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九章 鬼市?阴市?
  • 第九章 鬼市?阴市?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天津,夜里12点半多一些。

        我拍着肚子,满足的和师父走在街上。

        “还拍,这都吃过了两个多小时了,你有那么馋吗?”师父瞟了我一眼,有些像看乡下的土包子。

        “真的,师父,你的哥们太够意思了,怕我们吃不到,特地去买的正宗的留给我们,我没想到狗不理包子那么好吃,肚子太胀,得拍拍。”我现在觉得我说话都一股包子味儿。

        “那你继续拍吧,傻子似的,吃了十个大包子,还吃了晚饭的,没胀死你算你本事儿大,跟个饿鬼似的。”

        “师父,能不能不要在我那么满足的时候,提饿鬼啊!”我非常不满,这是啥师父啊,饿鬼那形象

        “哦,不提饿鬼,咱们说说饿鬼虫吧,你说饿鬼虫,白白胖胖的样子,好不好吃啊?要不,三娃儿,你吃一根试试看?帮师父先试下味道。”师父淡淡的说到。

        “呕”我忍不住打了个干呕,想说声师父你别说了,都说不出来,害怕一说我就吐出来了。

        “可是话说这饿鬼虫坚韧无比,这牙齿咬啊咬的,应该咬不断吧?嗯,滋味儿应该跟泡泡糖一样吧。”师父根本不看我一眼,自言自语的说到。

        我非常幽怨的看了师父一眼,然后直接的跑到一个角落,蹲下,吐了

        笑眯眯的看着我蹲在角落里吐完了,面对我怨恨的眼神,师父装作很震惊的样子问我:“三娃儿,你是不是去喝酒了?喝醉了?咋吐那么厉害?”

        “”

        “来,师父给你把把脉,是不是怀孕了?”师父一本正经。

        “”

        沉默了一分钟,我有气无力的说到:“师父,走吧,你不是说要去鬼市吗?这都12点多了,走吧”

        “那好,走吧。”师父嘿嘿一笑,背着个双手径直走前面去了。

        我连在心里骂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得随着他走了。

        天津,长江道的某一段儿,我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熙熙攘攘,这就是鬼市?

        其实,我是压根不相信什么鬼能开市场的,但是,在我想象中,鬼市应该是冷清的,却没想到那么热闹。

        “愣着干啥?走啊。”师父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有些傻乎乎的跟着师父走,这才发现这市场上卖的东西真的是五花八门,刚走两步,就有人拦住我们:“二位,一套工具要不要?就出厂价,您在外面绝对买不到。”

        我一看,真的是一套崭新的工具,榔头啊,起子啊,什么都有。

        我刚想答话,师父就扯着我走了,他跟我说:“在这里,你不买,就别乱答话。”

        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这里的规矩,反正依言跟着师父走了,在快走到头儿的时候,我才发现这里卖的东西,大概都是些‘违禁’物品,市面上不能明着卖的物品。

        我甚至发现有人卖从坟地里刨出来的东西,其实我很想买,这不是缺零花钱吗,我直觉这里有很多真货的。

        可师父根本就不理会,拉着我一直走,一直走,转瞬已经走出了鬼市。

        “师父,不是逛鬼市吗?咋啥都没买就出来了?”我有些不了解师父的举动。

        师父望着我:“这是人的鬼市,我们要去的是鬼的鬼市。”

        “啥?”我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可师父却不理我了,只是一直往迁走,我也只能跟上。

        “其实对于鬼市的理解有很多,在古时候,人们常常看见所谓的鬼市,在明面上给出的解释是‘海市蜃楼’,我想海市蜃楼是有的,但事实上是否如此,还有待商酌。”行走在黑暗的夜色中,师父一边走,一边跟我解释着。

        “师父,为什么有待商酌啊?你的看法是啥?”其实我很好奇,什么叫做鬼的鬼市。

        “我的看法?呵呵,也许是空间交错吧。”师父沉吟了一阵儿,才给出了一个答案。

        空间交错?我锁紧了眉头,好歹我已经是个大学快毕业的人,虽说专业是汉语言,可好歹在图书馆里泡着的时候,也看了不少杂书,空间一说我是听过的,但这只是一个科学假设,难道玄学里也支持这一说法?

        “师父,当真有不同的空间?”我非常的好奇。

        “唔或许吧,佛家六道,道家三十三天,或许吧。”师父回答的语焉不详。

        我有些疑惑的望着他,总觉得这老头儿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可我看见他一副坦然的样子,又觉得自己多想了,但是忽然间我想到了一件事儿,忍不住激动的拉着师父问到:“师父,你带我去鬼的鬼市,该不会是要带我穿越空间吧?”

        话说出来之后,我自己都觉得是无稽之谈,可事实上,如果师父说可以,那我绝对相信是可以的,毕竟我也经历了不少普通人以为的‘无稽之谈’。

        师父像看神经病似的看着我,半晌才拍拍我的肩膀说到:“三娃儿,你病得不轻,该治。”

        我X,我满头黑线,忍了,反正走下去也能知道鬼市到底是个啥地方。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建筑物渐渐的稀少起来,周围也越发的黑暗,我怀疑都快走到城郊了,一直到了一条非常偏僻的小巷弄儿,师父才停下了脚步,说到:“进去也就到了。”

        我有些不满,转头对师父说到:“到这地方就到这地方啊,干嘛去那所谓的‘鬼市’走一趟?”

        “你懂个屁,现在我们要进去的,叫鬼市,也叫阴市,普通人只知道鬼市其实是人,卖的只是见不得光的东西,哪里会知道阴市的存在?我带你去那里,是想让身上沾染更多的人气儿,毕竟是个人类聚集的市场,人气儿最是旺盛,来这阴市的人儿,都是有各种准备的,我只是懒得麻烦,所以带你去沾染一声人气儿罢了。”师父瞪着我说到,那样子仿佛就是在说,你很无知。

        “那白天去逛个市场不就得了?”我撇了撇嘴。

        “给老子一边去,对着墙壁反省,跟我学了那么久,莫非你还不知道,气息是流动的?白天沾染的人气儿早就散了,难不成你还可以收集起来,揣你裤兜里,瓜批!”骂到最后,师父竟然骂出了慧觉老头儿的口头禅。

        我默默的听师父骂完,小心的陪着笑脸,师父总算哼了一声,带我走进了巷子。

        巷子阴沉沉的,连路灯都没有一盏,看周围也不像有很多人居住的样子,我怀疑两旁的房子都是空屋,可是身为山字脉的传人,这样的场景是吓不倒我的,我很淡定。

        “以前也是很多人的,不过要拆了罢。”师父淡淡的说到。

        “什么人啊,住这里,不是阴市吗?”我无言。

        “这阴市可是非常隐秘的,不懂的人怎么也看不透玄机,再说以前住这里的人,几乎都是懂的人,聚集久了,这里才成了阴市。”

        说话间,我和师父已经走出了巷子,没想到巷子的尽头,就是一片荒野般的空地儿,总之偏僻的要命,平常人晚上是绝对不会走到这里来的。

        我也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这里竟然还是有三三两两的人存在,不多,但好歹也有二十几个,他们各自为政,或蹲在角落,或守着一堆燃烧的纸钱,他们在干什么?

        和我的惊奇比起来,师父的神情却镇定自若,显然这里他可不是第一次来,他望着我说到:“想知道是在干什么,对吧?”

        我茫然的点头。

        师父嘿嘿一笑,说到:“那开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