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七十章 此去经年(三)
  • 第七十章 此去经年(三)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师父,这酥肉家有好大的樱桃树,小时候每年结果的时候我们都要去糟蹋一番。”走过村里的每一处,我总是忍不住跟师父说起一段往事,这时,正好经过酥肉家。

        “哦?明天走,不和酥肉说说?”师父笑眯眯的问到。

        我沉默了一下,说到:“你说我和酥肉以后总会再见,就不说了。”

        “好。”

        “师父,这刘春燕不在呢,这个寒假也没看见她,听说县中补课补得早。”

        “以后刘春燕再给你写信,你收不到了哦。”

        “你咋晓得刘春燕给我写信的?”

        “酥肉说的。”

        “狗日的!”

        “师父,小时候我掰包谷,就爱来这片儿田,这家种的包谷最好吃。”

        “师父,这个水沟,我小时候最爱在这里泡水”

        “师父,我在这片儿小竹林里打过架,是放学后约好单挑的”

        在一幕幕的回忆面前,我和师父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乡场,师父问我:“要不要到学校去看看?”

        “学校就不去了,现在也没什么人,像学校这种地方,总是要有人,才属于一个回忆的地方。”

        “那好,咱们去蹭饭吧。”

        还是那个老太太家,这一次,正巧赶上中午的时候,她们一家四代同堂的吃着饭,很平常,但是气氛格外的温馨,我和师父两个不速之客也受到了热情的招待,因为上次打虫药的事儿,乡场的人记得师父。

        特别是老太太还念叨着:“你来我家吃过饭,我还不晓得你是个郎中喂。”

        饭是简单的四季豆焖饭,里面加上些土豆,细小的腊肉,非常香,几个小菜,简单却胜在新鲜,吃的人连舌头都想吞下去。

        我大口大口的吃着饭,那老太太忍不住说到:“娃儿喂,你慢点儿,你爷爷上次不是说你有啥子喷饭病啊?”

        “咳”我一口饭就喷出来了,这老太太记性咋这好,连我师父胡扯的事儿都能记得,幸好我及时转头,不然得喷别人一桌子了。

        那老太太担心了,喊自己媳妇赶紧的给我倒水,还一边念叨着:“看嘛,看嘛,犯病了,幸好你爷爷是个郎中哦。”

        我‘怨恨’的望了姜老头儿一眼,他大口大口的吃饭,一副不关我事儿的样子。

        那时的词汇不吩咐,要换现在,我一定会‘拍案而起’,指着师父大骂一句,你妹的喷饭病!

        这顿饭吃得非常开心,连我心中的离愁别绪都冲淡了不少,老太太还给我们讲起一件儿新鲜事儿,说是乡里前天来了两个人,很富贵的样子,还是乡领导陪着的,说是要找人。

        “找哪个?”我师父问到。

        “我也不晓得,不过看样子好像没找到,乡里头那些领导晓得啥子嘛?要问我们这些老人家才晓得,不过我想肯定会来问我们的。”那老太太得意洋洋的说到,那样子就等着别人上门来问似的。

        离开老太太家,我和师父就在乡场里转悠,我说:“师父,去饿鬼墓那里看看吧,那边的事儿解决了,我还是想去看看,九死一生的地方啊。”

        “也行,过几天,考古队就来了,我还等着一些资料到时候给我,墓里的一件儿东西被带走了,那个很重要,我们去转转吧。”

        说着,我们师徒二人就朝着饿鬼墓的方向走去,赶巧不巧的,就遇见了乡里面的领导。

        一行几个人,陪着一对好像是夫妻的人,正在往饿鬼墓那个地方走,一边走,一边还在说着什么。

        那乡长知道我师父身份不凡,自然是要热情的打招呼的,见到我们两个,那乡长就过来了,一边热情的握住了我师父的手,一边说到:“姜师父,真巧,还正好有事儿想找你,就不知道哪里找啊。”

        “啥事儿?”我师父打量着那两个陌生人,有些不明就里。

        那两个人,穿着什么的,都很时髦,男的斯文儒雅,女的颇有气质,一看就是大门大户的人家,而且是大城市的,那男的紧紧的抱着怀里一个黑色的皮包。

        “我来介绍一下再说”那乡长开始热情的介绍。

        在介绍完毕以后,我们才知道,这两个人,真的是一对夫妻,从台湾来的,那个时候从台湾过来一次是非常不容易的,他们是来找人的,找不到人,找后代也行。

        只不过,他们前天来的,到现在也还没找到人,或者什么后代,有些焦急,让我师父帮忙,是因为乡场上过世的人,以前大多葬在那个竹林,后来转移了,是我师父负责的。

        他们是想打听打听,那片儿坟地里,有没有埋葬过他们要找的人。

        听完介绍后,师父问到:“你们要找谁?”

        那男的非常诚恳的和我师父握了一下手,说到:“我是来完成我奶奶的愿望的,我们想找一个叫李凤仙的人,她以前是非常出名的戏角,但听说后来回到了这个小村子。”

        “李凤仙?!”我和师父同时惊呼出声到,那段悲凉的爱情故事,我们是没有忘记的。

        “怎么?姜师傅认识李凤仙?她在哪里?可以带我们去吗?”那台湾人激动了,一下子紧紧的抓住了我师父的手。

        还是他的妻子,提醒了他的失态,他才不好意思的解释到:“姜师傅,李凤仙对我奶奶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不瞒您说,我奶奶到死都不快乐,她唯一的愿望”

        那男人说不下去了,我师父则望着他说到:“你奶奶是不是叫于小红?她去世了?她在台湾?”

        师父曾经得到过于小红的照片,并依照着于小红的样子扎了纸人,烧给李凤仙,可是他也得知,后来全国就找不到于小红这个人了,原来去了台湾。

        “你怎么知道的?”那台湾男人吃惊了。

        “算了,跟我来吧。”师父长叹了一声。

        这晚了整整八年啊,可是这李凤仙终究还是等到了于小红

        凄凄孤坟,几柱清香,告慰的,到底是活着的人,还是死去的人?

        我望着在坟前悲戚的男人,心里也不免生出一种世事无常的感慨。

        原来那男人紧紧抱着的黑色皮包里,装的竟然是于小红的骨灰罐子,在伤心了过后,那男人望着我和师父说到:“你们知道我奶奶和李凤仙的故事吗?”

        我师父点点头,说到:“我知道。”

        “我也是奶奶在十二年前要过世的时候才听说了这段故事,我奶奶是个很好的人,也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我很尊敬她,我也尊敬她的感情。她死后唯一的愿望,就是我们能带着她来找李凤仙,活着,就见见,如果去了,她希望能和李凤仙葬在一起。但是,我们不知道只是我奶奶很坚定,她说一定能葬在一起的。”那男人有些顾忌的说到。

        我明白他的顾忌,他不知道李凤仙最后的结局,他在顾忌万一李凤仙有了家人,和奶奶葬在一起,不是很坏规矩吗?这个是很忌讳的,他也不明白奶奶为什么如此倔强,也如此坚信。

        我师父回头让乡领导们先回去,有些事情在那个年代还是不能说的太多,然后在乡领导他们回去以后,我师父开口告诉了他们,李凤仙的结局。

        那两夫妻同时听得泪流满面,也同时深深的朝着李凤仙的坟前,鞠了几躬。

        “我说奶奶为什么一直不快乐,她说给她平静的生活,换个方式护着她,她们”那男人说不下去了,那女人也在旁边抹着眼泪。

        “老公,奶奶和凤仙奶奶下一世,一定会在一起的。”女人安慰到。

        “嗯,一定可以的。”那男人也坚信的说到。

        有个念想也好,我师父根本没告诉他们,其实李凤仙化身厉鬼,早已因果缠身,一旦了愿,就已魂飞魄散了,哪里还有下一世,这个世界,哪怕上穷碧落下黄泉,也根本找不到李凤仙的踪迹了。

        八年,只是晚了八年,李凤仙没等到八年以后,于小红回来长伴于她,这世间的因果为什么会如此苦涩?

        她们可以同葬一穴了,可惜,再也没有那个会在坟上唱戏的灵魂,对着凄凄夜色,唱着:“良辰美景奈何天”

        多年以后,我偶然听见一首叫《葬心》的曲子,当那缠绵悱恻,凄清冷淡的歌词唱起:“蝴蝶儿飞去,心亦不在,凄清长夜,谁来拭泪满腮。是贪恋点儿依赖,贪一点儿爱”我就会想起李凤仙和于小红的故事。

        那一句,人言汇成愁海,辛酸难捱,是如此的深刻,可也道不尽也世间的因果纠缠。

        终于,我和师父离开了,那一个早晨,同样是下着绵密的春雨。

        没有人相送,也没有人知道,我和师父就这样离开了,这片儿村子日子还得继续过下去,也许他们会记得我和师父的存在,也许过了段日子也就淡忘了。

        可是,我却不能忘记,因为这里是我的根。

        在很多年以后,我听酥肉说起,他曾很没出息的在乡场的车站蹲着大哭,只因为他在我和师父离开的那天跑上山去,就发现已经人去楼空了,他跑到车站,已经是晚上,他抱了一点点希望能看见我们,可是晚上空无一人的车站,哪里还有我们的影子?

        “三娃儿,你个狗日的,当时走也不和我说声,我以为我不在乎分开的,可TM还是没出息的哭了,我到车站的时候,你在干啥?”这是酥肉给我说起的一段话。

        可我已经不太记得那个时候我具体在干嘛了,我就记得,在火车上的一个下午,师父忽然跟我说:“三娃儿,火车开出四川了。”

        我一下子,满心的凄凉,终于,我还是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