也回四川了,等任务完成后,我得缠着师父找老吴头儿再要点儿。

        走了不过十几分钟,就走到了快接近山脚的地方,这条路是我们昨天没走过的,所以还是杂草丛生的样子,师父却不着急着前行,他望了望近在眼前的大山,那雾气简直浓的划不开。

        他回头说到:“你们也知道这雾比鬼打墙还厉害,而且有迷惑人的作用,就算小心翼翼还是会让人走散。故事里的那个邮差就是个例子,那么多村民走着走着都跟丢了。”

        这事儿,我们都知道,可是却并惊慌,想必师父一定有解决的办法。

        果然,师父从他随身携带的黄布包里掏出了一捆细红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