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四章 阴气化形
  • 第四十四章 阴气化形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继续走在荒草丛生的路上,气氛分外的沉默,连沁淮都没了说话的兴致,昨夜大部分人没休息好,今天又这样匆忙的赶路,任谁也没那个精力再说话。

        这些村子毗邻而建,说远也不太远,可是经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村子,师父也丝毫没有让大家休息一下的意思,连午饭都是匆匆忙忙的啃了压缩饼干,喝了点儿水,就解决了。

        说起来,就是午饭的时候休息了半个小时。

        除了沁淮是个公子哥儿,大家的身体素质都不差,可是精神上疲惫往往比**上的疲惫更让人感觉到累,终于有人忍不住说到:“姜师傅,实在受不了了,歇会儿吧?”

        师父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说到:“到了地方在歇息吧。”

        人们有些不满,但是这次行动毕竟是以我师父为主心骨,这个部门虽然表面上松散,可实际上是军队似的管理,哪怕是元懿,他可以发泄不满,表现出想当‘老大’的心态,可他也绝对不敢违抗命令。

        但此时,我扶着沁淮走在路上,也觉得师父有些不近人情了。

        四川的夏天原本就很炎热,盛夏的阳光又那么毒辣,而这路荒废了几十年,根本不能叫路了,杂草丛生,荆棘缠绕,每走一步都那么困难,师父怎么不给休息一下呢?

        特别是,我们原本带了一些水,师父竟然叫我们不许喝,让我们留着,而我们喝水,都是他去寻一些水,然后用净化水的药片儿处理过,烧开之后,还烧张符扔进去,让我们喝。

        这可苦死人了,那么热的天,还得喝开水,还是扔了符灰进去的水,特别是人还口干舌燥,很想喝水的时候

        无奈师父根本不解释什么,只是下达着他的命令。

        我都有些不满了,所以我以为元懿一定会说点什么,可是元懿这次倒没任何意见,默默的执行着师父的每一项决定。

        沁淮有些受不了了,他在我耳边小声说到:“承一啊,我觉得这腿TM都不是我的了,还火辣辣的疼。”

        我低头一看,果然,沁淮的裤子都被挂起了好多道道,一条条的口子,腿上也是一条条的血痕,这路实在太难走了。

        其实我不想给师父捣乱,但我也是关心沁淮的,我忍不住喊到:“师父啊,能不能休息一会儿,沁淮坚持不了了?”

        师父还是那样子,头也不回的走在最前面,只回了我一句:“不行。”

        我无奈了,干脆一把背起沁淮,说到:“哥们,你休息会儿吧,快到了。”

        周围的人看见这情况,都沉默不语,连徒弟也直接拒绝了,他们更不用指望什么了,师父也知道我背起了沁淮,可是他连停顿都没有一下,只是往前走。

        幸好我从小就是练的,体质也好,背着沁淮,虽然累,但是咬牙还能坚持,他是我朋友,我不能不管他,毕竟人很多时候做的事情,不是靠体力来支持,而是一股意志。

        就这样,我们沉默着前行,为了早点儿到目的地,我们甚至连晚饭也没吃。

        终于,在傍晚时分,我们到达了目的地——出事村庄的隔壁村庄!

        那是村子里逃出来的四个人的落脚点,也是离出事儿的村庄最近的一个村庄。

        可是,一进这个村庄,我们却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在夏天的傍晚,这个村庄都笼罩着一层似有还无的雾气,说它存在吧,你在跟前根本感觉不到是雾,你说它不存在吧,整个村庄都朦朦胧胧的,像是被一层纱给盖住了。

        更让人觉得压抑的是,明明是大夏天,一走进这个村子却让人感到发冷,我裸露的手臂竟然起了一串儿鸡皮疙瘩,站在这里,就跟站在秋天的旷野一样。

        师父带着沉重的脸色抬头看了看,我在这种情况下,一般都会习惯性的望向师父,因为我心里没底,所以想看看师父的脸色。

        看见师父的脸色沉重,我的心也跟着沉重起来,特别是他目光所及之处,就是那座隔开村子的山,我跟随他的目光,正好也看见了,那座山竟然笼罩着白色的雾气,山脚还好,山顶上的雾气竟然浓到化不开的感觉。

        这?!我一下震惊了,这雾气在故事里曾多次出现,可按照线索都是老村长刻意为之,现在笼罩在山上是怎么回事儿?

        我隐约有答案,可是不敢说,但是有人就没有这个顾忌了,元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我前面,也死死的盯着山上说到:“阴气化形,这鬼得有多凶厉?比我昨天预料的还要糟糕。”

        元懿的话,大部分都听见了,每个人的心都是一沉,我原来以为十几个人已经够多了,没想到这时面对这种情况,却发现我们十几个人像是被抛弃在了一座无人岛的感觉,还处处都是危险,我很想让师父赶快去请求支援。

        师父望着山头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说到:“走,先找地方落脚。”

        此时,主心骨的作用终于发挥了出来,师父虽然很沉重,但是没有半点儿惊慌,还清楚的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这多少让人们心里有些安慰。

        我的心也松了一口气,师父没叫我们赶快退走,说明事情至少有转机,背着沁淮,我大步的跟上师父的脚步。

        最终,我们找到的落脚地是以前的村长办公室,是师父执意选择的,比起民居,办公室确实算不上方便,没有灶台,没有床,没有生活用具,只有椅子和桌子。

        我跟随师父那么多年,当然知道师父的用意,一个地方,阳气最盛的,永远是办公楼,公安局,学校这三个地方,毕竟是前两个地方是国家的机关,沾染了一些国运,可镇!至于学校,毕竟孩子比起成年人纯净,阳火也就分外的纯净,也可镇!

        师父是在利用一切的优势啊!

        到了地方,师父吩咐大家收拾一下这里,至少赶走蛇虫鼠蚁,还有把杂草除去。

        其实,我没吭声,我刚才就在草丛里看见一只几乎半身发白的草鞋虫!要知道,我们身上都带有驱虫药粉啊,这虫子竟然没有退避三舍!可见这环境把它们‘滋养’的多么有依仗!

        “三娃儿,用你的药粉混合大家的药粉驱虫,尽量别打死,特别是蛇,懒得惹麻烦。”师父对我吩咐到。

        然后他又望向元懿:“你和我一起来布置一道阵法吧。”

        我收集起来药粉,然后小心的从竹筒里倒了一些药粉出来,可怜我保存了十几年的竹筒药粉,到了这里之后,几乎就用掉了六分之一。

        将药粉混合后,我把药粉交给了一个不怎么怕虫子的人,让他到处洒一些,因为加入了我的药粉的关系,洒上一些,倒也够了,能起到作用了。

        然后,我们再次目睹了虫子成群涌出的景象,和那个村子的虫子不同,这里的虫子几乎半身都是惨白色,师父看见这一幕,脸色分外的沉重,我听他嘀咕了一句:“这些虫子,不能留。”

        可是虫子成千上万,要怎么才处理的干净?我一想到这个问题,就头疼,可是刚好一只蜘蛛从我脚边爬过,又把我吓得不敢说话。

        慢慢的,有蛇爬出来了,这时,我才发现,这个房子里可不是什么乌梢蛇了,还有两条毒蛇混在其中,银环蛇倒也不说了,原本身上就有惨白色的纹路,大不了是这些纹路变大了,快成白蛇了。

        可是金环蛇的金色纹路,也夹杂了惨白色,这可够吓人的。

        而在这时候,一声惨叫响了起来,我叫去驱虫的人,死死的捂着手,跳着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