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灵异小说 > 我当道士那些年 > 第五十七章 命悬一线
  • 第五十七章 命悬一线

    作品:《我当道士那些年

        我知道我跑不掉,可是我的目的也不是跑掉,我需要的只是跑到墓室的门口。

        十米不到的距离,对于我来说,就像一道无尽的桥梁,跨过去就是生,跨不过去就是死!

        我跑的很狼狈,我几乎连滚带爬,我听见自己心脏在剧烈的跳动,我感觉我紧张到口干舌燥,我甚至能听见风声,我不用回头,都能知道,是饿鬼王伸出它那手臂要抓我,带起的风声。

        5米,3米,1米我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扑了过去,于此同时,我的手伸进裤兜,把那块怪异的古玉拿了出来,飞快的放在了地上的一个位置。

        接下来的时间,我就只来得及打一个滚,然后就仰面喘气了,酥肉就在我身边,离我很近很近,他的鲜血浸湿了我的衣服,我望了他一眼,然后我看见饿鬼王的手爪停顿了一下,又缩了回去。

        这是我和酥肉的幸运,它的第一反应,是伸出爪子来抓我,而不是扑过来,手臂的伸展性毕竟有限,它缩了回去,否则我不会那么顺利的跑掉。

        我冷冷的看了一眼饿鬼王,和它比起来,我和酥肉很弱小,但是我们却有智慧可以依赖,这一次,是我嘲讽的望着他笑了一下。

        然后我毫不在意的起身,开始拖动酥肉,也许是它读懂了我的嘲讽,只是停顿了不到三秒,它猛地就扑了出来,意料之内的,门挡了它一下,毕竟它是挤进来的,不可能会那么顺利的扑出来。

        这就给了我时间,我可以把酥肉弄到相对安全的地方,这间密室是我刻意选择的,现在总算发挥了作用。

        但我也承认,我的智慧毕竟不完美,我没有料到饿鬼王的手臂可以伸缩。

        拖着酥肉离开了那门口大概5米的位置,我停了下来,试了试,酥肉的呼吸还算平稳,那血是他胸口擦伤了一大片,脑袋也擦伤了一大片造成的,他的一身肥肉是最好的缓冲垫,救了他一命!

        饿鬼王望向我的眼神充满了仇恨和不耐,它正在拼命的挤出那间密室,这间密室在走廊的尽头,除了门,还有门两侧有限的位置是空心的,其它的地方可都是实心的,这就是我选择这间密室的原因,只要我和酥肉能逃出来,就能一定程度在地形上制约饿鬼王。

        我站起身来,看着饿鬼王,缓缓的把枪掏了出来,菜刀也握在手上,我没有把握杀死它,可是逃不掉的情况下,我会想尽办法给它制造麻烦。

        饿鬼王非常的愤怒,也许以它现在有限的智慧,还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两只蝼蚁抓住了机会不赶紧逃,而是等着它的行为。它不明白,我们在墓道里奔跑是逃不掉的,那种破釜沉舟的心情!

        饿鬼王出来了!

        它再次趴下了,眼睛微微眯起,看样子,是想立刻冲过来,给我致命的一击。

        它动了,可是它在下一刻,却狠狠的摔落在了地上。

        我再次捏了捏有些还在发疼的中指,看来我那简易的聚阳阵有效果!那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阵法,就是把阳气集中起来而已,有些基础的人都会画,只是用处确实不大,何况在坟墓这种原本就阴盛阳衰的地方。

        可是我画了,为了避免阳气不足的弊端,我是用我的中指血画的,就画在密室的门口,我原本没有发动阵法的法器,可是我在三岔口却得到一块古玉,法力已经不强,但还是有法力的古玉。

        这就是命运冥冥的安排!

        其实,我是不懂饿鬼王的弱点在哪里,该怎么打的,可是我至少还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阴阳既能调和,也能相克,饿鬼的培育需要十足的阴气,以至于要建聚阴阵,那么聚阳阵对它的伤害就很大。

        我在赌!赌注就是我和酥肉的命!

        为了不让饿鬼王怀疑,我刻意在之前没有把关键的阵眼法器放进去,为的就是打它个出其不意,毕竟这个聚阳阵在它有防备的情况下,能不能伤了它,我根本就没把握!

        这样布置的结果,我和酥肉赢了,我看见饿鬼王正好踩在阵法上的两只手臂竟然冒出了青烟。

        它太过愤怒,所以情绪导致了它的受创!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我举起了手中的枪,我和饿鬼王的距离不过6,7米的样子,它那么大的目标,我还不至于打不中,几乎是发泄似的,我把枪中的子弹一发一发的全部打了出去。

        饿鬼王仿佛极度的虚弱,任由子弹打在它的身上,也不闪避,可是我分明看见,子弹几乎是嵌在它的身体里,根本没进去多少。

        相比起来,我用菜刀砍出的那条浅浅的伤口,反倒留在它的脸上,渗出了青色的血液。

        怎么办?子弹效果不大?我回头看了一眼,那幽深的,仿佛是无尽的墓道,一片沉沉的黑,我握紧了手中的菜刀,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酥肉现在还昏迷不醒,根本跑不掉,我们的计划是用聚阳阵伤了它就跑的

        “三三娃儿不要过去”酥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终于醒了,他看出了我的意图。

        我埋头一笑,这娃儿还不算太严重,醒的还算快,可是我的脚步没有停下,反而奔跑了起来,我咬破了舌尖,我举起了菜刀。

        在靠近的一瞬间,我已经完成了以舌画符,一口舌尖血喷在饿鬼王的脑门上,而下一刻,那把菜刀又狠狠的落在了它的脑门上。

        依然是跟砍在铁块上似的,可是我几乎是疯狂的一刀刀的朝它砍去。

        原本没有任何反应的饿鬼王忽然睁开了眼睛,下一刻它的爪子就穿过了小小的聚阳阵,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小腿,用力一扯,我一下子就跌倒在地上。

        我看见它的眼中全是火一般的愤怒,我忽然明白了,聚阳阵对它来说,有伤害,却并不是那么可怕,它在诈我!

        它也许是不想整个身体穿过聚阳阵,受到再大的伤害,它也许是出于报复心理,你耍我一次,我也要耍你一次,它也学是想等我和酥肉逃跑,再决定追上来,让我们心理崩溃

        总之,我是被它抓到了!

        它的愤怒仿佛已经化为了实质,不管蝼蚁最后是不是被踩死,总之蝼蚁伤害到了它,我望了一眼那依然无尽的墓道,我感觉到身子在快速的升高,我眼角的余光看见饿鬼王就这样抓着我的小腿站了起来,我感觉到它的锋利的爪子扎进了我的肉里

        我看见酥肉哭了,还在喊着什么,我也不知道下一刻饿鬼王是要把我狠狠的摔出去,还是直接扔到嘴里,总之,我现在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儿,我摸出了裤兜里的两张符,狠狠的贴在了饿鬼王脑门上的伤口上。

        “三娃儿,三娃儿啊,啊”终于,当符纸贴下去的时候,我听见了酥肉的喊声。

        我望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我最后一次听见,我这个好哥们,从小穿着开裆裤就在一起的好哥们的声音。

        我看见他挣扎着要站起来,我想说不要,可是没有这个机会。

        因为在下一刻,一声仿佛是声嘶力竭的咆哮从饿鬼王的口中发出,我感觉自己飘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摔落,我就快要失去意识了,最后一刻,我看见饿鬼王狠狠的朝我扑来,又好像有什么怪异的家伙飞了过来。

        我会被吃掉了吗?我很累,终于闭上了眼睛!