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四十三章 同梦(为幸福女孩加更)
  • 第四十三章 同梦(为幸福女孩加更)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面对元懿的怒火,我当然不会计较,我原本也不是故意问的,加上师父特别耐心的跟我解释过,所以我也算很淡定的说到:“我只是想问问旱魃有什么办法对付不?”

        元懿的脸色白了白,说到:“乡野记事中,每当天有大旱,人们就会四处挖坟,寻找有尸变痕迹的尸体来烧,以此消灭旱魃。不过,你也知道这种记载不靠谱,僵尸到了旱魃的程度,早就已经不惧凡火,甚至不怕阳光了。我家道学世家,所学脉脉相承,在我家说到这里,元懿顿了一下,像是在犹豫什么。

        可是他终于还是说到:“在我家族的记载册子里,有一位先祖曾经在早清时,遇见过一只快要进化到旱魃的僵尸,当时集结了各方道友相助,想要消灭它,结果那一次去了26个,死了17个,也包括我先祖!没死的,回来之后都说,是因为幸运,在两败俱伤的时候,降天雷,打死了那只僵尸。这件事情被我另外一个先祖记录下来,如果真是旱魃,我们十几个人不够看的。”

        我师父眯着眼睛,抽了一口烟,说到:“不能是旱魃吧,旱魃最基本的特诊就是会造成大旱,你看这里水润着呢!别听我那徒弟扯淡!再说,你也知道老村长的情况”

        元懿皱眉沉思,说到:“是啊,这老村长可是特殊中的特殊啊,古往今来,记载的就没几例,而且就算这仅有的几例都是属于鸠占鹊巢,唯一可参考的一例,竟然”

        元懿说到这里,仿佛也很头疼,说不下去了,而是完全陷入了沉思了。

        “唯一可参考的一例是啥啊?”我着急的问到。

        “是在明朝,有一个人死而复生去报仇,报仇完了,就消失了,后来明朝的有能之士,找到那怪物,以**力杀死了他。”元懿不说话,师父却接口说到。

        看来他们都参考了比较靠谱的资料,也怪不得他们头疼,什么叫以**力杀死了?这说了和没说不是一样吗?

        “但不管怎么样,它都是属于僵尸的范畴,只要是僵尸,就有对付的办法!当然,旱魃不算!因为老村长不可能是旱魃,旱魃是自修7魄,已经修完整,而且初具智慧,自身魂也隐隐修出。老村长三魂七魄都没散,它不可能是旱魃。”元懿抬起头,忽然就坚定的说到,当然他怕我又提什么旱魃,干脆解释了一次。

        这时,大家已经吃完了饭,围着暖暖的火光,一个个都开始犯困,毕竟经过了一天的颠簸。元懿话说完以后,没人再说什么,每个人各自分配好了屋子,都钻进睡袋里睡觉去了。

        那原本很吓人的风声,也被大家忽略了,毕竟是疲惫了

        这一觉出人意料的睡得很香,至少我睡得很香,所以早上起晚了,当我睁开眼的时候,那日光已经明晃晃的了。

        我怕师父生气,赶紧爬起来,简单的洗漱过后,忙忙慌慌的开始晨练,可这时候我才发现,起来的除了我,就只有元懿和我师父。

        “师父,我”我看见师父的脸色颇有些严肃,赶紧解释到。

        可是师父却问我:“你昨天晚上睡得好吧?按理说,你应该睡得很好的。”

        这是什么话啊?我有些茫然的说到:“睡得很好啊,一觉就到大天亮的。师父,什么意思啊?有人睡的不好?”

        “我看除了我们三个,没人睡的好。”说话的是元懿,我师父只是皱着眉没说话。

        “你咋知道的?”我就惊奇了,怎么连人睡不睡得好,都能知道?

        “你看他们!”师父接口说到。

        我转头一看,果然,每个人都皱着眉头,睡得很挣扎的样子,有些严重的,额头上都有汗水了。果然,傻子也能看出来他们睡得不好。

        我看见沁淮,好像是最挣扎的一个,不禁走了过去,一摸他的额头,有些凉。

        “师父,不然都叫醒他们吧?”我有些担心了,我不会认为沁淮是感冒什么的,这很明显就是阴气入体的表现。

        “原本是想他们多休息一下,看来到了早晨,他们都还在梦魇里,叫醒他们吧!这阴气太重的地方,这样睡太久是不好的。”师父叹息了一声。

        然后我开始一个个的把人叫醒,每一个人醒来都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特别是秦淮,稍微好点之后,就大声说到:“我昨天晚上闹心很了,一晚上都TM听见有人对我说滚回去,老子睁大眼睛使劲看,就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

        沁淮这么一吼,他旁边睡的孙强忽然就满面惊奇的问到:“哥,你梦见了这个?”

        在沁淮的‘淫威’之下,孙强‘被逼’叫他哥了,当然我是好人,人家孙强自觉自愿的叫我哥。

        孙强这一喊,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边,连我,我师父,元懿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去,孙强说到:“哥,我也梦见有人叫我们滚了,那人是不是在一片很模糊的环境里,然后身影也看不清楚?”

        “我X,你该不会和我做一样的梦了吧?当兄弟,做梦也能一样?”沁淮觉得这事儿太TM神奇了。

        可是,沁淮的感慨还没发完,屋子里的人纷纷说到,他们也梦见一样的了。

        包括我嫂子和晟哥也这样说到。

        不过,晟哥立刻就陷入了新一轮的思考,人为什么会做一样的梦,这个在生物学上怎么解释。

        倒是嫂子,一下子变得很惊恐,说到:“姜师傅,这次我们恐怕来对了,它在,它绝对在!”

        “嫂子,什么玩意儿绝对在啊?”沁淮还没反应过来。

        “静宜说的是老村长,你忘记那个故事了吗?”师父忽然就插了一句,这一句话,让屋子里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这个故事至少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陌生。

        这种沉默,代表的是一种害怕,连我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在那个故事中,梦是一切惨剧的开始,难道也要发生在我们身上?过了那么多年,老村长变成了什么样子?

        “好了,我们既然是去找它的,当然不怕面对它,我还以为这个东西只有进那个村子的时候,才会用上。”说话间,师父掏出了一叠纸符,然后说到:“每个人来拿一张,叠成三角形,随着带着,但是别让汗水给浸湿了,知道吗?”

        我望了一眼那符,虽然只是普通的黄纸符,却绝对不简单,因为那是平安符,平安符原本就有挡煞挡阴的作用,可是师父在上面多画了一些东西,就是加强了这个作用,这是极其难画的复合符,师父竟然准备了这个东西?

        元懿也看了一眼我师父手里的符,脸上竟然出现了一种挫败的感觉,我站在他身边,非常清楚的听他嘀咕了一句:“老李这一脉的徒弟,个个都是天才?”

        我心中暗爽,不过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

        沁淮第一个站起来,拿过我师父的符,他有些颤声的说到:“姜爷,我不开玩笑,我真的不想做什么一样的梦了,这符能帮我这一点吗?”

        看来,故事里的同梦现象,给沁淮留下了极深的阴影。

        “放心吧,挡住了那股阴气的侵扰,就不会再有这样的现象,好好收着。”师父淡然的说到。

        沁淮立刻把符跟宝贝似的收着了。

        我挺得意,因为我没做这样的梦,在这里,另外也只有师父和元懿能做到这样了,说明我还是个高人。

        师父仿佛看穿了我所想,平静说到:“你不用得意,什么人脖子上挂个跟你一样的虎爪,都不会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