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六十五章 饿鬼墓迷雾
  • 第六十五章 饿鬼墓迷雾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竹林小筑有一样东西是酥肉一直都念念不忘的,我师父打造的,泡澡用的大木桶。

        用酥肉的话来说,半个小池塘了。

        顶着一身绵绵细雨回到山上,我们三个人身上竟然都湿透了,润润的,贴在身上很不舒服。

        师父要泡澡,我也赖着师父要一起泡。

        其实,小时候,我常常和师父一起泡澡,这两年,这样的事儿倒是少了很多,但今天,我很想和师父一起泡澡。

        见我要和师父一起泡澡,酥肉也不依了,非要一起泡。

        师父望着我们俩个,一人踢了一脚,但还是挽起袖子,熬煮起香汤来,并没有反对什么。

        泡澡的木桶的确很大,我们三人各据一方,都不显得拥挤。

        烟雾升腾,香汤特有的香气袅袅的散发在空气中,让人不自觉的就放松下来,我舒服的叹了一口气,刚才伤感的心情也沉淀下来。

        我望了一眼酥肉,这小子也不知道从哪儿弄的一把瓜子儿,正在舒舒服服的磕着瓜子,一副很潇洒的样子,而我师父显得有些疲惫,闭着眼睛靠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酥肉,要是我发现水里有半片儿瓜子皮儿的话,我就把你踢出去。”终于师父说话了。

        酥肉赶紧的把手上的瓜子扔了出去,讨好的望着我师父笑。

        我师父轻哼了一声,说到:“呆会儿你打扫这里。”

        酥肉忙不迭的点头,说到:“姜爷,绝对没问题,但是你给我们讲讲饿鬼墓咋回事儿吧?”

        我拿帕子擦了一下脸,也跟着酥肉说到:“师父,你讲讲吧,咋会死人呢?”

        我师父沉默了一阵,说到:“死人是因为,我们开棺取鬼母。”

        “鬼母在棺材里?”我吃了一惊。

        “原本在棺材后面的墙上,飞进了棺材而已,那棺材有人故意在上面砸了一个口。”师父的声音冷了下来。

        酥肉一愣,忍不住问到:“姜爷,砸个口干啥?那什么人啊?”

        “砸个口,就是为了我们开棺,惊醒里面一直睡着的僵尸,僵尸一沾生人气儿,必醒。”

        “师父,你别有一句没一句的,你能不能完整的说完啊?”我也急了,什么僵尸那么厉害,在我师父,慧觉,凌青奶奶都在的情况下,都还死了两个人。

        “泡完澡再说。”师父只这样说了一句,又闭上了眼睛,看的出来他是真心的有些心累。

        相比于前段日子的热闹,此时的竹林小筑又变得有些冷清起来,我想此刻要不是因为酥肉在,还会冷清几分的吧?

        长廊上,一壶清茶,三张靠椅,我们就这样懒洋洋的坐着,看外面细雨纷纷,等着师父开口给我们说饿鬼墓的一切。

        慢慢的咽下一口茶汤之后,师父终于开口说到:“饿鬼墓的一切,都是一个阴谋,这个人很厉害,精通道法,巫术,蛊术,我比之不及。中了算计,也是活该。”

        “师父,你总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求立于巅峰,但求在我之岁月,求我所求,竭尽全能就好,咋你也起了比较的心思啊?”我忍不住开口说到。

        “不是比较,是不甘,我没有斩妖除魔那种热血,毕竟这世间因果纷繁缠绕。可是,我却知道一生所学,不能坑害世人,建饿鬼墓的那个人,为一己私利,根本不管后果如何,他的一生所学就是为了自己,他人如何,是不会去管的,哪怕这人间生灵涂炭也无所谓。我们这个部门存在,有时不止是为了防鬼怪,更要防人啊。”说话间,师父的神色显得非常疲惫,可能饿鬼墓给他的刺激太大了一些。

        “姜爷,道术还能害人?”酥肉忍不住问了一句。

        “若心术不正,道术比给小孩儿一把手枪还危险,若说起害人,如果心术不正的人,偏偏道法高明,他可以弄得生灵涂炭,这样的事,不是没发生过,古往今来,一直存在,不过也一直有像我们这样的人存在,阻止罢了。”师父叹息了一声。

        “那饿鬼墓那人的目的是什么?师父,你就详细的讲讲吧?”我的心也在颤抖,酥肉不了解,可是我了解,就说简单的阵法,我要是有心在别人门前摆个聚煞气的阵法,就可以害的别人一家鸡犬不宁,如果我丧心病狂,只求今生形而上,挣脱因果,不管来世,确实还可以做更疯狂的事。

        学道之人,最怕心术不正,他的所学确实可以杀人于无形。

        “目的?呵呵,目的?不谈目的,只能说,他失败了,这个墓被他扔下了,饿鬼虫如果倾巢而出,他也是不会管这个后果的,就算那不成形的饿鬼王出现在世人面前,估计他也只是乐得看戏。饿鬼王没用,鬼母自然也没用,一切都被他扔下了。只不过为防被有心之人查到,他设了一个局,杀人灭口不留线索而已,这次进饿鬼墓,如果不是我预感不好,事先带着一张你师祖留下的符,我们会全军覆没的。”我师父沉重的说到。

        我倒吸一口凉气,那人竟然强悍到如此地步,连我师父都被这样算计,还得靠师祖的符逃出饿鬼墓?

        师父好像看出了我所想,说到:“不是他厉害,是那古尸厉害,接近千年的古尸,几乎不存在多大的弱点,至少以我的手段对付起来会及其吃力,三娃儿,你永远要记得,僵尸一旦没有处理好,个个都很难对付。”

        “为啥?”

        “因为僵尸特殊,除了怕火,几乎不怕其它的肉身伤害,它不存在魂,唯有两魄而已,所以玄术的攻击效果也有限,而且力大无穷,特别是年深日久的僵尸,行动上也会敏捷,你想,你面对一个刀枪不入,力大无穷,动作还快的家伙,不危险吗?”

        师父对僵尸的诉说,让我和酥肉都觉得有些害怕。

        我忍不住问到:“师父,僵尸就没有怕的东西吗?就没弱点?”

        “僵尸当然有怕的东西,只不过民间传说那些,大多没用,而且对付才成形的僵尸有一定克制作用,对付厉害的,可没用,它的弱点?如果你能打破它的后脑勺,或者打断它的脊椎,就可以打死它,不过脊椎你几乎不想要,因为它的身体本身就很强悍。另外,道家的手段倒是有很多,不过需要时间准备,最直接的就是封它一口阳气。”师父简单的跟我说到。

        毕竟玄术说起来可就长了,对付僵尸啥的,说起来也是长篇大论,至少我明白,对付僵尸,手诀几乎是没有用的,因为它没有魂,深藏了两魄而已,肉身太强,要毁它的魄,不知道要多强悍的法力,才能支撑手诀。

        “姜爷,那意思就是你们把僵尸放出来了?然后大战了三天三夜?”酥肉想想就觉得可怕,毕竟师父他们是三天后才回来。

        确切的说,是三个晚上,两个白天。

        “不是那么简单,我们是从那条裂缝下去的,原本的古墓不知道是谁建的,墓藏于阵法之下,开出那个缝隙的估计就是在墓之上,修建饿鬼墓的人,他的确是个高人,寻找的位置,恰好是个阵点,如果不开那条缝隙,去破阵法的话,几乎就要花费几天的时间,才能进到古墓。”我师父淡淡的说到。

        “师父,你这么说,我想起了一件事儿,这个古墓曾经有个盗墓贼下去过,后来被困死在一间石室,就是那个缝隙的下面。”我赶紧说到。

        “这就是天意,其实那间缝隙下的密室是唯一安全的地方,那个盗墓贼真的有些本事,找到生门,入墓,逃跑的时候,还能找到唯一安全的地方。但是还是得感谢天意,他先遇见了在墓里游荡的烛龙,而不是先开棺,否则这一带,会变成新的无人区。”师父沉重的说到。

        “那个僵尸到底是什么?这么厉害?师父,你真是和它大战了三天三夜?”我也惊呼出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