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八章 虎爪震鬼王
  • 第五十八章 虎爪震鬼王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迷糊中,我觉得我趴在一个很温暖的地方,虽然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暗,可我觉得很安心,我感觉自己被慢慢的放下来,靠在了一个地方,然后小腿那里被什么东西划过,接着就是剧烈的疼痛。

        那疼痛是如此的清晰,让我的汗水瞬间就涌了出来,接着,有什么冰冰亮亮的东西抹在了我的腿上,我刚舒缓的叹了一口气,接下来却又是一阵更加剧烈的疼痛。

        “嘶”我不禁呻吟出声儿,接着我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他快醒了。”

        师父,是师父的声音,我内心一阵狂喜,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却觉得眼皮沉重,小腿巨疼,这时,有人在掰开了我的嘴,一股冰凉的液体灌进了我的嘴里,我瞬间清醒了不少,终于吃力的睁开了眼睛。

        眼前还是一片模糊,只见几个人影儿围着我,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看清楚,我靠在酥肉的身上,凌如月蹲在我旁边哭,而眼前站着的两人,是师父还有凌青奶奶。

        见我醒来,师父‘哼’了一声,就转过身去不再理我,我有千言万语都梗在喉咙,不知道该咋对师父说,我知道我闯祸了,闯了不小的祸事。

        不敢和师父说话,我同样不敢和显得很严肃的凌青奶奶说话,只得转头想问酥肉一点儿问题,却不料扯到腿上的伤口,一阵剧痛,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儿。

        “你轻点儿,三娃儿,你不知道你这腿刚才肿的有多恐怖。”酥肉摇晃着脑袋说到,身上,胸口上都已经简单的包扎好了,估计这小子还有点晕,所以忍不住摇头晃脑的。

        “你中的是‘黑曼’的毒,我给你上了另外一种毒,算是以毒攻毒吧,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凌青奶奶说了一句,然后狠狠的瞪了凌如月一眼。

        凌如月低下头,不敢说话,我看了看四周,我们还在墓道里,就是我和酥肉和饿鬼王大战那条墓道的转角,我很想和师父说话,可是不敢,只得问酥肉:“饿鬼王呢?”

        “死了,被姜爷和凌奶奶弄死了。”酥肉很轻松的说到。

        “咋回事儿啊?”在我眼里强大的不可思议的饿鬼王竟然就被我师父和凌青奶奶弄死了?

        “你当时被饿鬼王提起来,我真的觉得完了,可是你往它脑袋上贴了两张符,那饿鬼王好像很疼一样的,一下子就随手把你扔了出去,接着它就抱着脑袋在那儿嚎了一声,就冲你奔过去了”酥肉很紧张的说到,可见当时的情况对他影响也很大,否则不至于到现在还紧张。

        我也能想象,饿鬼王是多么的暴怒,只要它冲过来,下一刻我就会被撕成碎片,然后再进它的肚子吧?

        但是,我得救了,我很想知道我咋得救的,就跟酥肉说:“你说关键啊!”

        “关键就是飞来了一个好大的虫子,我都不知道是啥,一下子就飞到饿鬼王脸上了,使劲咬它的眼睛,饿鬼王一巴掌去拍它,它还躲开了,又飞到饿鬼王的脑门上,啧啧太厉害啊,直接给饿鬼王的脑袋上咬开一个血洞。”酥肉眉飞色舞的说到。

        我却很疑惑?虫子?就是我倒地之前,迷迷糊糊看见的,那奇怪的身影?

        我被虫子救了?还是又有什么怪东西出来,赶巧就碰上了我们?然后再赶巧它恨饿鬼王,俩个就斗上了?

        这世界上有那么赶巧的事情吗?

        “哼,虫子?你们做的好事儿,让凌青提前就用了本命蛊!要不是她驱使着本命蛊提前到了,你死得不能再死!”师父终于转过了背来,非常愤怒的对我说到。

        我挣扎着,要站起来,却发现全身都没力气,酥肉原本想阻止我,我却极力的要站,酥肉只得扶着我,好容易站稳了,我非常认真的给师父鞠了一躬,只说了几个字:“师父,我错了!”

        然后站起来就一阵儿头晕目眩,我这时才发现,我的脑袋也被包的严严实实的,腿也包扎过。

        “算了。”师父忍不住扶了我一把,然后让我坐下,才说到:“原本你一满15,就面对着过16这个坎儿,童子逢3,6,9原本就不好过,而你就应在了6,9之数,以前你顺利过6,劫数就报在你二姐身上,过9的时候,抵了我给你的一场功德,可你也总不能让人搀扶着走,也算是自己应劫吧。”

        “狗日的,说起来,我也算童子了,我说呢。”酥肉在旁边感叹到。

        我师父眼睛一瞪,说到:“你算屁的童子!他应劫,你跟着他,这不连累你,连累谁?那么胖的童子,怕是道观都被你吃穷了。”

        酥肉低下头去,小声的嘀咕到:“姜爷歧视胖子”

        而凌青奶奶这时却开口说到:“算了,我们还是快去慧觉那里吧,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这三个孩子都到这里了,肯定也丢不下了,带着他们吧。”

        我师父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走过来,就要把我背在背上,我心里一阵温暖,原来师父气是气我,还是会背我,我说刚才趴的那么安心呢,原来是师父背我。

        “师父,饿鬼王死了吧?我去看看吧?”我还是挂着饿鬼王,酥肉说它死了,可我再咋也想去看看。

        “你还念着那个饿鬼王!你也不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把我们的计划都打乱了,它哪儿那么容易死?被镇住了,你要看,就去看吧。”说话间,师父就把我往那条墓道背。

        而我狠狠的瞪了酥肉一眼,意思很明显,你小子敢骗我?

        酥肉忍不住出声说到:“都那样了,饿鬼王还没死?这TM没天理啊!”

        我师父和凌青奶奶忍不住同时翻了一个白眼,凌青奶奶牵着凌如月说到:“你以为饿鬼王是大白菜?那是那么多虫卵才培养出来的独一份儿,那么容易对付,我们也不至于小心翼翼的了。”

        说话间,师父已经把我背到了墓道,我一眼就看见饿鬼王横恒在墓道里的巨大身躯,身上非常多的伤口,涌出的全是青色的血液。

        那样子可真够惨的,怪不得酥肉说饿鬼王都那样了,还不死!

        可是我再仔细看去,就不淡定了,我看见饿鬼王的脑门上插着我的虎爪,我忍不住喊到:“师父,我的虎爪咋在那里?”

        “你如果想饿鬼王马上生龙活虎的话,你就把这虎爪拔了吧。”师父冷冷的说了一句,我撇了撇嘴。

        其实一下墓的时候,这虎爪我就扯下来捏在了手里,可是后来想到上次杀饿鬼虫时,师父说糟蹋了虎爪,而且至少浪费了6,7年的功夫,我又给珍惜的戴上了。

        这虎爪从小我就戴在身上,小时候还救过我一命,我对它其实非常有感情,而且也很珍惜,所以我舍不得用,哪怕斗饿鬼王的时候,我都没用,我怕虎爪就这样废了,结果,我师父却

        仿佛看出了我所想,我师父说到:“这虎爪是最好的阵眼法器,因为里面锁住了一只凶虎魂,那是反正,我以虎爪为阵眼,暂时镇住了这只饿鬼王,麻烦事情在后面,现在我来不及收拾它。”

        我仔细一看,果然饿鬼王的四肢都贴着一张蓝色的符,而在心口的位置则放了一块儿桃木牌,身上还有很多的符纹。

        果然师父以这饿鬼王的身体为地,布了一个阵,镇住了饿鬼王。

        此时,它双眼紧闭,横在这儿,就跟死了一般,哪儿还有刚才的威风?

        “师父,你是咋打赢它的?”我好奇的问到,饿鬼王又不是傻子,还能任我师父在它身上摆弄这些?

        师父哼了一声没说话,凌青奶奶却说:“路上说吧,慧觉带着队伍还等着我们,这墓里厉害的东西还多着呢,除了鬼母,可能还有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